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59 七彩霓虹山:登上海拔5021公尺

按我留言
《秘魯-彩虹山(Vinicunca)》
        從印加古道(Inca trail)回來放鬆了一天,我又開始爬山了......

        秘魯彩虹山(Rainbow Mountain),西班牙文稱七色山(La montaña de los siete colores),位在庫斯科(Cuzco)東南方約137公里遠。我和兩個比利時和法國女生談到了前所未聞的低價-50索爾(新台幣471元),凌晨三點半從庫斯科昏昏沈沈地出發(前一晚一群阿根廷人在我們的hostel開趴,吵到半夜)。開了三個多小時的車來到了韋爾卡努塔山脈(Cordillera Vilcanota)南緣的小村莊Quesoyuni(海拔4100公尺)吃早餐。還要25分鐘的車程才抵達彩虹山的登山口,海拔4500公尺,這個「起點」比印加古道的最高點(4210公尺)還要更高。雖然我已經在高海拔的地方待上一陣子了,雖然大部份上山的坡度並沒有特別陡,但走起來仍然會有些喘。



        由於這裡的地質富含礦物質,使得周圍的山脈呈現各種不同顏色,不同色層之間的對比強烈而且介面明顯。雖然沒有大眾交通工具到達,這裏卻是個相當高度觀光化的地方。入口處有許多打扮地色彩繽紛的原住民賣著各種紀念品和登山用品,沿路上可以看到載著走不動或是不想走的遊客上下山的馬匹。幾乎每匹馬走過去的時候都是氣喘吁吁地,有時候馬兒走不動的時候還得被主人硬是牽著往前走。遊客如織,第一批上去的馬很快地被牽下來趕去做第二批生意,完全不知道這些馬一天要這樣被操勞幾次。
到了更高海拔的地方,消耗精力的速度就不單單只是高度差和坡度的問題了。同樣的路段,如果換成是在海拔3000公尺附近,走起來可能完全無感,但在接近海拔5000公尺的高度,每一步都是加倍艱辛。

        今天完全是在跟天氣搶時間,走Inca trail的時候,聽到有人前幾天來下大雪,什麼都看不見。而我們剛上山的時候還有一點太陽,但後方接著來的是一片大烏雲。雖然很喘,但就怕天氣一變什麼都白費了,5.6公里的上坡路段我們幾乎是一口氣沒有休息衝上去的。僅僅花了2小時左右,我們突破了雪線,來到了最高點的彩虹山觀景台,海拔5021公尺,一舉突破在科托帕希國家公園Jose Rivas避難小屋的4864公尺紀錄,也是生平首次站上5000公尺。在意料之中地,在登頂的前一刻開始下起了冰雹,接著轉變成大雪,彩虹山被雲霧籠罩著若隱若現,我們只能把握機會趕緊拍照。因為實在太冷,本來打算要下山了。但我看到後方似乎有那麼一點藍天,呼喊著兩個朋友繼續往前走。果不其然地,當我們走到最高點的時候竟然雪停了!

        我繼續繞到後方,下到了一片沒有人的山坡,不但可以清楚地看到彩虹山,不用人擠人地找位置拍照,還可以放腳架拍縮時。最後是我們的車掌看到後面來了一大片烏雲,催促著我們下山,我們才依依不捨地回頭下山。

        在雨季來到充滿著hiking的南美洲總是令我掙扎。裝備並不是問題,但總是要冒著敗興而歸的風險去走每一條hiking路線。「我總是那麼幸運」,或者與其說是幸運,不如說是不輕易放棄,如同在雨季還是想要挑戰厄瓜多的印加古道以及Santa Cruz Trek。不想要爬地氣喘吁吁卻只看到一片朦朧,頂著大雪和寒風等待著,最後讓我瞧見了彩虹山最美麗的一面。

        還是比利時女生說的那句話:寧可懊悔,也不要後悔(better remorse than regret)!我們再次擊掌。

在南美洲,會講西文真的有很大的優勢。我跟比利時女生Tatiana和法國女生Lisa和我們在庫斯科的旅館Let's go banana(沒錯,這是旅館的名字)交涉,最後拿到了50秘魯索爾(470TWD)的價格前往傳說中的彩虹山(Rainbow mountain/西文(La montaña de los siete colores)。這個價格其實只有包含來回的交通,因為沒有大眾運輸工具能夠一直開到彩虹山的。

半夜三點半,我們從庫斯科的旅館Let's go banana上車出發,來載我們的一台小巴,還算舒適。因為前一晚阿根廷人在旁邊開趴,導致我們都睡得很不好。因為是在黑夜中行駛,所以也沒什麼好拍照的,就這樣昏昏沉沉開了137公里,在早上的6點40分左右,我們抵達了韋爾卡努塔山脈(Cordillera Vilcanota)南緣的小村莊Quesoyuni,海拔4100公尺。
我們從庫斯科研著3S公路南下,途中會經過皮圖馬卡(Pitumarca),是秘魯庫斯科大區坎奇斯省皮圖馬卡區的首府。3S公路繼續往南,我們則進入了沒鋪柏油的路面往東行駛一直到Quesoyuni。
小巴停在路旁的一間小旅店給大家用早餐,這間旅店基本上就是用來接待觀光客的。我們三個只有付車錢而已,雖然嚮導說我們也可以吃供應的早餐,不過我們早就已經準備好營養滿分的早餐了^_^
 外頭長這樣,Quesoyuni是個很小的地方,也沒幾戶人家




 可愛的小弟弟


 旅店裡有一張大地圖,標示從Quesoyuni一直到彩虹山的路線。彩虹山不管是英文還是西文直譯(La montaña de los siete colores,意為七色山)都不是她原本的名字,她的本名叫作Vinicunca。
 後來又有很多團體來這裡吃早餐,有些嚮導還會跟大家解釋待會的路線。基本上只要到庫斯科,大概不用怕找不到團去彩虹山。
 我們的節奏還蠻慢的,早餐吃完以後還有很多時間在外面慢慢晃


 Lisa與馬

 一直到8點左右,我們才啟程繼續出發
 從地圖上來看,韋爾卡努塔山脈(Cordillera Vilcanota)是庫斯科東南方的一片山脈,在庫斯科大區與普諾大區(Departamento de Puno)交界處,延綿超過80公里,有469座山岳冰河,是安地斯山脈的一部分,最高峰是奧桑加特山(Ausangate),海拔6384公尺。海拔5021公尺的彩虹山則位在奧桑加特山的西南山「腳」下。
縮小一點來看,其實韋爾卡努塔山脈(Cordillera Vilcanota)的北緣就是亞馬遜盆地了,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有點奇怪:明明庫斯科、普諾(Puno)都是海拔很高的安地斯山區,為什麼從這裡可以去亞馬遜叢林,因為真的不遠!
越縮越小,下面的紅色虛線是秘魯、智利與玻利維亞的國界線,橘色的虛線則是世界最高的淡水湖泊-的的喀喀湖(Lago Titicaca)。沿海的部分是光禿禿的沙漠,從秘魯西北部,到利馬(Lima)、伊卡(Ica),一直到智利北部的阿塔卡馬沙漠(Desierto de Atacama),是因為受到從冰冷南極海域流上來的秘魯涼流影響所致。往內陸去的一大片綠地就是巨大的亞馬遜盆地(叢林),一直延伸到廣大的巴西。
似乎有一條hiking路線是直接從Quesoyuni出發前往彩虹山,不過大部分的團體好像都是繼續搭車到更近的地方再開始走。
 我們繼續沿著山壁往上爬


 看別人的車開在這路上其實有點可怕..



半夜開車都在睡夢中,外頭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原來窗外這麼漂亮
 途中好像有一段路前面的車子出了問題,我們還下車待了一陣子
 乾脆用走了XD...


 其實我們的高度已經達到四千多公尺,即便周遭看起來沒有很高的山,也常常是白雪覆蓋



最後我們自己走到了彩虹山的入口,海拔高度4500公尺,小巴幾乎都停在這裡。
 遊客很多,我們沒有付嚮導錢,不好意思(也不想)跟著車上的嚮導走(雖然嚮導似乎想要控制我們的時間)。反正遊客有夠多的,跟著人走迷路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了...
 很美的地方,讓我回憶起幾天前的Santa Cruz Trek


 感覺近在咫尺,卻又有高不可攀的感覺

 其實數一數顏色,也有彩虹山的感覺了
 遠遠看起來很像印加的遺跡
 但其實是有人居住的村落



拜彩虹山的恩賜,這裡的觀光業蓬勃發展,當地人也都穿著傳統服飾出來兜售紀念品。雖然有人不喜歡這種所謂的「觀光化」,說是失去了原汁原味。但旅行久了就會發現,不管這個觀光產業的本質怎樣,至少這些當地人發現了商機,也從中獲利,對他們的生活也有一定程度的幫助,身為觀光客,有什麼資格批評這些事情?
在這裡,專著傳統服飾原住民們不會排斥讓你拍照,跟我在很多「非觀光化」的原住民村莊其實不太一樣。我記得在走厄瓜多基洛托阿環路(Quilotoa Loop)的時候,我搭卡車去了關圖阿洛(Guantualo),默默著看著他們的週四市集,整個村莊只有我一個外地人。我發現大部分的人對我的反應都是:不理踩,眼神有點敵意(可能覺得我揹著相機來這裡幹嘛),只有很少數的人對著面帶笑容,甚至過來攀談。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拍照變得更小心謹慎,但我心理面覺得這似乎是一個「正常人」應有的反應。想想如果外地人揹著相機到我們生活中並不是觀光區的地方探頭探腦,我們的反應會是如何?
 我覺得不管怎樣的體驗都不錯,至少在庫斯科這裡,拍照不用太顧忌,反而可以好好取景。


 雖然路並不難走,但因為海拔很高的關係,有些人光是不動就很不舒服了,但又為了一睹彩虹山的丰采,所以雇用馬匹來回,印象中價格差不多是50美金,單程的話還可以談價錢。
 遠遠寫著Ticket...
 門票一張10秘魯索爾(94TWD),要另外花錢買
 這裡的村落都好像印加人的遺跡,也是蠻好拍的...
 剛開始走的都是平地


 然後要開始爬坡了

 Lisa和Tatiana,看來適應的還不錯
旁邊這座就是海拔6384公尺的奧桑加特山(Ausangate),因為彩虹山就在她的山腳下,所以我們只要沿著這座山的邊緣前進就好
 坡度雖然不大,但走起來還是有點喘

 路旁有很多小攤販
 這是一個...挖茅坑的概念XD
 他們總是走在前面邊走邊聊,我則是在後面慢慢走、邊拍照


外國人騎在馬上,這些原住民婦女則牽著馬快步行走,果然在這種海拔高度生活習慣的人,一點都不會喘


往彩虹山的路上,來小影片



  漸漸地,兩旁山壁的色彩越來越豐富,有陽光的時候真的超美的



 Final de Caballo→馬兒只能騎到這裡,剩下的只能用走的(其實就在前面而已啦)
         由於這裡的地質富含礦物質,使得周圍的山脈呈現各種不同顏色,不同色層之間的對比強烈而且介面明顯。

 好不容易....我們抵達了彩虹山,但是........居然給我開始起霧下雨,噢不,是冰雹T_T......
 真的有點錯愕,雖然天氣變化速度很快,雖然並沒有出乎意料,但剛剛至少都還沒有下雨,怎麼一到彩虹山就下冰雹了......
 但還好還看得出來這是彩虹山...
彩虹山被雲霧籠罩著若隱若現,我們只能把握機會趕緊拍照。

 雲霧中也是有一種朦朧美啦~



 我們還算是蠻樂觀的三人組,雖然又冷又喘,還是很努力的拍照XD


 原本想說慢慢再往上爬,看看可不可以等到冰雹下停,但雲霧好像沒有要散去的意思
 不過隱約地可以看到周遭大地的繽紛色彩



 彩虹山的對面,也就是我們站的地方是一個大斜坡,可以繼續往上爬,以更高的俯角俯視這座美麗的山丘
 有一點積雪
 突然想到要停止記錄GPS軌跡,不知道為什麼網路上的資料常常寫彩虹山5200公尺(好像也有5100公尺的版本),但我走到山丘上面的實測是5021公尺,從停車的地方走過來大約2小時11分鐘,路程5.57公里,累積上升560公尺。
原本我還在等冰雹停,但不知不覺,居然下起了大雪...
 iPhone都可以很輕易地拍出下雪的樣子


 這張也是iPhone拍的,雪真的有夠大阿XD......

 大家都在紛紛下撤了,因為雪真的很大...
 他們有準備雨衣,我只有狗鐵絲
因為實在太冷,本來打算要下山了。但我看到後方似乎有那麼一點藍天,呼喊著Lisa和Tatiana繼續往前走。果不其然地,當我們走到最高點的時候竟然雪停了!
 這景真是......
 彩虹山上的雲霧還沒退去,但至少沒有下雪了

 比剛剛好多了,今天真是燒記憶卡的一天阿...

 彩虹山的左側(東),是我們剛剛走來的地方
 彩虹山的右側(西),可以更繽紛色彩的山脈還有積雪

 前面有提到:彩虹山的顏色是來自於不同的礦物質:
  1. 氫氧化鐵(Iron oxide-hydroxides):構成黃色、橘色、紅色和棕色的部分
  2. 氫氧化鎂(Magnesium oxide-hydroxides):構成灰色、黑色和藍色的部分
  3. 鉛(Lead):構成灰色的部分
  4. 銅(Copper):構成藍綠色的部分
  5. 硫(Sulfur):構成黃色的部分
  6. 鎳(Nickel):在方解石碳酸鈣銅質異形體(calcite)呈現深黃色;在在霰石碳酸鈣多形體(aragonite)呈現亮綠色
  7. 鋅(Zinc):構成酒紅色、棕色和黑色的部分
  8. 黏土(clay)、泥(mud):構成棕色和粉紅色的部分
 這畫面我喜歡!



我繼續繞到後方,下到了一片沒有人的山坡,不但可以清楚地看到彩虹山,不用人擠人地找位置拍照,還可以放腳架拍縮時。風真的蠻大的,兩段縮時影片都有移動到...

 這個比例怎麼看起來這麼怪...
 還是我拍的比較好^_^

 彩虹山真的是個拍照的好地點,就算光影只有差一點,那個顏色和感覺也可以大不相同,天氣好不會太冷的話,其實在這裡拍上大半天也是沒有問題的
 也難怪10個人去彩虹山拍的照片都不太一樣
 我還記得第一次看人家拍彩虹山的照片,還以為那是畫出來的,親眼看過才知道是真的


第二段縮時攝影
總算拍到有一點藍天的照片了
我們拍得不亦樂乎,完全不想離開,最後是我們的車掌看到後面來了一大片烏雲,催促著我們下山,這才依依不捨地回頭下山。


 這每張照片之間的間隔都沒幾分鐘,雲層卻變化得很快


 人真的蠻多的











 回到我們的車上,本來以為車掌來催我們應該是我們晚了,結果沒想到我們是前幾名上車的人,而且還等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等到所有人回來...
 下山相對就快到囉哦,才花了一個半小時
我們回到Quesoyuni,滿足地吃著午餐^_^
在雨季來到充滿著hiking的南美洲總是令我掙扎。裝備並不是問題,但總是要冒著敗興而歸的風險去走每一條hiking路線。「我總是那麼幸運」,或者與其說是幸運,不如說是不輕易放棄,如同在雨季還是想要挑戰厄瓜多的印加古道以及Santa Cruz Trek。不想要爬地氣喘吁吁卻只看到一片朦朧,頂著大雪和寒風等待著,最後讓我瞧見了彩虹山最美麗的一面。
還是Tatiana之前在Santa Cruz Trek時說的那句話:寧可懊悔,也不要後悔(better remorse than regret)!我們再次擊掌。
 酪梨真的是營養滿分的好東西^_^
 回程路上,帶著富足的心靈拍著路上的風景


 3S公路基本上就是沿著烏魯班巴河(Urubamba River)河谷修建的

 看到今天早上摸黑開過來的這條路,心裡有種「還好我還活著」的感覺








 下午六點左右,我們回到庫斯科(Cuzco)
 我們在武器廣場(Plaza de Armas)附近下了車

Tatiana和Lisa一直說要吃Cuy(天竺鼠)很久了,今晚索性不煮飯了,上餐廳吃
在庫斯科,像樣一點的餐廳其實不會太便宜,我吃了今日特餐(menú)15秘魯索爾(TWD141)

其實這份量我還真的吃不飽
 他們share一道Cuy,不是整隻的,只有一條腿,就要26索爾。我是不敢吃啦...
 歐洲人,愛吃甜點XD...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