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0(下) 宗格拉(Dzonglha)-哥拉雪(Gorak Shep)

按我留言
《金色聖母峰(Mt. Everest)》

       在兩條冰河(昆布冰河與Changri Nup冰河)的交會處,哥拉雪(Gorak Shep)是個頗為擁擠的地方。整個村莊只有四間山屋,而且全部客滿。因為是前往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EBC)的最後村莊,所以徒步者多半都選擇在這裡住一晚。相對於Gokyo路線的清幽,我還真不知道山屋會滿這件事情,只剩下狹小擁擠的通舖可以睡.......

        我還拿不定主意到底要睡在通鋪還是另尋解決方法(不過看起來也沒有其他方法),在這麼擁擠的地方我實在不想睡在通鋪,畢竟明天去卡拉帕塔和聖母峰基地營的時候是輕裝,筆電等貴重物品必須放在山屋,雖然都是外國人睡在這裡,但就是不想冒著個風險。

        有點逃避現實(其實是希望晚一點山屋會突然有空房XD),我跑到屋外透透氣。沒想到...天氣放晴中
 聖母峰還沒探出頭,但努子西峰(Nuptse West)已經忍不住要出來和大家見面了!努子西峰就是看起來最高的那座,哥拉雪一帶最醒目的山峰就是她,雖然高度還不及8000公尺(7745公尺),但因為距離的關係讓她看起來特別高。
從GPS軌跡衛星圖上可以清楚看到努子群峰的位置遠比聖母峰(8848公尺)和洛子峰(8516公尺)近得多。
 還差一點,聖母峰就要出現了!
 哥拉雪是前往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EBC)最後的村莊,許多氂牛聚集在這裡。
 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聖母峰要探出頭來了。
 哥拉雪旁邊是一條山谷,通往聖母峰基地營(EBC)。大部分人的行程都是早上從羅布崎(Lobuche)上哥拉雪,安頓好行李、吃完午餐以後,下午前往EBC,隔天清晨視情況要不要爬卡拉帕塔(Kala patthar),然後接著下山。也有一部份的人,因為不想睡在哥拉雪這麼高海拔的地方,所以選擇從羅布崎「一日單攻」聖母峰基地營,除了可以減低高山症的發生以外,也不用揹全部裝備上哥拉雪。我是一天從宗格拉(Dzonglha)直接走到哥拉雪,無論如何也要午後才能抵達。因此,下午到傍晚的這段時間,可以看到人潮紛紛從EBC回來(本來如果今天早點到的話要直接衝一發EBC,但考慮到可能會稍微摸黑還是放棄。)。
 今天應該是這幾天下來,傍晚天氣最好的一天了。
哥拉雪的北邊是一座光禿禿的山丘,這是通往卡拉帕塔(Kala patthar)的路,先看清楚明天摸黑就比較好辨認方向。此外,EBC的路是往北邊偏東約30度的方向。
 哥拉雪雖然冷,但背後的山很近很漂亮,躲在山屋裡取暖太可惜了。
 放晴後,開始有些人出來欣賞美景了。

看到聖母峰的影子了嗎?!(認真覺得可以把這張照片賣給那位穿紅色外套的人XD,我自己好想要這樣的照片,但沒有人可以幫我拍...)
 聖母峰在此!被一層薄薄的雲霧輕輕地罩著。
 標註出來給大家看看
確實,跟旁邊巨大的努子西峰比起來,聖母峰沒那麼顯眼,對他的外型沒有印象的人可能會認不出來。
 比例就是這麼懸殊,努子西峰整個氣勢滂沱!
往卡拉帕塔的方向(北方)望去,最醒目的山就是普莫里峰(Pumori/尼泊爾文पुमोरि),標高7161公尺。
普莫里峰呈現美麗的錐形,Pumori也作Pumo Ri,在雪巴人的語言Pumo是「女兒」或是「女生」的意思,而Ri則是「山」(跟Gokyo Ri和Chukhung Ri的Ri是一樣的意思),所以普莫里峰的意思是女兒山。登山者常把普莫里山叫作聖母峰的女兒。
 雖然哥拉雪的景色已經很美了,我還是問了其他嚮導,如果爬上一點卡拉帕塔會不會景色更好。得到的答案是"Of course!"
 我問了旁邊的一個外國人,要不要一起走一段卡拉帕塔,他說他很冷,委晚地拒絕我了。
 好吧,反正我是也一個人習慣了,上吧!
 沒錯,才走幾步路,就能夠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除了走EBC以外,還要順道一爬卡拉帕塔了。
天空越來越乾淨,我忍不住要加快腳步上去看日落了!

錄一段影片,聖母峰前面剛好有一團雲霧,只能看到小小的一邊
回頭俯瞰哥拉雪,就在昆布冰河(Khumbu Glacier)旁邊。
 過一會兒,聖母峰再度出現!
 標註一下
基本上往普莫里峰的方向一直走就可以到卡拉帕塔了,不太可能迷路。
普莫里峰的東面還有一座辨識度很高的山峰-凌川峰(Lingtren),標高6749公尺,也是位在中國和尼泊爾的國界上,距離聖母峰有8公里。
 凌川峰有一個很顯眼、面向西南面的大峭壁,下午的時候向光很漂亮
 我大概爬升了90公尺左右,從比較陡的斜坡來到一個大緩坡停了下來。
在我要錄影的時候,來了一群外國人,一停下來就一直大聲講話(我知道你們很興奮,但可以請你們放低音量嗎?),原本坐在那邊欣賞風景的另一群人也在背後瞪著他們。
其實卡拉帕塔還在後面,幾乎就在普莫里峰的正前方,從我在的位置還看不到。看起來這段路也不難走。
聖母峰的女兒-普莫里峰(Mt. Pumori)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是清晨上卡拉帕塔,不過我個人覺得下午上卡拉帕塔的景色相對比較漂亮,尤其是傍晚日光照射的時候。因為最壯觀的雪峰連線在東面,所以早上看起來其實是背光的。
 哥拉雪與昆布冰河

夕陽躲在雲後面,西面的山有大半被我腳下的山丘擋住,真要欣賞的話,還是要一路爬到卡拉帕塔上。
 不過反正下午的重點在東面,此時已經幾乎一覽無遺了,加上太陽即將下山,就在這裡等待日落吧(剛好那群很吵的外國人也走了XD)!
轉向東南面看看
聖母峰位在哥拉雪的西方略微偏北一些,而卡拉帕塔位在哥拉雪的正北邊,地勢又比哥拉雪高了520公尺。因此,可以想見,越往卡拉帕塔走,聖母峰會看得越清楚。反倒是位在哥拉雪東北邊的聖母峰基地營(EBC),雖然地勢比哥拉雪稍高,但聖母峰被前方的山給擋住,基本上是看不到聖母峰的。
 這樣拍起來聖母峰顯眼多了,果然比哥拉雪還要好,爬上來完全值得,而且不斷上升的雲霧讓聖母峰顯得更神聖。
下面這張最左邊的那座是章子峰(Changtse),標高7543公尺。
有點後悔把腳架放在山屋裡,我只能找快石頭架住相機拍縮時攝影,然後坐下來靜靜享受眼前的美好。原本我還在擔心停止活動的話會冷,不過其實保暖做的好是可以享受這個景色的。
太陽的角度越來越低,陰影也越來越高
 什麼時候可以證明聖母峰是最高的?就是這個時刻!
 拉近看看,聖母峰是最後一個脫離陽光照射(變暗)的山峰。認不得哪座是聖母峰的人,等到日落就知道是哪一座了,天然的Spotlight!
連最醒目的努子峰都暗下了。
 章子峰(Changtse)

 哥拉雪

大概是氣溫低的關係,人們陸續下山,只剩下我跟一個美國來的攝影師,一起見證聖母峰最美麗的時刻。
 真心不騙,當章子峰也暗下來以後,聖母峰還是亮的。



 東南面,夕陽的餘暉,還有另外一位攝影師。
 拍好拍滿以後,一排連峰都暗下了,我和美國人滿足地拍完照收好相機,準備下山。

 遠方的晚霞顏色變得越來越不真實,忍不住再拍幾張才下山。

 往下走了一段路以後,一個回頭,努子峰上有一到金光!
 我跟美國人不約而同地停下腳不,原本收起來的相機也不約而同地拿了出來......

 是金色山峰!久違了!
 連聖母峰也...
就是這個色溫,太美了!

金色聖母峰!難以忘卻的美景!比起在阿根廷,還要摸黑爬出睡袋再爬一個小時看金色的菲茨羅伊峰(Fitz Roy),這次爬上來看金色聖母峰實在是容易了,而且她還是世界最高峰!今天做了先爬一段卡拉帕塔的決定真是太正確了!
附上一張去年在阿根廷的菲茨洛伊峰,頂著零下的氣溫起床,摸黑爬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到的金色菲茨洛伊。


有那麼一點點可惜的就是沒扛腳架上來,不然ISO就可以再壓低一些。
 東南面的晚霞也是今天令人難忘的美景之一,消耗了不少記憶卡空間
 所以也標註一下吧
金色的夕照進入尾聲,這次真的要收相機了
 唐瑟古峰(Thamserku,左)和塔波奇峰(Taboche,右)之間的凹口,最後一張要收相機了!
 滿足地回到了哥拉雪,看到金色聖母峰的那股悸動一時之間無法平息。幾乎忘了今天其實根本沒吃午餐,直到心情慢慢平復後才感覺到肚子的飢餓。根據這幾天脹氣的恢復狀況,決定今晚上來來吃點好的:鮪魚蘑菇起司披薩!這個披薩要價970盧比(約268TWD),不過為了補充營養還是點了下去!
測一下平靜時的血氧有83%,身體也沒有什麼不舒服。
晚餐過後,我跟一群嚮導揹伕在餐廳聊天鬼混,聽說他們晚上就睡在這裡。因為真的很不想去睡通舖(而且晚餐時間餐廳有暖爐很溫暖),就拜託他們幫我問老闆,讓我睡在餐廳,沒想到老闆也同意了。於是,這就是我今晚的落腳處!(下面這張是我躺平後拿手機拍的,大家就這樣睡了!)
第一次睡在餐廳,大家人都很好,有個嚮導還去幫我拿了件棉被,希望今天晚上可以睡得好。晚安哥拉雪,晚安聖母峰。

以下是旅行當時的即時日記:
Day10(下) 金色聖母峰
在兩條冰河的交會處,哥拉雪(Gorak Shep)是個頗為擁擠的地方。整個村莊只有四間山屋,而且全部客滿。因為是前往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EBC)的最後村莊,所以徒步者多半都選擇在這裡住一晚。相對於Gokyo路線的清幽,我還真不知道山屋會滿這件事情,只剩下狹小擁擠的通舖可以睡。

餐廳擠滿了人,雖然很溫暖,但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傍晚的時候,原本大霧大雪的天空開始放晴,從哥拉雪就可以看到聖母峰的西面,但因為距離的關係,Nuptse群峰其實更醒目。

本來如果今天早點到的話要直接衝一發EBC,但考慮到會有點摸黑還是放棄。放晴後的景色真的令人震撼,但只站在哥拉雪看實在滿足不了我。於是我乾脆先爬了一段哥拉雪北面的卡拉帕塔山(Kala Pathar)。我沒有爬太高,找個地方架住相機拍縮時。保暖做的好其實是可以享受這個景色的。

太陽的角度越來越低,從這個距離看起來不是最高的聖母峰,果不其然是最後一個變黑的!我跟一個美國人滿足地拍完照收好相機正要走下山,一個回頭「金色聖母峰」出現了!就是這個色溫!比起在阿根廷要摸黑爬出睡袋再爬一個小時看金色菲茨羅伊,這次實在是容易了,而且她還是世界最高峰!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