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3 切夫蕭安(Chefchaouen)

按我留言
《藍白山城-切夫蕭安(شفشاون)》


昨天住的Hotel Mauritania,果真如同老闆所說的-漆成藍色本身就有防蚊的效果,即使是睡在戶外的頂樓,整個晚上也都沒有被蚊蟲騷擾,真神奇!不過缺點就是,早上陽光射入,我是被太陽給曬醒的.............

旅館的一、二樓是採挑高樓中樓的設計,雖然大廳的空間不大,卻仍有一些寬闊感。

早上一起來又拉了兩次,看來這連續四天的無痛水瀉很有可能是感染了霍亂....

不過好在我決定今天不移動,能在蕭安悠閒地待上一天,順便把身體養好,想拉的時候還是可以隨時衝回旅館。

當然,稍微有力的時候,還是得要出去走走

來到舊城的心臟烏達‧艾哈曼廣場(Plaza Uta el-Hammam/Place Outa El Hamam),從旅館走過去不過一兩分鐘而已。


廣場的西南邊是大清真寺(Grande Mosquée),有著獨特八角形的叫拜樓。這座清真寺建於15世紀,由切夫蕭安建城人穆萊‧本‧拉希德(Moulay Ali ben Rachid)的兒子所建造,對非穆斯林是不開放的。
※阿拉伯人的命名方式是有本名+本(bem)+父親名+本(ben)+祖父名+本(ben)+曾祖父名+......理論上可以一直寫到亞當,不過一般只寫到祖父名。因此,阿拉伯人的名字通常都很長
       切夫蕭安的歷史,要從建城人里夫安柏柏爾人(Riffian Berber)穆萊‧本‧拉希德(Moulay Ali ben Rachid)說起。他在西元1471年時在利夫山脈(Rif Mountain)建立的堡壘,稱作蕭安(Chaouen),為了抵禦來自北方休達(Ceuta)葡萄牙人以及柏柏爾人叛軍的入侵。
       1494年,蕭安接納了來自西班牙格蘭納達(Granada)的穆斯林和猶太難民而迅速膨脹,他們建造了刷白的房屋,有著很小的陽台、磚造屋頂以及天井,賦予這個城鎮特別的西班牙色彩。至於漆上地中海藍色的房屋風格,是1930年代由猶太人帶來的,在那之前,這裡的房屋仍是漆上阿拉伯傳統的綠色。
        從15世紀末期建城起來的數個世紀,蕭安的地理位置使他維持孤立的狀態,直到1920年被西班牙站領以後才開始開放。西班牙人將蕭安改名成奧恩(Xaouen)
        占領沒幾年,西班牙於1920年代的利夫戰爭(Rif War)中將蕭安讓給了柏柏族盼軍Abd al-Karim。直到1956年摩洛哥脫離法國獨立後,蕭安才回歸摩洛哥政府管轄,並於1975年更名為現在的切夫蕭安(Chefchaouen/阿拉伯文شفشاون),但多數人還是習慣叫他蕭安。

打了那麼多廢話,繼續來探險蕭安。其實除了古堡(Kasbah)以外,蕭安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景點....
但蕭安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這像極希臘的地中海藍
其實我根本沒有去過希臘,但書上、網路上的照片倒也看過不少。希望哪天有機會走一遭,才能真正比較這兩處的差異~


除了在小巷弄間取景外,另一個目標是要往上爬!為了滿足我拍攝全景的堅持。
不過雖然說拉肚子沒有拉到虛脫那麼嚴重,但失水量還是足以讓我感到不適,希望能撐下去。
我本來有點擔心會迷路,但旅館的人跟我說"往上走就對了"!
也許就只是在馬拉喀什和菲斯迷宮般的舊城迷失方向慣了,怕走到迷路又鬧肚子會有點尷尬.......
越接近中午,蕭安越是濕熱,坡度其實沒有很陡,但還是走到汗流浹背。
如果沒有親自走訪,真的很難想像這裡是「摩洛哥」!
事實證明,在蕭安一點也不容易迷路。同樣看起來複雜的道路,無論在馬拉喀什還是非斯,都充滿了死路,有時後方位正確了(甚至是用googlemap定位)仍然找不到目的;不過蕭安的路幾乎都是相通的。換句話說,只要方向對了,基本上不用怕到不了目的。
到處都可以看到貓的蹤跡



猜猜這兩隻貓在幹嘛?看起來好像在打情罵俏.....
其實他們根本就在打架.....(還是說這是打情罵俏的一種方式?)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為了看戲,在兩隻貓旁邊癡癡地看了10幾分鐘。
結論是:貓真的很兇狠!別忘了虎豹獅子都是貓科動物唷!

終於找到一個合適的拍攝地點了!雖然好像不是人家跟我說的,是在堡壘上,不過方位應該差不多,高度也足夠,我就跳到別人家的陽台上「借拍一下」囉!
此處位在蕭安城的北面,畫面中央就是烏達‧艾哈曼廣場。可以完整地看見廣場上的古堡(Kasbah)
蕭安古堡(Kasbah),在烏達‧艾哈曼廣場的東南面
一方面身體有點虛,另一方面我想再往上爬的景色應該不會差太多,於是我決定折返回旅館休息......(這種事情在我身體健康的時候應該不太可能發生XD...)

蕭安是個山城,牲畜不可能用貨車運送上山,趕羊活動隨處可見。
作為一個高度觀光化的城市,舊城裡充滿著手工藝商店、紀念品店還有餐廳,尤其是在烏達‧艾哈曼廣場周圍

買了一大瓶運動飲料回到了旅館,時間才剛過中午11點。原本我昨天送洗的照片可以在今天的中午12點拿到,但沖印店通知旅館的櫃檯(他是個攝影師)說要到下午六點才能拿照片......心中滿是不爽.....但也只能繼續等待.....
我躺在旅館的沙發,極盡可能的補充水分、休息。直到下午兩點覺得身體稍微舒適些才又繼續出去逛~~


來回旅館一定會經過烏達‧艾哈曼廣場,走那麼多次我看我應該閉著眼睛也能從旅館走到廣場了吧...
在蕭安也沒有什麼行程要跑,這次出來也就只是想要逛逛附近的商店

廣場上沒水的噴水池
然後我又再度回到旅館休息(怎麼覺得自己有點廢.....)
到了下午五點,我再度起身前往烏達‧艾哈曼廣場上的切夫蕭安古堡(Kasbah)
這大概是蕭安少數可以稱得上景點的地方了
門票10Dh(36TWD),和摩洛哥大部分的門票一樣
長這樣的門票我已經看過太多了.....

古堡(Kasbah)在古英文作casbah,印度稱作qasbah或qassabah,是一種堡壘,在城鎮被外敵攻擊時,領導人坐鎮之處。通常有很高的圍牆、沒有窗戶,有時會建在山丘上以利防衛,有些則會建在港口入口附近(以利逃跑????)。
蕭安的古堡是在17世紀由素檀穆萊‧以思馬因(Moulay Ismaïl)建造,用來抵禦柏柏人叛軍以及葡萄牙人的入侵。
進入古堡後的右手邊是座監獄
陰暗的監獄和手銬腳鐐

監獄的上層就是古堡的塔樓,共有五層高。那座六角形的建築就是大清真寺(Grande Mosquée)的叫拜塔
從古堡的塔樓望北看,也可以眺望蕭安城的另一面,和早上從山上高處看的景色剛好是反方向。



也可以看到下面的烏達‧艾哈曼廣場(Plaza Uta el-Hammam)


向東方眺望,可以看到遠處的西班牙清真寺(Spanish Mosque)

古堡圍牆的內部是一個安達魯西亞花園,中央有一座方形水池。
在塔樓的對面(也就是入口進來往左手邊走),是一個人類學博物館(Ethnographic Museum),會有人在門口要把門票收走(也就是說只能進來一次?)


博物館裡面展示過去居民生活的方式、器具、武器、樂器....

還有柏柏人的傳統服飾
裡面還展示著古蕭安城的珍貴黑白照片,不過實在不是很好拍,所以就把記憶卡空間省了下來~

參觀完古堡後,終於過了六點,我便走下山去領取我等待很久的沖印照片。
第三批自製明信片出爐!這批我全部用那台跑不太動的小SONY修圖,光修圖就搞了兩個多小時。我想說的是:店員你是豬腦袋嗎?是沒看到我的原檔,截圖的時候還把字截掉?昨天跟我說機器休息了今天中午12點才能取件,後來又打電話來說下午六點才能取件。然後我到的時候才開始印是怎樣?你知道我明天中午就要離開摩洛哥了嗎?36張是要我一個晚上寫到手斷掉嗎?當場擺了一個難看的臉色送他。
收到這批明信片的人希望你們知道他們有多得來不易。我不會法文,但為了想印出明信片,除了謝謝、多少錢以外,我最早認識的法文單子就是"papier blanc(白紙)",我跑了不下五家沖印店,居然一家也沒提供空白紙,最後只能用相片紙印給各位了⋯⋯
另外,摩洛哥的郵資高達新台幣60元,大概是我碰過僅次於義大利的高價吧!

雖然我已經沒多少時間可以寫明信片了,但一天當中最期待的行程怎麼可以放棄-前往西班牙清真寺(Spanish Mosque)。西班牙清真寺位在切夫蕭安舊城的東方兩公里多,從烏達‧艾哈曼廣場走過去大約半個小時。
一路上街道兩旁全是商店,接近傍晚十分各店家都卯起來搶生意,因為這時候正是觀光客湧入街道的開端



從烏達‧艾哈曼廣場開始,往東北邊走約300公尺,就會看到輔士門(Bab el-Ansar)。這個不怎麼起眼的藍色鐵門是蕭安城的古城門之一。
※Ansar(阿拉伯文الأنصار)是伊斯蘭教的字彙,意為輔士(helper)。代表那些在麥地那協助先知穆罕默德佈道的人,或者說是麥地那的穆斯林;相對應的字彙是遷士(Muhajirun/阿拉伯文مهاجرون),意指那些在希吉拉(Hijra)時,追隨穆罕默德從麥加來到麥地那的穆斯林。在蕭安的北城牆,也有一座稱作遷士門(Bab el-Majarrol)的城門。
※希吉拉(Hijra/阿拉伯文هجرة)原本在阿拉伯文的意思為「出走」、「離開」,後來演變成先知穆罕默德於西元622年從麥加遷徙到麥地那的事件。穆罕默德於麥加開始佈道後,信徒不斷增加、勢力不斷擴大,逐漸威脅到當時麥加城的古來氏貴族,於是古來氏貴族開始阻撓穆罕默德傳道並迫害穆斯林。最後,穆罕默德於西元622年決定離開麥加,前往雅特里布(Yathrib),即今日沙烏地阿拉伯的麥地那(Medina),把麥地那的穆斯林稱為「輔士」,把從麥加遷移來的穆斯林叫做「遷士」。

出了輔士門以後,外面聚集的人潮比城門內還要多...難道大家都要去西班牙清真寺嗎?

看起來好像很遠,其實離輔士門也不過區區兩公里而以
出了城門後,過了汽車馬路後就可以看到對面的階梯。拾級而上,沿著最明顯的道路走(或者跟著別人走)準不會錯!!

越往高處爬,蕭安城的房子越來越小。這裡位在舊城的東邊,在傍晚時分剛好正對日落的方向

在輔士門遇到了Hotel Mouritania認識的波蘭人,是他介紹我來西班牙清真寺的。雖然他已經從清真寺走下來了,卻還是要陪我走上去^_^
他在倫敦工作,女朋友是摩洛哥人,因此休假就常常跑摩洛哥(倫敦飛摩洛哥的機票很便宜,大概幾千塊台幣而已),雖然不諳法文和阿文,卻對當地瞭若執掌。

其實面對夕陽的意思就是....大背光....

來到西班牙清真寺的時間是傍晚的7點半。
西班牙清真寺(Spanish Mosque)是個清真寺的遺跡,原本是西班牙人建給當地居民的清真寺,卻在1920年代里夫戰爭(Rif War)時廢棄後失修。


已經很多人在此等候切夫蕭安的夕陽了~

清真寺的位置很棒,和今天其他兩個觀景點相比,這裡距離舊城最遠,所以視野最廣,還可以看到舊城周圍的山巒和新城區。
這麼棒的地點一定就要待到晚上啊,明信片寫不完就姑且克難一下一邊拍照一邊寫。這麼美的夜景,就算明信片寫不完也要看到!!


從清真寺走下來到輔士門的這段路是沒有路燈的山路,還好我有帶手電筒上去^_^不然還真的有點危險.....

回到舊城,商店更是火力全開,努力招攬來往的遊客。雖然我沒有買紀念品的習慣,但卻很喜歡拍紀念品店(這樣不就是用相機買下整間店嗎^_^)

在烏達‧艾哈曼廣場附近的香菸店買好郵票後,不敢逗留太久,趕緊回到旅館拚這36張明信片(又是要寫到手斷掉的一個夜晚.....)


這張是我在蕭安當天的足跡路線圖;


在蕭安愜意的過了一天,也從舊城的北面、南面和東面各覽了一次蕭安的全景。越來越能體會,旅行不一定要有景點、不一定要有美食,就算是在這種找不到幾個景點的藍色小鎮悠閒走上一天,也不覺得虛度時間。蕭安作為離開摩洛哥的最後一個城鎮,算是一個不錯的句點吧?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