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作者

來自府城台南,台北醫學大學畢業。雖然可以重複幾間餐廳一直交替吃,卻酷愛新鮮的事物。從大學開始就熱衷於旅行,從俄羅斯冰箱到埃及烤箱;從伊斯蘭世界到古馬雅文明,從詳細規劃到沒有計畫。不是很在意要享受一頓美食、住上一間豪華旅館,卻執著於多走一步路多看一分風景。在2016到2017年間完成了為期319天的拉丁美洲18國旅行,並在2018年完成為期82天的登山徒步旅程。從一個連百岳都沒爬過的登山生手,愛上了世界各地的登山徒步路線,登上了南美洲、非洲以及歐洲的最高峰,造訪了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以及第二高峰喬戈里峰的基地營。現在開始進入外科住院醫師人生,一點一點的把堆積如山的日記整理發佈。如果您喜歡我的文章,請您在欣賞之餘,把冷氣關掉,帶著用過的塑膠袋出門購物,以爬樓梯代替搭電梯,一起替我們的環境盡一份心力,這個世界將因你而變美,謝謝。

author

我的世界登山健行故事

6 則留言

  這篇真的整理不易。在2016年的8月踏上為期319天的中南美洲之行前,我是個連一座百岳都沒爬過的岳界初心者,在這319天當中,我愛上爬山、健行,從短距離的一日路線,一步步走到長距離、高海拔的攀登路線。如今開始爬山也屆兩年,借這個機會整理一下過去兩年跋山涉水的歷程,也和大家分享這一路爬來的點點滴滴(本文所有照片都是版主自己拍攝的,若欲轉載使用,請事先告知)。

Read More

Day67(上) 花團錦簇-第7座8000公尺山峰基地營

按我留言
《世界第九高峰-南迦帕爾巴特峰基地營》
在山上,沒有人是睡到太陽太屁股了才起床。清晨五點半,我們從童話草原(Fairy meadows)的山屋出發,太陽還沒升起,遠處的南迦帕爾巴特峰只有頂端被照射到。我們先從營地往東走到雷科特冰河(Raikot glacier)邊緣,然後折向南方,往冰河的上游前進。

  之前就聽Abbas說過,這裡的徒步路線是老少咸宜的,連小朋友都可以爬上去。坡度平緩,高度慢慢地上升,我們穿過一座座的森林,到處可以看到伐木的痕跡。居民就地取材,山裡面幾乎沒有鋼筋水泥的建築,清一色全是木屋。即便如此,當地對木材的需求只有居民使用,沒有外銷,連一條可供車行的聯外道路也沒有,所以整體而言林地還是保有原始的樣貌。

Read More

Day66(下) 又一個仙境般的存在-童話草原(Fairy Meadows)

按我留言
《童話草原(Fair Meadows)與南迦帕爾巴特峰(Nanga Parbat)》
抄了近路,我們快速地爬上峭壁。峭壁的頂上是一座森林,溪水潺潺,周圍突然變得很平坦。我們穿過森林,來到了一個木屋建築群,這是我們今天要住的地方。所有木屋面對一片翠綠的草原,草原後方又是一座森林,更遠處,正是雲霧繚繞的南迦帕爾巴特峰(Nanga Parbat)。

  我再度盯著眼前的景象發怔,這裡就是傳說中的童話草原(Fairy Meadows/德文Märchen wiese)。由德國登山家命名,當地人稱做Joot,是一片位在世界第九高峰-南迦帕爾巴特峰基地營附近的草原,平均海拔超過3300公尺。一開始是作為從雷科特面(Rakhiot face)攀登南迦帕爾巴特峰的補給站,逐漸發展成為巴基斯坦人的休閒去處,1995年甚至被巴基斯坦政府列為國家公園。

Read More

Day66(中) 初次邂逅-南迦帕爾巴特峰(8125m)

按我留言
《世界第九高峰-南迦帕爾巴特峰(Nanga Parbat)
換了三次車,經過了山谷裡的村莊Tato(意為溫泉),吉普車終於開到了終點,許多下山的人聚集在這裡等車。吉普車的終點也就是我們徒步的起點,綁好鞋帶、打開登山杖,好熟悉的感覺。

  我們從標高2516公尺的Tato附近出發,這是個綠意盎然的小村莊,有些房舍、有條小溪流流過、有些小朋友會湊上來說一些我聽不懂的話XD...

Read More

Day66(上) 沒有最危險,只有更危險:修路工人

按我留言
《自己的路自己挖?》
五座八千公尺基地營徒步第17天

  昨天一路修車加水數十次,抵達雷科特大橋(Raikot Bridge)的時候已經天黑,完全沒有機會上山,只能在橋附近住一晚。早上說好八點吃完早餐出發上山,卻找不到昨天跟我們約的人。雖然在巴基斯坦遇到大部分的人都相當熱情友善,但對於他們做事的態度和方式,有時候真的感到厭倦。眼看著我們徒步最後一段行程已經一直被壓縮,來了一個自稱是我們嚮導的人,要他跟公司確認以後便跟著他上山(當然嚮導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Read More

Day65(下) 重返喀喇崑崙公路

按我留言
《阿斯托河谷(Astore Valley)》
離開迪歐賽國家公園(Deosai national park)後,公路轉向西北,海拔高度也逐漸下降。車子因為水箱的問題依舊是每15分鐘停下來一次加水降溫,原本綽綽有餘的時間也開始變得不太樂觀。前半段在國家公園裡面到處都是淺灘,水源很好找,但下山進入河谷以後,水源反而變得不易取得,有時候甚至只能放任車子發出怪聲音,放慢車速,試圖維持車子的運作。我們沿著阿斯托河(Astore river)河谷北行,下午下了一陣雨,對車子似乎沒甚麼幫助。我們經過了一個村莊,有個軍人想要搭我們的便車,其實我面有難色,倒也不是不想幫忙,只是擔心這台車子會撐不下去。司機轉過頭來詢問我的意見,車外也一群人圍著我們希望可以幫助這位軍人。雖然有點無奈,但我還是答應了,畢竟在伊斯蘭國家,人民的互助性很強,他們只要有一點能力都很願意幫助彼此。

Read More

Day65(上) 爛車一台與高海拔平原

按我留言
《Deosai National Park》
五座八千公尺基地營徒步第16天
  偷偷地把標題換掉,因為…徒步還沒結束!

  世界上有14座超過8000公尺的山峰,全部位在亞洲,其中有10座屬於喜馬拉雅山脈,4座屬於喀喇崑崙山脈。這14座山峰當中,巴基斯坦境內就有5座,包括喬戈里峰(Chhogori, K2)、布洛阿特峰(Broad peak)、加爾舒布魯木I峰(Gasherbrum I, GI)、加爾舒布魯木II峰(Gasherbrum II, GII)和南迦帕爾巴特峰(Nanga Parbat)。除了南迦帕爾巴特峰屬於喜馬拉雅山脈以外,其他四座都在喀喇崑崙山脈。

Read More

Day64 多災多難

按我留言
《聖光般的日出》
喬戈里峰基地營(K2BC)徒步第15天
Korophon(3062m)-Askole(3072m)-Skardu(2228m)

  Abbas依照昨天的約定,四點鐘天還沒亮,就先出發前往Askole找車回錫卡都(Skardu)。我們則是五點起床,吃個早餐就拔營出發。出發的時候,太陽躲在東方的山頭下,日出前的陽光從雪山上射出,如聖光一般,是K2徒步送給我們最後的禮物。

Read More

Day63 惱人的小費

按我留言
《Joula Peak》
喬戈里峰基地營(K2BC)徒步第14天
Mungon(3228m)→Korophong(3062m) 21.4km

  雖然經歷了昨天的長距離徒步與嚴重脫水,不過脾氣暴發的土耳其人Noyan很快就氣消了,吃晚餐的時候還可以有說有笑的跟我聊鄂圖曼土耳其的歷史。西方人就是這樣,不會讓滿溢的情緒影響自己太久。

Read More

Day62 大爆發

按我留言
《辨識度很高的Paiju Peak(6610m)》
喬戈里峰基地營(K2BC)徒步第13天
Urdukas(4016m)→Mungon(3228m) 27.3km

  清早醒來,帳篷外正對的是金色的Paiju peak:今天是個大好天氣,好到幾乎沒有雲。但天氣越好,我們的心情越不美麗,因為我們不是準備翻越岡多戈羅拉啞口(Gondogoro La Pass),而是在下撤回Askole的路上...心裡還在埋怨「如果昨天上了Ali Camp,今天剛好能翻啞口,迎接最好的天氣。」

Read More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