Day206 阿空加瓜攀登第八天(攻頂)

4 則留言
《七頂峰-南美洲阿空加瓜峰(Cerro Aconcagua, 6962m)》

辛苦了那麼多天,終於來到了這天-攻頂之日!
昨晚睡在海拔5922公尺的柏林營地(Berlín),是我第一次在這麼高的地方過夜。我很努力找了一片比較平坦的地方紮營,但背脊還是可以感受到地上的石塊。不知道是石塊的關係,還是海拔高空氣稀薄,抑或是心情太亢奮,其實這一晚我幾乎是沒有睡的......
昨天回帳篷前,我和隔壁帳篷裡的義大利人約好今天要四點起床,五點一起出發攻頂。四點鐘,在根本還沒有睡熟的情況之下我起床了。頭有一點點痛,也許是前一晚沒睡好,或者是因為氧氣濃度太低,不過程度很輕微。我吞了一顆一個月前爬玻利維亞瓦伊納波托西峰(Huayna Potosí)前,在拉巴斯(Laz Paz)買的「神藥」。這顆神藥除了含有高山症的預防用藥Acetazolamide(即丹木斯)以外,還有咖啡因以及Acetaminophen(即普拿疼成分),其實我是衝著普拿疼的止痛成分才吃的。

四點多其實沒有什麼食慾,我煮了一些熱水和熱湯,泡了一點熱巧克力,然後用保溫瓶裝了熱水後,走出「相對」溫暖的帳篷。平常在這麼冷的天氣當中,如果沒等到太陽照進營地,我根本連睡袋都不想離開。唯一能讓我在這麼低溫的環境走出帳篷的動力只有攻頂了!
義大利人果真也沒有讓我失望,五點的時候,我到他們的帳篷敲敲門,他們說:「再給我們半個小時。」我想起我的義大利朋友羅倫佐(Lorenzo)跟我說過的話:「義大利人是最不準時的歐洲人,如果義大利人跟德國人在一起,那是最糟的組合。因為德國人總是提前半個小時就到了,而義大利人可以遲到半小時。」
我利用等待的時間穿冰爪(Crampon),沒想到在這種低溫之下穿冰爪竟然是如此的困難,因為雙重靴(double boots)用來卡冰爪的空隙都已經結冰(我的帳篷內部其實也都結冰了)...我必須在地上找尖銳的石塊把冰塊從縫隙中挖出來,再加上溫度低不得不戴著厚手套作業,整個過程居然花了我將近40分鐘...
當我好不容易穿好冰爪,準備出發的時候,義大利人居然還在煮茶(傻眼)....由於從柏林營地出發攻頂阿空加瓜峰,平均需耗時8-12小時,攻頂之路的最後折返時間一般是抓在下午的3點左右,如果我再不出發,可能就會喪失了攻頂的時機,於是我只能放棄義大利人,獨自攻頂。
今天的目標就是最後一段:從5922公尺的柏林營地出發,攻頂6962公尺的阿空加瓜峰,然後再回到柏林營地。而在柏林營地附近還有一個規模稍大的營地Plaza Cólera,比柏林營地的高度要高一些,也是很多登山客選擇攻頂的最後一個營地。
於是,在凌晨的6點6分,我帶著水、運動飲料,和一些餅乾糧食以及我的D800E從柏林營地出發,比原本預計的出發時間晚了一個多小時。想想攀登阿空加瓜的八天當中,每天我都有找到要一起出發的人,但因為計畫不同、改變,或甚至像今天一樣的-等太久,搞到最後我這一路上全部都是獨攀...

從柏林營地出發的一開始,因為周圍全部都是一片黑,根本摸不清楚上山的方向。因為除了兩個義大利人以外,柏林營地已經沒有其他人要上山,完全沒機會跟在人家屁股後面走,但又不可能等到天亮才出發,於是....我開始手機的maps.me,沒想到maps.me居然是救星!我照著地圖上的方向走,果然一下就找到了雪地上的足跡。
阿空加瓜峰在南邊(這條路線是從北邊攻頂,上面那張地圖只是示意圖),我先是往東走,經過了一段需要攀繩索的石牆,然後上到了Plaza Cólera營地(海拔5970公尺)。今天攻頂的人幾乎都是從這個營地出發的,也許我到的時候已經有點晚,所有人早就都出發了。

從Plaza Cólera營地開始,我轉向南面,是一面大斜坡。因為很暗的關係,一開始我還沒有很確定要從這面斜坡上去,要不是maps.me和雪地上的足跡,我真的摸不著上山的頭緒。

基本上遵循地上的足跡就不會迷路,大概七點左右,太陽從東邊升起,終於拍下了今天第一張照片(腳架放在騾子廣場營地,要等到光線足夠才能開始拍照)。
下面的那片平地就是Plaza Cólera營地,雪地上的足跡在太陽出來後變得非常明顯,再也不用擔心會走錯路。
我眼前的這片大斜坡,穿著冰爪其實不會很難走
iPhone全景,再這種光線微弱的清晨,已經表現得不錯了。
美麗的晨曦,我站的位置真的很高,除了背後的那坐山以外,其他雪山都在我的視線水平面之下。

日出了!金色的陽光照射在純白色的雪上美麗極了。

早上7點35分,GPS顯示海拔高度達6091公尺,正式超越了我在玻利維亞瓦伊納波托西峰(Huayna Potosí,6088m)的紀錄。我告訴自己,不管有沒有辦法攻頂,現在的每一步都是在超越自己。
其實我今天的裝備有夠輕,相機、電池加上飲水和食物,總共大概只有7-8公斤而已,雖然我一直告訴自己「再多走一點以後再休息」,但休息的次數卻越來越頻繁,間隔也越來越短,我好像慢慢感受到高海拔的威力了。
坡度是有的,但不用冰斧還可以上得去。

要等到陽光照到還有一段時間,羽絨衣和風衣基本上都要一直穿著。
途中我不斷計算著自己的速度,每次休息的時候就看看現在的高度和消耗的時間。
我常常會有一種「快要到了」的錯覺,但每爬上一座小山丘後,馬上就會看到後面還有一座...
好在今天又是個大晴天,風也不怎麼大,非常適合攻頂

2個小時15分,接近海拔6200公尺。短短的1.37公里已經上升了200公尺。

爬上了一個平台
後面是更高的一座山丘

這種雪量和坡度,冰爪是必備的。不過之前也聽過有人在雪量比較少的時候上來,甚至連冰爪都不用穿。
3個小時,海拔6276公尺,居然才走了1.72公里而已......
其實我真的很感謝今天老天爺給我如此好的天氣,路線非常的清晰,不用擔心走錯路。
雖然一般來說,大部分人把柏林營地或是Plaza Cólera當成是攻頂的最後營地,但在Plaza Cólera之後其實還有一些小營地,讓登山客可以把攻頂之路再拆成兩段。


3小時42分,海拔6367公尺,此時走了將近2公里而已。

雖然路徑很明確,但其實還是有一些岔路。和之前的路徑概念類似:比較陡的路徑是給下山的人滑下來用的,上山的人就乖乖的走比較緩但比較長的路徑。
太陽的角度夠高以後,我把風衣脫了下來。經過八天的風吹日曬以後,我的臉變得有點可怕,分不清楚是凍傷還是曬傷......

再往上走一點,我來到了海拔6386公尺的Independencia營地。這裡跟柏林營地一樣有間棄置的小屋,沒有人紮營在這裡。

接著從Independencia旁的一個斜坡爬上去,視野突然變得很開闊。

接著逆時針轉了90度,朝東南方,前方是看過去有點可怕的斜坡。路徑似乎就在斜坡上,感覺沒有很寬......
在進入大斜坡路段之前,先休息一下,待會可能沒有舒適的大平台可以坐下來了。從海拔6428公尺的這裡,是攻頂之路難度增加的開端。
遠遠看真的蠻可怕的......
不過這裡視野真的超廣,應該有超過270度吧。
上路!




雪地步道還真的有夠窄的,走起來不是很舒適。
雖然這個斜坡的坡度沒有真的很大,積雪夠厚滑下去也不至於會摔死,但會滑到哪裡還真的不知道......

4小時44分鐘,海拔6468公尺。

窄到完全無法兩隻腳踩在同一個水平面上。
真的是休息的時間越來越密集,還沒到坡度最陡的地方,卻已經對稀薄的空氣有很大的反應了。
拉一張全景來看看,這條斜坡上的雪地步道還蠻長的,上升幅度不大卻不好走。


其實我已經依稀瞄到遠方有人了,看來我的速度還不錯。

畫面中間的那塊石頭突出在雪地當中,讓我一直覺得有一個人站在那裏......
開始進入上坡了!
從這裡開始,我開始強烈感受到低氧的威力。雪地的上坡有時候被踩成像階梯一樣,我數著階梯往上爬,1、2、3、4......、10........不行了,我得休息!
根據海拔高度和大氣壓力的關係曲線可以得知:在海拔6500公尺的高度下,大氣壓力僅有平地(1大氣壓)的43%(0.43大氣壓),而且這個曲線是在攝氏15度下、且濕度為0%時的關係曲線,若氣溫是零下10度的話,氣壓其實只有海平面的40%而已,(可以利用海拔-壓力計算器來算),換句話說,空氣裡的含氧量也只有平地的40%。

再來是血氧飽和度和海拔高度的關係(下圖紅色折線)。所謂的血氧飽和度,就是人體內的血紅素(血液中負責攜帶氧氣的蛋白質)攜帶氧氣的比例。這個血氧飽和度有很大的個體差異(所以愛爬山的人還是別抽菸吧),不過一般正常人在海平面的血氧飽和度大約介於95-100%,但到了海拔6500公尺左右的高度,血氧飽和度會降到72%左右。
下面這張圖比較偏向醫學和生理學的部分,沒興趣者可以跳過。從上面那張圖可以看出:當海拔高度上升時,血氧的飽和度會下降很快,不過海拔超過7000公尺以後,血氧飽和度的下降幅度卻變小了。這是因為在氧氣極為稀薄的極高海拔地區,人體的換氣速度會大幅增加,連帶的將二氧化碳排出(CO2 wash-out),造成一個體內呼吸性鹼中毒的情況(體內pH值大於7.5)。下面這張圖是氧合血紅素解離曲線(Oxyhemoglobin Dissociation Curve),當體內的pH值升高時,該曲線會上移(黑粗線→虛線),使得血氧飽和度提升。此代謝性鹼中毒的機制就是造成極高海拔地區,血氧飽和度下降變慢的原因。

分析了那麼多,還是要繼續往上爬!
默默地,我超越了一位登山客。他幾乎走個幾步就要停下來休息好幾分鐘,經過他身邊的時候,他坐在一塊石頭上喘得非常費力。我完全能夠體會為什麼他走得這麼慢,因為真的非常喘!

我這趟攀登阿空加瓜犯的最大錯誤-沒租登山杖,就在今天嘗到淋漓盡致的教訓了!雪地的坡度越來越陡,即便有穿冰爪還是很滑,有時候我真的忍不住戴著手套直接手腳並用,抓著地面上的雪往上爬,真的頗狼狽。
雖然我已經每天都在懺悔了,但還是提醒各位:千萬不要像我這麼幼稚因為跟登山用品店老闆賭氣所以沒租登山杖!
那位仁兄的影子離我越來越遠了,希望最後我們都能攻頂,我心中默默祈禱。
這裡的雪量基本上已經厚到無法採到下面的岩石,所以相當地滑,我真的第一次感受到登山杖是如此的重要!雖然在神鷹巢穴營地的時候,我有嘗試跟那裏的管理員借登山杖,但因為那是他們平時巡邏的工具,所以沒辦法外借。
辛苦歸辛苦,這裡的view真的是美得沒話說,休息的時候只要轉頭看看這些景色,就有讓我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好在今天是個好天氣,即使過了中午,雲層似乎還沒有聚集上來。
前面有個人攻頂下來了!是個美國人,名字叫做馬修(Matthew),他是我整個攀登阿空加瓜的行程當中,唯一看到帶著冰斧的人。他請我幫他拍張照,事實上我當時根本不記得他的名字叫做Matthew,但很碰巧地當我回到門多薩(Mendoza)以後,居然又在同一間青年旅館相遇。
從數據上可以很明顯看出來我上升的速度越來越慢,已經爬了將近7個小時,我卻還有300公尺左右要上升。
能夠好好坐下來的地方越來越少,後來我乾脆都直接坐在斜坡上休息了......
路越來越難走,除了坡度在上升以外,有時候會突然出現一些高低差很大的岩石。這些小難關在低海拔的地方根本不會構成問題,在這6600公尺的高度卻是一道道挑戰極限的大難題...

我永遠記得,從向南轉向東南後這片陡峭的大斜坡,幾乎要榨乾我所有的精力了。

雲霧開始有聚集的趨勢,希望可以慢一點......


8小時17分,還剩200公尺不到!

不知道為什麼天氣突然變化很快,好像雲霧都聚攏過來了。可以看到攻頂的登山客陸續下來,我突然開始緊張了起來。
坡度真的越來越陡,而且沒甚麼石頭可以踩,非常地滑。有時候即使手腳都用上了,還是會有爬上一步,滑下半步的情況,對於走一步都很喘的我來說,更加辛苦。
在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下,加上天氣的變化,我感到有點力不從心....
8小時54分,剩下不到一百公尺了,但時間也來到了下午三點。
很想趕快衝上山頂,但每爬10步我就得停下來喘個一分鐘甚至更久,完全無法加速,而且越來越喘。
我真的起了幾次放棄的念頭,實在太辛苦又怕太晚(心中還默默埋怨了一下義大利人浪費了我的時間)。但阿空加瓜峰就在我眼前,只有一兩百公尺遠,過去已經努力爬了8天,我真的不想放棄!
因為夏天日落的晚,我給自己設限-四點!一個我有把握天黑前回得了營地的時間。如果四點前我無法攻頂,那麼就立刻折返,不能有第二句話!沒有嚮導的時候,一定要強迫自己設限並且遵守。
說也奇怪,雲霧來的快,有時候又會突然散去,露出一大片藍天。

好陡、好喘,真的好喘。空氣好稀薄,只有海平面的40%,可以想像現在測血氧飽和度的話,應該只有60%。這陣子體內生出了好多紅血球,要挑戰無氧攀登極限的阿空加瓜就靠你們了!
終於通過了那累死人的大斜坡,轉向東北,走最後一段路!
最後一段路比較平緩,幾乎是走在稜線上了,雲霧有點散開,景色真的無敵美!
我看見了步道的盡頭,右手邊是一個岩石堆
終於,下午3點45分,我爬上最後一塊岩石,成功攻頂阿空加瓜峰(Cerro Aconcagua)!我的第一座七頂峰(7 summits)、西半球最高峰、南美洲最高峰,海拔6962公尺,也寫下了我的新紀錄。
山頂上是一個大平台,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支十字架。
總路程也才3.72公里,卻花了我9小時37分鐘才登頂。幾乎一路都是在爬升,最後1公里甚至爬了將近4個小時......
山頂上沒有其他人,因為我是今天最後一個攻頂的人。我想我也是今天最晚開始攻頂的人,畢竟從頭到尾都沒看過我後面有人(除了唯一被我超車的那個人以外)
方圓萬里之內,再也沒有山比我還要高。雖然阿空加瓜峰的高度連世界前100都排不進去,但放眼世界,除了喜馬拉雅山脈諸峰以外,沒有一座山比他還要高的。換句話說,整個喜馬拉雅山脈有超過100座7000公尺以上的高峰...
堅持把兩公斤重的相機揹上來,就是為了這一路上的美景。在6962公尺按下快門的瞬間,真是感動!
帶上國旗拍一張是一定要的
昨天在帳棚裡努力畫出這張還好最後能夠派上用場!
山頂上的十字架
我親吻了一下十字架,然後我哭了,完全忍不住的那種。我好累,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累過,我甚至不知道等一下還有沒有力氣下山......

我眼睛上的墨鏡痕好可怕......
天氣開始在變化了,我沒有太多時間能夠待在這裡了,下山還是一段漫長的路......
旁邊那座山雖然比較矮,不過險峻得多

應該是從其他路線攻頂的路。比較起來,從北面攻頂真的簡單多了。


在山頂上待了近半個小時,算一算也得趕快下山了。
雖然沒上山那麼喘,但其實下山更痛苦,因為要保持高度的警覺,不然一個不小心就會滑落山谷。
雖然雲層變化極為快速,一下烏雲密布、一下又撥雲見日,但慶幸的是今天一點雪都沒有下,是一個近乎完美的攻頂天氣,大概是看我一個人找不到伴,老天真的是對我太好了。
有冰爪就可以放大步走,節省許多體力,不過只要走得稍微快一點,即便是下坡也會開始喘...


午後的景色跟無雲的上午大不相同,同樣的地點位置,明明已經累到眼睛都快闔上了,還是忍不住要拿相機出來按幾張。
看到柏林營地了,今天上來紮營的人明顯比昨天多,但我實在沒有半點力氣去跟他們交流分享了......
終於,在傍晚的八點半左右,我在太陽下山以前回到了柏林營地-我的小窩前,完成了攻頂日!
下山抄了一些近路,路程只有3.18公里。雖然我一直覺得我「滑」得很快,卻也花了我4小時15分鐘才回到柏林營地,即使一路都是下坡,平均時速仍然不到一公里。
今天黃昏的雲霧確實比昨天濃。到了營地時雖然我飢寒交迫,卻累到寧可坐在石頭上拍夕陽,也懶得生火煮飯XD...

我坐在石頭上,看著天空中的晚霞,回想這感覺不太真實的一天:我達成了,獨攀阿空加瓜!當我的呼吸頻率緩和下來以後,我試圖反芻剛剛那種走十步喘一分,甚至是站著休息都會喘的感覺。以前我沒有辦法體會NYHA第三類和第四類心臟衰竭病人的感受,現在想想,我想應該就跟那種感覺類似吧?
我勉強挖了一些積雪,煮了熱湯和熱茶,至少補充熱量和水分,然後就躲進帳篷裡。身體上很累,但內心的激動和感動實在找不到適合的文字來形容。攀登一次阿空加瓜,讓我用自己的身體重新學了一次呼吸生理學,比教科書上無數的圖表和文字有效率數十倍!晚安阿空加瓜,謝謝祢。

以下是旅行當時的簡短日記:
Day206 渴望多一口氧氣-攻頂(Reach the Summit of Aconcagua,6962m)!!
阿空加瓜第八天(Cerro Aconcagua climbing Day8)
不知道是太興奮,還是海拔太高,抑或是睡墊下的石頭太硬,昨天晚上我幾乎是沒睡的⋯⋯頭有一點點痛,但不構成問題,於是我吞了第一顆原本以為不會用到的高山症藥(其實是因為裡面有普拿疼成分才吃的XD)
原本跟義大利人約好四點起床,五點從柏林營地出發攻頂阿空加瓜峰的,不過義大利人果然沒讓我失望-五點的時候他們還在煮茶,他說再等他們半小時,於是我乾脆先去把冰爪穿上。話說因為雙重靴用來卡冰爪的縫隙都結冰了(我的帳篷內部也都結冰了),為了穿這個冰爪搞了我有四十多分鍾⋯⋯
結果我好不容易穿好了冰爪,義大利人還在煮茶⋯⋯因為攻頂還是有時效性,最後我只好捨棄他們獨自前往攻頂(搞到最後整個阿空加瓜的行程都沒有伴⋯⋯)。
攻頂之路只有4公里不到,卻要花費8-12個小時,從海拔5922公尺的柏林營地直到海拔6962公尺的阿空加瓜峰,上升的距離超過1000公尺。
我摸黑出發往東走,maps.me在這裡還挺管用的,不然在一片黑暗的雪地中我還真不知從何走起。其實走到正確的路上後只要沿著腳印走就行了。我攀爬了幾段繩索來到附近一個營地Cólera,從這裡開始向南爬山,東方的天空開始出現晨曦,接著是日出。早上7點35分,GPS顯示海拔高度達6091公尺,正式超越瓦伊納波托西峰(6088m)的紀錄。我告訴自己,不管有沒有辦法攻頂,現在的每一步都是在超越自己。
開始爬山以後,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休息一下。前半段大概每小時還能上升150公尺左右,過了independencia無人營地以後,阿空加瓜峰出現在東南側!這裡海拔已經來到6400公尺左右了,雖然我只揹著一台單眼和約2.5公升的水,但我已經開始有昨天揹全部裝備上柏林營地的感覺了。幾乎每爬10-30步就得停下來喘至少1分鐘。雪地步道相當狹窄,旁邊可以一路滑雪到神鷹巢穴營地(但應該會遍體鱗傷)。我從來沒想過後半段這1點多公里的路、上升500多公尺可以走得如此辛苦。我喘氣的時間比走路的時間還要多兩倍,有時候連站著都會喘。我沿著阿空加瓜峰的西北側來到西南側,然後開始攀登。中間有一段斜坡超過60度,幾乎每上一步就會滑半步下來,對於爬幾步路就會喘得要命的我來說,這真的是天大的折磨!
當初因為跟登山用品社的老闆賭氣所以最後我沒租登山杖(他估價的金額跟最後實際金額差了四千多塊台幣,好啦我很幼稚),只靠一雙大腿和偶爾雙手支援其實很辛苦。我花得比我想像中還要多的時間(一般最快攻頂時間為8小時),眼看就要過了最後折返時間PM3:00,而我還在邊走邊喘。到了下午天氣開始變化,有時候山頭被雲霧籠罩,有時候又豁然開朗。
我真的起了幾次放棄的念頭,實在太辛苦又怕太晚(心中還默默埋怨了一下義大利人浪費了我的時間)。但阿空加瓜峰就在我眼前,只有一兩百公尺遠,已經爬了8天,我真的不想放棄。路上可以看到許多擱置的背包,眼看著登頂的人一個個下來,在我後面那個人似乎沒希望攻頂了。因為夏天日落的晚,我給自己設限-四點!一個我有把握天黑前回得了營地的時間。
我好喘,真的好喘。空氣好稀薄,只有海平面的40%,可以想像現在測血氧的話只有60%,這陣子生出了好多紅血球,登上這個全世界最高可以不需要氧氣設備攀登的阿空加瓜就靠你們了!
終於,下午3點45分,我爬上最後一塊岩石,成功攻頂阿空加瓜峰(Cerro Aconcagua)!!我的第一座七頂峰(7 summits)、西半球最高峰、南美洲最高峰,海拔6962公尺,也成為我的新紀錄,歷時9小時39分鐘。山頂上沒有其他人,因為我是今天最後一個攻頂的人(我想我也是今天最晚開始攻頂的人,畢竟從頭到尾都沒看過我後面有人⋯⋯)。
我親吻了一下十字架,然後我哭了,完全忍不住的那種。我好累,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累過,我甚至不知道等一下還有沒有力氣下山。我堅持帶著大相機上去,從海拔2900多公尺的登山口開始就沒有用登山杖,直到6962公尺。「6962」這個我一輩子也不會忘的數字!
雖然天氣很好,沒有像江秀真一樣遇到大風雪(還下山重新準備了第二次才攻頂),但攻頂阿空加瓜依舊辛苦,感謝阿空加瓜的成全,給了我今天這個難能可貴的機會。
其實我昨天幾乎沒有睡,在山頂我真的累癱,可以倒頭睡到隔天的那種。其實下山更痛苦,因為要保持高度的警覺,不然一個不小心就會滑落山谷。雖然沒上山累,但一走快就開始喘,真心覺得如果想體驗NYHA III/IV的人可以爬一趟阿空加瓜。
回程我實在也走不快,因為實在太累,花了我4個小時16分鐘才回到營地。我實在累到很懶,裝備亂丟一通煮了熱湯和熱茶後就躲進帳篷裡。-晚上10點55分-于阿空加瓜柏林營地
GPS軌跡記錄:
柏林營地(Berlín,5922m)-阿空加瓜峰(Cerro Aconcagua,6962m):3.72公里,步行9小時39分,總上升1055公尺,總下降90公尺。
阿空加瓜峰-柏林營地:3.18公里,步行4小時16分,總上升18公尺,總下降1038公尺。
累計上升7210.5(MAX)公尺
淨上升量4014(MAX)公尺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4 則留言:

  1. 我只能用不可思議來形容...獨攀阿空加瓜並寫下詳細日記的你在台灣大概是史無前人後無來者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我每天抵達營地、打點完伙食後就是蹲在帳篷裡面寫日記,這樣才能記住當下的感覺,那跟回來以後再回憶真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刪除
  2. 太厲害了! 閱讀你的日記是種視覺與精神上的享受 也看見那不驟的毅力(步伐與筆耕)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我也很開心能夠把整個攀登過程全部記錄下來,跟大家分享。

      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