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1 哥拉雪(Gorak Shep)-卡拉帕塔(Kala Patthar)-聖母峰基地營(EBC)-都克拉(Dukla)

按我留言
《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5269m)》

        因為哥拉雪(Gorak Shep)的四間山屋昨天全部客滿,原本我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去睡通鋪。不過晚餐後跟一群嚮導和揹伕在餐廳公共空間鬼混,聽說他們晚上就睡在這裡,因為真的很不想去睡通舖(而且晚餐時間的時候,餐廳有暖爐很溫暖),就拜託他們讓我睡在餐廳,沒想到老闆也同意了。(當我都已經一切就緒的時候,山屋老闆突然拿一把鑰匙過來跟我說還有房間,但已經窩在被窩裡的我完全不想動,就拒絕了他的好意XD)


        剛開始暖爐還有餘溫的時候一切都很美好,我只套了我的睡袋內袋、蓋了一件棉被就睡了。過沒多久溫度驟降,我冷到把羽絨衣穿上,也盡量把內袋包覆全身,但總是會有一兩個地方涼涼的。打鼾聲此起彼落,最近的就在我耳邊,離我右耳的鼓膜不到20公分。因為要起來拿出睡袋需要克服一陣寒冷跟混亂,最後我還是選擇安於現狀,繼續窩在我的睡袋內袋裡面。這個晚上咳嗽咳得厲害,而且有點心悸(不知道是不是類固醇的反彈效應),反正我應該是沒有完全入睡超過一小時的。

        凌晨四點半,嚮導們紛紛開始起床,準備打點客人上卡拉帕塔山(Kala Patthar)。其實卡拉帕塔最初並沒有放在我的計畫裡面,因為按照我的登山計畫,卡拉帕塔已經沒有能塞進去的空間。但在Gokyo的時候被以色列老人給我看的影片燒到,決定一定要爬上去看看。看一看我的行程,只有今天清晨一次機會(因為下午就要下山了),無論如何也要起床上山。我拖著疲累的身體起床穿衣,然後五點左右出發上山。

        今天是從台灣出發的第11天,也是健行徒步的第9天。登山計畫是清晨從哥拉雪(Gorak Shep)上卡拉帕塔(Kala Patthar),下山後吃早餐,接著上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EBC),然後下山,能下多少算多少。原本的計畫是希望可以下到丁波切(Dingboche),但路程非常遙遠,加上今天疲累程度高,最後沒有達成,走到天黑時僅抵達都克拉(Dukla)。
        5點多的時候,外頭的亮度其實已經可以勉強不需要頭燈,但溫度真的低到戴著手套還是感覺不到手指,也還沒到達可以低ISO手持拍照的程度。我的速度非常緩慢,因為昨晚的沒睡好,讓我真的很累,但除了很累以外我其實也沒有哪裡不舒服。卡拉帕塔的前段很好爬,比墎其爾嶺(Gokyo Ri)還容易,先陡升了一小段以後,然後是一個坡度緩的直線斜坡。到了早上六點多,光線足夠了,我便把相機拿出來。前面這段路其實我昨天傍晚就來走過,並不陌生。
聖母峰位在東側,所以太陽也在後面。我這種速度是不可能在日出前登頂卡拉帕塔的,不過今天日出的時候雲層後,應該也沒有人看得到日出。
往北延伸一大段緩坡後,是一段被雪覆蓋的之字形上坡,剛開始還沒有什麼積雪。卡拉帕塔還隱藏在後面,從哥拉雪其實是看不到卡拉帕塔的。
其實就算看不到卡拉帕塔,他後面的這座大山非常顯眼,上面有好幾道平行的刃嶺(aretes),外觀辨識度極高。她是普莫里峰(Mt Pumori),標高7161公尺(就是下圖的這座大山),也位在中國跟尼泊爾的國界上,在聖母峰的西邊8公里遠。下面這張照片的左邊,普莫里峰前方的那座梯形小山丘就是卡拉帕塔。
就算不知道哪個是卡拉帕塔也沒關係,所有登山客前進的方向就是卡拉帕塔。
後段進入了雪地,而且有一點厚度,一不小心還是會打滑。
西南側的山峰平均高度較低,大約介於5600-6400公尺,其中最顯眼(但不是最高的)是羅布崎東峰(Lobuche Peak East),標高6119公尺(下圖正中間),也是一座熱門的trekking peak,難度據說比島峰還要高一些。
還是忍不住標記了一下
爬這段路不需要冰爪,但有積雪時。要小心會滑
普莫里峰(Mt Pumori)就像一個龐然大物,人群聚集的終點就是卡拉帕塔,位在普莫里峰的南麓。
我真得好想睡覺,幫我安排島峰的Raj他帶的幾個客人已經登頂完要下山了。Raj以為我是慢慢拍照所以走得慢,殊不知我其實是很累(他大概想不道一個揹了20幾公斤,走了大環線的人居然走這麼慢)。
最後一段路,前方就是卡拉帕塔。一陣雲霧也在此時飄了上來。
終於登頂卡拉帕塔,花了我將近2個半小時。路程其實也才2公里左右,全部都是上升,沒有下降。其實我沒有踩到卡拉帕塔的最高點就停止記錄了GPS軌跡,標高是5640公尺。
太陽已經高高掛在那裡,前面還有雲層擋住。其實我私心覺得傍晚的時候比較美(早上當然也很漂亮),因為太陽在另一邊,東側的這些高峰向光,不過早晨也有早晨的背光美就是了。
標記一下,最顯眼的不是聖母峰,而是比較近的努子西峰(Nuptse West),標高7745公尺,從哥拉雪(Gorak Shep)看也是一樣。而標高8516公尺的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Lhotse)跟聖母峰一樣位在中國和尼泊爾的國界上,但因為距離更遠,所以顯得更渺小。
看墎其爾嶺(Gokyo Ri)、丘拉山口(Cho La Pass)以及其他隘口、山峰一樣,卡拉帕塔上也掛著許多藏族的經幡。
西側向光,下面是Changri冰河
南面是剛剛上來的方向,哥拉雪幾乎在正南方,但被前方的山丘給擋住了。
卡拉帕塔的後方(北)就是普莫里峰(Mt Pumori)
除了普莫里峰以外,他的西側是Argan Kangri,標高6789m。
卡拉帕塔的尖端其實還可以爬上去,但有點可怕(旁邊任何一面摔下去都是必死無疑,而且上面都是雪)。如果現在精神狀況好的話,我應該會手腳並用爬上去,直接面對普莫里峰。不過衡量一下目前狀況,還是保守一點比較好。
普莫里峰,他的東面還有一座辨識度很高的山峰-凌川峰(Lingtren),標高6749公尺,也是位在中國和尼泊爾的國界上,距離聖母峰有8公里。
放大來看,凌川峰有一個很顯眼、面向西南面的大峭壁,下午的時候向光很漂亮,昨天我也拍了很多他的照片。
南面偏東,最顯眼的就是阿瑪達布拉姆峰(Ama dablam),標高6812公尺。雖然高度連7000公尺都不到,但旁邊的山都比他矮,而且距離又近,特別顯眼(尤其從丁波切看,更是突兀)。
東面偏北,背後是聖母峰,山的前方是整條昆布冰河(Khumbu Glacier),從海拔7600公尺左右發源,一直到冰河末端高度仍有4900公尺,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冰河。冰河上方剛好有一層雲霧,不然應該可以看到聖母峰基地營(EBC)的。
從卡拉帕塔幾乎可以看到整座聖母峰(下圖右上),這是這個區域能夠眺望聖母峰最佳的位置,比聖母峰基地營更清楚(基本上從基地營是看不到聖母峰的)。
環視一圈(GOPRO拍攝)
接著是廣角系列:
東面
北面
西面
廣角也可以用來...自拍
差點檔住聖母峰,剛好在我頭的右邊。
雲霧上上下下,聖母峰若隱若現
西面的Changri冰河
雲霧從下方聚集,又是一個把雲踩在腳底下的概念
整趟EBC環線,有幾個山峰的樣子能讓人永遠記得,阿瑪達布拉姆峰(Ama dablam)是其中一座。
拉近環視一周(D850)
這張我辨識了好久,是卡拉帕塔的南面。因為拉得比較遠,把右邊(西邊)的唐瑟古峰(Thamserku)給切掉了。最高的山峰是甘地嘉峰(Kangtega),標高6782公尺。
把剩下的幾座山峰也標註一下
西面的Changri冰河上游,因為這面雲霧最少,所以拍了很多帳


忽然一陣大霧來,東面的山瞬間全部消失......
似乎暗示著我該下山了
東面是一片白,但西、南兩面能見度仍高
拍了最後一張卡拉帕塔與普莫里峰,準備下山了
我在卡拉帕塔上待了有40分鐘之久(雖然今天行程明明超滿),下山的時候看到很多人才緩慢的剛要上山。他們多半是年紀比較大的人,不想摸黑受冷,選擇溫暖明亮的時候慢慢來

再次見到哥拉雪,這個基地營之前最後的村莊


回程時間剛好砍半,1個小時14分鐘,回到了哥拉雪。
我點了一碗Rara Noodle Soup,這碗湯麵要550盧比(約154 TWD),不過想想哥拉雪是最高的村莊,食物應該也是最貴的,之後只會更便宜不會再貴了。
Raj帶的8個團員裡面,有4個今天要搭直升機下山。他先讓別的嚮導帶其他4個人下山,然後山屋陪要搭直升機的人等待。我知道今天的路程很長,再加上沒睡飽精神不好,所以問Raj可不可以在從基地營回來以後,幫我雇個挑夫從哥拉雪下山。雖然下山才雇挑夫有點好笑,不過為了可以讓今天下到更遠的村莊,花點錢買時間和體力好像也值得。吃完麵後,因為累的關係,我賴在山屋一陣子,有點抗拒前往基地營。直到Raj跟我說他找不到挑夫以後,要我下山的時候問山屋老闆,或是路上找回頭的挑夫,我才死了心準備上路。

順帶一提,有關於搭直升機的事情。Raj的四位客人,其實只有一位身體比較不舒服(但沒有真的到很喘又噁心嘔吐,還可以在餐廳跟大家講話),其他三個人就跟他一起搭直升機回加德滿都。不但省下下山的路程,多出來的幾天,他們還要再去博卡拉(Pokhara)玩。其實在我看來,這趟直升機有點浪費資源。因為他剛開始不舒服的時間點是昨天下午,那個時候直升機上不來,所以只能安排今天救援。如果真要說「緊急」的話,昨天應該就要下撤,畢竟EBC的路線成熟好走,下午的天氣也不差。按照高山症的處理原則,實在沒有理由等直升機等到今天早上(而且早上看她的狀況其實有比較好)。這並不是特殊個案,整趟EBC路線,我看到聽到太多人在使用直升機救援(連我在Gokyo脹氣時,山屋主人都說隨可以幫我叫直升機),當然我相信一定有一部分的人是真正需要救援,但這種浪費救難資源的情況實在嚴重(搬到台灣來,一定被罵翻)。「有保險就萬能」這其實是不對的,除了處理的原則錯誤以外,尼泊爾人其實也在利用保險:

  1. 在Gokyo的時候我跟山屋的男主人跟女主人聊天,他們跟我說如果他們要上下山的話,「原則上」要用走的。如果有載貨或是載客的直升機來時,有空位他們可以付一點錢搭乘;但如果他們的顧客叫了救援直升機的話,只要有空位,他們就可以免費搭乘(因為保險會給付整趟直升機,所以對直升機公司來說並沒有差別)。
  2. 在前往法丁(Phakding)山屋遇到的幾個台灣人,其中一個人因為吃了單木斯(Diamox,高山症預防用藥)起了過敏反應,在南崎巴扎(Namche Bazaar)的緊急叫了直升機救援。他有買國外可以給付的保險,當尼泊爾人聽到他有保險以後,原本一趟定價1200美金的直升機,硬是被調高成3000美金。他們要他拿3000美金的收據去跟保險公司請錢,然後「分紅」500美金給這位台灣人,完全在敲詐保險公司。

    PS.根據當事人的說法:直升機抵達加德滿都的時候,他的旅行社老闆去接他。第一時間不是叫救護車立即送醫,而是把車停在路邊,跟他談3000塊美金收據還有分紅的事情。講完之後,才送去醫院,完全沒有把「人命」這種事情擺在第一順位。

    PS2.直升機單趟從加德滿都飛到盧克拉(Lukla)的價錢也不過每個人兩百多塊美金,一架直升機可以載四名乘客,就算多飛一點距離到南崎巴扎,價格也不至於到3000美金。
  3. 幫忙叫直升機的山屋主人,也就利用這個機會請直升機「順道」幫他載貨來(省下挑夫的費用),然後連叫直升機的電話費都要50美金(反正保險公司付)。
  4. 送到加德滿都的醫院以後,院方知道他有保險以後,立刻將他升等到VIP病房。清潔打掃、伙食都是最頂級的,還有很多不同科的醫師來看診,做了很多不必要的檢查(我是醫生,老師和教科書好像沒有教過我過敏要做子宮超音波,莫非尼泊爾的醫學非常進步?),只為了敲詐保險公司更多的給付。前前後後其實才住院兩天,費用居然高達1440美金(我要去尼泊爾行醫啊...),據說整間醫院的病患幾乎都是外國人,莫非是專門敲詐保險公司的醫院?看來尼泊爾的敲詐一條龍服務似乎跟健行路線一樣成熟啊...
這樣看來,那些想要走EBC行程輕鬆一點,而選擇花更多錢搭直升機下山的人豈不是笨蛋?

謎之音:保險買好,爬到了哥拉雪,上完EBC以後,不管怎樣就說自己不舒服所以要叫直升機。這樣幾十塊美金的保險費就可以把我從哥拉雪載回加德滿都,雖然可能要去醫院挨個針,不過可以享受VIP病房的食物順便做健康檢查,好像很划算(笑)。

當然,如果你/妳用了這招,本人和所有善良老闆姓絕對會唾棄你/妳!!人在做,天在看噢。

雖然台灣的健保跟商業保險不一樣,但看到尼泊爾人濫用保險資源,就覺得很氣。我相信那四個外國人一開始是沒有想過要搭直升機的,都是被尼泊爾人慫恿後才順水推舟的。

在山屋休息了一下,雖然還是累,但再不出發今天真的會走到很晚,所以我硬著頭皮上路了,早上10點40分!
 聖母峰基地營位在哥拉雪的東北邊,距離大約3公里。早上的天氣還算好,至少有藍天。
沿著卡拉帕塔跟哥拉雪之間的谷地往北走就對了,就算再怎麼沒有方向感,跟著人走就對了。這段谷地雖然平坦,但因為地上有積雪,經過太陽照射後,雪水開始融化。經過人群和牲畜的踩踏,雪水和泥土混合,變得泥濘不堪。
 EBC路線很成熟,要迷路都很難。哥拉雪往EBC的路更是難以走錯,就算把所有健行的遊客全部拿掉,光是挑夫和馱獸隊伍,從日出到日落都可以看到他們的存在。
 直升機也是在空中來來回回的飛,聲音不絕於耳,頻率大概不輸給離峰時段的台北捷運。
和從卡拉帕塔看過去的感受不太一樣,離聖母峰又更近了
 一些開路先驅的紀念碑
 接著是一段岩石上下坡。路都不是很難走,比起卡拉帕塔是簡單多了。
 朝聖者絡繹不絕,腳步停留下來幾分鐘就會有人從你身邊穿過。這是難得拍到一張無人的畫面。
 因為是往北走,普莫里峰也在我的前方

 幾乎沒有陡坡,都是緩慢的上升,右手邊是離我很近的冰河


 路上來來往往的揹伕很多,有扛瓦斯桶、木板、食物、可口可樂的⋯⋯各種人之生活所需品都藉由人力從遙遠的盧克拉(Lukla)一路扛到這裡。
 我覺得這一區辨識度最高的山-凌川峰(Lingtren),標高6749公尺,那個大峭壁令人印象深刻。
我沿著右手邊(東邊)的昆布冰河(Khumbu glacier)往北走,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冰河。

普莫里峰(左)與凌川峰(右)


昆布冰河的發源在聖母峰到洛子-努子峰連線之間,可以看到這些山峰上的冰河一路延伸到昆布冰河。

其實早上的人算少了(雖然還是不少),因為大部分人都是早從羅布崎(Lobuche)上到哥拉雪,卸下行李吃完午餐後,下午才上聖母峰基地營。所以想要避開人潮的話,可以選擇早上(但下午的光線應該比較美)。
往聖母峰基地營的路上環視(0:26),有時候還是影片最容易傳達

 沿著昆布冰河旁的山丘往北走,隱隱約約其實已經可以看到冰河西岸的基地營了。
聖母峰被雲霧給蓋住了,只剩下努子西峰。
 努子西峰(Nuptse West)
 又是一個隨便按都可以成為明信片的景

 跟著可口可樂與瓦斯桶前進!這樣看來基地營的設施應該就跟路線上的村莊差不多
走上昆布冰河旁這座山丘的稜線
 基地營越來越近(雖然這張是焦距拉到最遠,而且還裁切過的照片XD)
 同樣的山,不同的角度,不知道拍了幾張...

 回頭拍一張
 遇到這種景色的時候,都會很慶幸自己有揹相機上來
 iPhone全景
記憶卡裡面充滿著聖母峰啊...
 這張沒放大裁切了,基地營可以輕易看到了!
 還沒到稜線的盡頭,就有一條下切的路通往聖母峰基地營

再回頭一張
 算是我今天最喜歡的一張聖母峰

 凌川峰現在也離我很近了

基地營在昆布冰河的西岸,坤布崎峰 (Khumbutse,6640m)的山腳下。坤布崎峰右手邊(東)那座快被雲霧完全罩住的是章子峰(Changtse,7543m)
 不管拍了什麼照片,總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轉過來再拍一次聖母峰。但從基地營的方向看過去,聖母峰真得不大,而且被前面的山擋住大半,還是從卡拉帕塔看比較完整。
 拉近才能夠拍出比較明顯的聖母峰

往聖母峰基地營的路上(0:43),拉近看看基地營和聖母峰
聖母峰基地營以及坤布崎峰(Khumbutse)
 聖母峰基地營的規模還蠻大的,分布也比我想像中的廣,旁邊就是壯觀的冰河。

 看到一群人聚集的地方,就知道終點到了!
不到兩個小時,我在中午的12點38分抵達了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EBC),標高5267公尺。一般說聖母峰基地營的標高是5364公尺,我的手機測出來整整少了100公尺有餘,這應該已經不是誤差,而是測量位置的不同,畢竟聖母峰基地營還蠻大的。
大概整個EBC環線全程唯一「拍照還要排隊」的地方就是聖母峰基地營了。
 風雖然不大,但要讓國旗乖乖地聽話拍照也是挺困難的。

 這張很好笑,有人看我跟國旗奮戰了很久,乾脆幫我拉一角好拍照


 趁換人的空檔,拍到一張沒人的照片(這種狀態大概很難超過10秒)

 搭營區還在更北邊的地方,不過除了要在這裡紮營的人,比較少人會真的走進去
仔細看看這張,果不其然,中間最高的是努子西峰(Nuptse West,m7745),最左邊金字塔形狀的是聖母峰的西肩(West-shoulder,7205m),而理論上應該應該夾在兩者之間的聖母峰,從這裡是看不到的!
 有些營地外面會寫著私人勿入,連靠近都不行。
EBC對我此行來說是終點,對遠處那些帳篷裡的人只是個起點,望向眼前的世界第一高峰基地營,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有機會來挑戰看看。



 找不到東方面孔的人,只好請金頭髮的阿逗仔幫忙拍照,但拍照技術實在是...
 我要的山峰都被切掉了XD...
聖母峰西肩
 雖然說可能是測量地點不同,但我所在的位置似乎是最高得了,真不知道測量者試在哪裡測到5364公尺的。
 基地營旁邊的冰河,很美



 聖母峰基地營與聖母峰(0:56),人真的好多,要找好位置錄影有點困難,還要一直走動閃人
基地營就像塞了車一樣,大家輪流拍照、歡呼。因為這段路實在沒有什麼身體上的磨難(甚至我走一走都覺得精神變好了),好像也少了那麼點感動,反倒是拍照還要排隊覺得麻煩。倒是看到有一位看似小兒麻痺的患者爬到了基地營,覺得蠻感動的。
這張照片我等了將近有10分鐘,前一組人在那邊橋了老半天,還一直不同的人排列組合拍了好久(剛好這段時間只有我在等,所以沒人抗議)。結果我好不容易耐心地等他們拍完後,把手機交給他們的其中一個人幫我拍,明明手機就很簡單,他卻一直弄不好,還不到30秒,旁邊就有人在碎碎念「別人等很久了你知道嗎?」人都是自私的,我沒有回覆他,拍完照走人。
本來已經收工要走人,一陣巨大的聲響,剛好有直升機要降落,旁邊還圍上了一群人。
不知不覺居然在EBC待了40多分鐘,再不趕快離開,真不知道今天會走到幾點幾分...
下午一點半左右,我起程回哥拉雪。
如同剛剛所述,下午上EBC的人變多了,除了回哥拉雪塞車的人潮外,還要不時「會車」。整條EBC路線,大概就這段最塞了XD...
 尼泊爾是個可以見識挑夫無極限的地方,這個挑夫雖然厲害,不過更可怕的比比皆是啊...

 一樣的風景回程就少拍一些了,雖然我自己覺得我走得還蠻快的,但也花了1小時20分鐘才回到哥拉雪。
 時間已經接近下午三點,我幾乎不敢休息,快速地把所有型理打包。
把哥拉雪的物價拍一下,一張單人床在這裡要2000盧比,昨晚雖然付出了代價,卻省下了一晚的房錢(睡餐廳老闆沒有多收我錢)


 礦泉水可以算是物價的指標,這裡一公升的礦泉水要400盧比(約120TWD)
因為有時間的壓力在,我的效率整個比早上提高了數十倍,只花了20幾分鐘把背包重新打包、結了帳以後,在下午的3點13分,重裝上肩,啟程下山!

回頭俯瞰哥拉雪,這個只有四間山屋的迷你村莊,EBC環線的最高村莊,再會了!
從哥拉雪到羅布崎山口(Lobuche pass)的這段路上上下下的,昨天上來時就走得很累。下去的時候再經歷一次也沒好到哪裡去。
不過倒了這個節骨眼,我只求天氣穩定就好了。
途中有遇到一些回頭的揹伕,因為還是擔心財物安全跟語言的問題,最後還是決定自己揹。
抵達羅布崎山口(Lobuche Pass),從這裡開始就是一路下坡到羅布崎(Lobuche)。
路變好走了,說也奇怪,我的精神也來了。原本以為會走得很累,但我好像越走越有精神^_^
我遇到別人的嚮導,問他說今天有沒有可能走到丁波切(Dingboche),雖然連我自己都知道不可能,但我還是問了。原本以為那個嚮導會跟我說「走到羅布崎(Lobuche)」就好,沒想到他給了我另外一個選擇:「天黑前走到都克拉(Dukla)是可行的」。我心裡還有點猶豫,不過至少多了一個選擇。
看到羅布崎(Lobuche)了,不過似乎快要被雲霧淹沒了。
下午5點39分,我抵達了羅布崎(Lobuche),標高4922公尺。

我心裡有點掙扎,因為這天氣看起來隨時會變壞,但如果只走到這裡,離今天原本預定的目的地(丁波切)又太遠。離天黑應該還有一個小時多一點,maps.me上顯示一路都是平路和下坡,最後我決定試試看前往都克拉(Dukla)。
羅布崎南邊的下山路我明明昨天上哥拉雪的時候已經走過,但因為天氣大不同,突然覺得怎麼有點陌生XD
我遇到了一對夫婦和嚮導,真沒想到我在這種情況還可以「超車」。後來停下來換濾鏡的又遇到他們,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們也要去都克拉。這下我就算在霧中迷失了方向,至少還有人可以跟著。
整個步道上幾乎都沒有人了,畢竟已經傍晚六點了,第一次這麼晚了還在走。
不過偶而還是會遇到人畜
這根桿子我還記得,是昨天從宗格拉(Dzonglha)上羅布崎的匯入點。往右邊是前往宗格拉的路,而今天要走左邊的路往都克拉。
我走在昨天從對面看過來的山壁上。因為霧氣的關係,其實什麼山谷啦、對面的山壁啦,我通通都看不見XD...
天色越來越暗,霧越來越濃,真的好在路算好走,而且路跡也算明確。
經過了一個塔群,好像都是一些山難者的紀念碑。在這種有點陰暗的濃霧裡,周圍又沒有人其實頗為陰森。

塔群的盡頭是一段長下坡的開始,此時已經傍晚6點半,雖然還看得到路,但已經很明顯感受到天將要黑。
我遇到了一個挑夫,他本身也是嚮導所以英文很流利。他跟我說可以跟他走,一開始我還有得擔心,後來看到他是那對老夫妻的挑夫後我也就放心地跟著他。
從紀念碑群開始是一段半小時的階梯下坡,明明就很暗但我們還是走得很快。霧氣越來越濃,我只能看身影和聽他播放的音樂尋找他,最後當我忍不住拿出頭燈走的時候,他跟我說「到了,前面兩分鐘」。果真,在濃霧中有一點微弱的燈光,這個只有兩間山屋的小村莊叫作都克拉(Dukla),標高4581公尺,短短的半個小時就下降了300多公尺。此時是晚上的7點04分,算是我整趟EBC環線走到最晚的一天。
其實我沒有想像中的累,但我真佩服我自己能夠達到這難以置信的一天。那個挑夫對我很好,當我走到山屋的時候他已經幫我弄好房間,還拿了菜單到我房間給我點餐。

我看到菜單上寫著一道Korean Ramuin(韓國拉麵),價格500盧比(約150TWD)還可接受。原本以為大概就是辛拉麵之類的,沒想到辣度更甚辛拉麵。不過我的胃口已經慢慢回覆,加了一點冰開水後還能把料都吃完(代價是:隔天上廁所很「辣」)。
總計今天走了18.1公里,以長度來說,雖然距離我的人生紀錄還很遠,不過這段路線都是介於4500-5600公尺的高海拔區域,也是蠻大的挑戰。我躺在睡袋裡,再度回想這神奇的一天,從早上很疲憊的起床上山,再疲累地前往基地營,最後精神越走越好地下山到都克拉。本來還在擔心沒有雇到揹伕會不會走不到,本來還在擔心今天會不會只能走到羅布崎或甚至停留在哥拉雪。不過一切彷彿早有安排,船到橋頭自然直,盡力走雖然沒有達到原先的預期,卻也達到了自己滿意的結果。爬山如此,人生不也如此?

以下是旅行當天的即時日記:
Day11(上) 與睡魔奮戰-卡拉帕塔(5655m)
昨天跟一群嚮導揹伕在餐廳鬼混,聽說他們晚上就睡在這裡,因為真的很不想去睡通舖(而且晚餐時間的時候有暖爐很溫暖),就拜託他們讓我睡在餐廳,沒想到老闆也同意了。剛開始暖爐還有餘溫的時候一切都很美好,我只套了我的睡袋內袋、蓋了一件棉被就睡了。過沒多久溫度驟降,我冷到把羽絨衣穿上,也盡量把內袋包覆全身,但總是會有一兩個地方涼涼的。打鼾聲此起彼落,最近的就在我耳邊,離我右耳的鼓膜不到20公分。因為要起來拿出睡袋需要克服一陣寒冷跟混亂,最後我還是選擇安於現狀。這個晚上咳嗽咳得厲害,而且有點心悸(不知道是不是dexa的反彈效應),反正我應該是沒有完全入睡超過一小時的。

凌晨四點半,嚮導們紛紛開始起床,準備打點客人上卡拉帕塔山(Kala Patthar)。其實卡拉帕塔最初並沒有放在我的計畫裡面,但被以色列老人給我看的影片燒到,決定一定要上去看看。因為只有今天一次機會,無論如何也要起床上山。我拖著疲累的身體起床穿衣,然後五點出發上山。

其實外頭的亮度已經可以不需要頭燈,但溫度真的低到戴著手套還是感覺不到手指。我的速度非常緩慢,因為真的很累,但除了很累以外我也真的沒有哪裡不舒服。卡拉帕塔的前段很好爬,比Gokyo Ri還容易,但後段往北延伸一大段緩坡後,是一段被雪覆蓋的之字形上坡,隱藏在後面,從哥拉雪其實是看不到卡拉帕塔的頂峰的。

後段的雪坡我爬的很慢,除了累以外還怕滑。遠遠瞧見佈滿經幡的山頂離我好像很近,但依我的速度還要很久。我完全不像昨天那個9天就從Gokyo通過丘拉山口抵達哥拉雪那個令人驚嘆的男人,Raj他帶的4個人從卡拉帕塔下來還跟我說「你一定拍了很多照片才這麼慢吧!」「其實昨天在餐廳我幾乎沒睡⋯⋯」

終於,歷經了2小時26分鐘,我抵達了卡拉帕塔山頂,標高5655公尺,這趟徒步的第二個山頭。日出早就過了(雖然日出的時候雲霧很多也沒人看到),但從卡拉帕塔可以幾乎360度環視周圍7-8000公尺群峰。體力差的時候膽子也比較小,我沒種再踩到哪有點可怕的尖點。

聖母峰和Nuptse群峰離我好近,有人說這裡看聖母峰的角度最佳,勝過基地營,我個人是覺得見仁見智。從卡拉帕塔已經看不到哥拉雪,地面天氣夠好的時候其實看得到基地營(我是沒看到)。人們上上下下的,雖然我很累,但比起許多高度適應不好的人其實我很好了,至少我還可以享受風景。

我在卡拉帕塔待了有40分鐘之久(雖然今天行程明明超滿),下山的時候看到很多人才緩慢的剛要上山。他們多半是年紀比較大的人,不想摸黑受冷選擇溫暖明亮的時候慢慢來。

Day11(下) 聖母峰基地營(5269m)
從卡拉帕塔下來後,我真的蠻累的。今天還要前往聖母峰基地營,然後再下山,對於昨晚沒睡好的我來說是個大考驗。回到山屋,點了碗湯麵和Masala茶,我跟Raj說今天的行程有點吃力而且昨天沒有睡好,看看從基地營回來以後可不可以雇個揹伕幫我分攤重量。Raj聯絡了一陣子以後回覆說沒辦法,除非在路上找回頭的揹伕談看看。

大部分的人都是在第一天早上從羅布崎(Lobuche)上哥拉雪,然後下午先上基地營。隔天清晨上卡拉帕塔後,吃完早餐下山。像我要把兩天的行程合在一起,又在海拔5000多公尺的地方實在有點吃力。其實昨天如果有睡好,那爬卡拉帕塔就會輕鬆許多,剩下的應該都不成問題。

一直僵在那裡也不是辦法,早上10點40分,我出發前往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EBC)。EBC在哥拉雪的東北邊約3公里遠,我沿著昆布冰河(Khumbu Glacier)的西緣往北走,先是一段平坦、甚至陽光照射後雪融有點泥濘的谷地,接著是一段岩石上下坡。路都不是很難走,比起卡拉帕塔是簡單多了。路上來來往往的揹伕很多,有扛瓦斯桶、門板、食物、可口可樂的⋯⋯各種人之生活所需品都藉由人力從遙遠的盧克拉一路扛到這裡。除此之外,直昇機頻繁往返的聲音不絕於耳,頻率大概不輸給離峰時段的台北捷運。朝聖者絡繹不絕,腳步停留下來幾分鐘就會有人從你身邊穿過。

後半段是一條筆直的稜線,視野相當開闊,聖母峰也變得更大,基地營就在右前方,規模頗大。從稜線的盡頭下切一段路後,中午12點37分,不到兩個小時,我抵達了聖母峰基地營,標高5269公尺。

基地營就像塞了車一樣,大家輪流拍照、歡呼。因為這段路實在沒有什麼身體上的磨難,好像也少了那麼點感動,反倒是拍照還要排隊覺得麻煩。

EBC對我此行來說是終點,對遠處那些帳篷裡的人只是個起點,望向眼前的世界第一高峰基地營,不知道有生之年是否有機會來挑戰看看。

回到了哥拉雪,把帳結了,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消磨,下午3點13分,重裝上肩,啟程下山。從哥拉雪到羅布崎山口的這段路上上下下的,昨天上來時就走得很累。下去的時候再經歷一次也沒好到哪裡去。途中遇到回頭的揹伕,因為還是擔心財物安全跟語言的問題,最後還是決定自己揹。

下了羅布崎山口以後一切就變得好走很多,不知道為什麼精神也越來越好,比早上上卡拉帕塔的時候更好。我踏著輕快的腳步一路衝回羅布崎,此時已經傍晚5點35分。原本今天最初的設定是要抵達丁波切(Dinboche)的,但還有8公里多的路怎麼樣也趕不到。因為精神狀況有好轉,我當機立斷決定再走到下一個村莊,反正地圖上看起來只有平路跟下坡而已。

大霧瀰漫,原本繁忙的路上幾乎沒有行人,只遇到一對年邁的夫妻與嚮導,以及零星的一兩個揹伕。我走過了昨天從宗格拉過來的叉路口,走在昨天看過來的山壁上。因為霧氣的關係其實什麼山谷啦、對面的山壁啦,我通通都看不見。天也漸漸暗下來了,好在路都不難走,要不是EBC這種這麼成熟的路線,我才不敢在傍晚的時候在濃霧裡走。

我經過了一個塔群,好像都是一些山難者的紀念碑。在這種有點陰暗的濃霧裡,周圍又沒有人其實頗為陰森,還好我是不太會怕。過了紀念碑以後,我遇到了一個挑夫,他本身也是嚮導所以英文很流利。他跟我說可以跟他走,一開始我還有得擔心,後來看到他是那對老夫妻的挑夫後我也就放心地跟著他。從紀念碑群開始是一段半小時的階梯下坡,明明就很暗但我們還是走得很快。霧氣越來越濃,我只能看身影和聽他播放的音樂尋找他,最後當我忍不住拿出頭燈走的時候,他跟我說「到了,前面兩分鐘」。

果真,在濃霧中有一點微弱的燈光,這個只有兩間山屋的小村莊叫作都克拉(Dukla),標高4581公尺。其實我沒有想像中的累,但我真佩服我自己能夠達到這難以置信的一天。那個挑夫對我很好,當我走到山屋的時候他已經幫我弄好房間,還拿了菜單到我房間給我點餐。

我看到菜單上寫著一道Korean Ramuin,價格500盧比(約150TWD)還可接受。原本以為大概就是辛拉麵之類的,沒想到辣度更甚辛拉麵。我的胃口很好,加了一點冰開水後還能把料都吃完,只不過不知道明天上廁所會如何⋯⋯

今日GPS軌跡:
哥拉雪(5135m)-卡拉帕塔(5655m):1.95公里,步行2小時26分鐘。上升520公尺,下降0公尺。
卡拉帕塔-哥拉雪:1.95公里,步行1小時14分鐘。上升0公尺,下降520公尺。
哥拉雪-聖母峰基地營(5269m):3.16公里,步行1小時57分鐘。上升219公尺,下降124公尺。
聖母峰基地營-哥拉雪:3.07公里,步行1小時21分鐘。上升63公尺,下降172公尺。
哥拉雪-都克拉(4581公尺):8.27公里,步行3小時50分鐘。上升216公尺,下降775公尺。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