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2 台北-吉隆坡-寮國永珍(Vientiane)

按我留言
《永珍地標-凱旋門(ປະຕູໄຊ)》

這應該算是我正式工作以後第一次用休假出來旅行吧!這次要來撿中南半島的最後一塊拼圖-寮國(Laos)。其實只有9天的假期,我就不想飛太遠了,況且10月以後寮國也進入了雨季的尾聲,剛好適合遊覽。


寮國是中南半島六國當中唯一的內陸國,也是五國當中最貧窮、最原始的國家。北鄰中國雲南,西面越南,南邊是柬埔寨,西邊是泰國,西北一角和緬甸接壤。

為了可以提早離開醫院,昨天值了班,但體質不夠好,昨晚沒睡太久,下午因為要整理行李,只補眠了一個小時,希望等等在飛機上可以好睡一點。
其實上禮拜去林口長庚的時候是我第一次搭機場捷運,不過今天是我第一次搭機場捷運去機場呦!
 機場捷運北車站。從捷運台北車站走過來,動線還算清楚,缺點就是距離實在有點遠...
 往機場的班車有分成直達車和普通車,普通車是藍色的,直達車則是紫色的。
直達車的車廂是紫色的,裡面的座椅也是紫色的,是不是華航贊助了很多XD...

直達車只有停五站:A1台北車站、A3新北產業園區、A8長庚醫院、A12第一航廈和A13第二航廈,從台北車站出發到機場大約35-37分鐘。全線停靠的普通車則要50分鐘左右,單程票價160元。

上次走拉美揹的背包實在太大,總覺得不適合這次出來。所以我把以前破損的老戰友背包小藍挖了出來,縫線破掉的地方用膠布貼起來再用國旗貼紙裝飾一下,又可以陪我征戰去了^_^
這樣修一修,這個背包可以再用好幾次了(我對Osprey的強度hen有信心啊!)
時間剛剛好,35分鐘抵達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
出站
從機場捷運站走到航廈就不像北車走到機場捷運站那麼遠了,現在大概晚上10點,出境大廳人還頗多,看來紅眼航班蠻多的。
亞洲航空(AirAsia)的櫃台在最遠的角落,是否最邊邊的櫃檯租金比較便宜?
我這次是搭乘亞航的班機前往寮國,原因不全然是價格的關係,反倒是因為亞航的航班時間和航點剛好都配合的不錯。為了讓時間利用最大化,我買的是不同點進出的機票,去回程都在吉隆坡轉機:

  1. 去程:台北(TPE)-馬來西亞吉隆坡(KUL)-寮國永珍(VTE):
    • 10/20晚上11點45分起飛,10/21早上8點25分抵達永珍,於吉隆坡轉機時間2小時20分鐘,票價新台幣6106元(含手續費)。
  2. 回程:寮國龍坡邦(LPQ)-馬來西亞吉隆坡(KUL)-台北(TPE)
    • 10/29早上9點25分起飛,同日晚上10點25分抵達台北,於吉隆坡轉機時間4小時15分鐘,票價新台幣3834元(含手續費)。總計新台幣9940元


都來到機場了,來找一下在復活節島認識的華航督導大眼姐。
不好意思這次不是撘華航呦XD...
晚上十點多,機場的餐廳都關得差不多了,只能在便利商店胡亂買一些東西塞一下,然後直奔登機門。吉隆坡天氣晴??(但不關我的事啊...)。
雖然亞航是廉價航空,坐起來沒有很舒服,不過我還是蠻喜歡他飛機外觀的配色。
嗯...11點45分起飛,11點30分還在登機中......
亞洲航空D7377由台北飛往吉隆坡的航班是以空中巴士A330型(Airbus A330)的大飛機值勤,座椅配置是3+3+3的九排座椅。
紅眼航班+廉價航空,沒有景色+沒有食物=沒有什麼好拍的。所以我就在一路從起飛睡到降落......

桃園機場距離吉隆坡機場的直線距離有3250公里(下圖GPS記錄的距離為實際移動的距離),飛行時間大概4小時45分鐘。兩地並沒有時差,班機大概在凌晨4點半左右抵達吉隆坡國際機場(KUL)。

昏昏沉沉地抵達吉隆坡機場,有兩個小時的轉機時間。
停機坪夜色
為了找個地方坐,而且待會在飛機上也沒有食物可以吃,所以找了買麥當勞吃個早餐(雖然我根本還不餓)。這個滿福堡餐14.3馬來西亞令吉(RM),約合新台幣103元。
兩個小時時間不多,也不太敢睡覺。加上我今天到永珍以後要幹嘛都還沒有想好,就趁現在來規劃一下行程吧。
飛機6點40起飛,我大概6點左右起身前往登機門,原本我以為時間綽綽有餘...但是我錯了!!
麥當勞距離登機門還有一小段路,中間還要過安檢。雖然以距離來說時間還算充裕,但我沒預料到過安檢的人有夠多!天哪...這不知道是我第幾次又有錯過飛機的感覺了........
 還好亞航再次沒讓我失望.....又延誤囉~~~我6點26分抵達登機口的時候,才剛剛開始登機......
吉隆坡飛永珍的航線是由空中巴士A320-200型班機值勤,巡航距離約5400公里,最大載客量150人。亞航的配置是3+3六排座椅。
在飛機上我真的渴到口乾舌燥,只好買了一罐小瓶350ml的礦泉水,1美金。
吉隆坡機場和永珍機場的直線距離約1700公里,飛行時間為2個小時40分左右。寮國的時區是GMT+7,比吉隆坡和台灣慢1小時,加上飛機延誤的時間,抵達永珍的時間已經過了上午九點。

永珍機場的全名是瓦岱國際機場(Wattay International Airport/寮文ສະໜາມບິນສາກົນວັດໄຕ,IATA機場代碼VTE),是寮國的首都機場。在通關櫃台前有一個很大的箭頭指標告訴你14號和15號櫃台是專辦落地簽(VISA ON ARRIVAL)的櫃台。
入境表格可以在飛機上拿(亞航空服員不會主動發放,要自己去要),也可以在通關櫃台前面索取。從永珍機場辦理落地簽證費用如下,台灣算是第25項的「其他亞洲及太平洋地區國家」,費用是30美金(在寮國,美金流通率很高,很多地方可以收美金也找美金)。
其實我已經習慣了不認台灣護照的國家了,不過寮國算是在這類國家當中算比較有誠意的。這不是我的護照內頁,而是寮國海關做的「假護照內頁」,這樣就可以把簽證貼在上面了⋯⋯⋯⋯
PS.這個「假的護照內頁」會在出境的時候收走哦,所以不要忘記拍照留念哦!

寮國的貨幣叫做基普(Kip),貨幣編號為LAK,代號為₭,紙鈔面額最高有10萬基普。永珍機場今天(2017/10/21)的匯率是1美元兌換8292基普。新台幣1元約等於280基普。通常我們對機場的印象是匯率很差,不過美金在寮國是強勢貨幣,即使在機場換匯,匯率也不差。不過在寮國換匯都有一個問題→尾數自動捨去。我用20美金帳面上是換到了165840基普,不過實際上我只拿到了165000基普而已。

永珍機場很小,有幾間商店和銀行,還有電信公司(不過我到的時候都沒有營業,所以無法買SIM卡)。
機場出來長這樣,非常陽春的小機場,和四年前去的緬甸仰光機場感覺有點相似。
永珍機場是由日本的公司興建和管理,所有權屬於寮國軍方。在寮國可以看到許多日寮、韓或寮是中寮的合作建設,其中以中寮最多,中日次之。
機場就這麼大,不過他的跑道也是有3000公尺(桃園機場的兩條跑道分別為3660公尺和3800公尺)。
從入境航廈出來搭計程車到市區的話要15塊美金,但找不到人分,所以我決定走去外面的馬路上攔公車搭。
不過一路上一直有嘟嘟車(tuk tuk)司機像我招攬生意,後來想想也沒真的差那些錢,就談了40000基普(約145TWD)到市中心。
其實從機場到永珍市中心的距離不過3~4公里而已,真的要用走的也不是不行。不過因為我沒有打算在永珍停留太久,還是要把握時間。從地圖上可以看出來,永珍市(Vientiane)位在中南半島母親河-湄公河(Mekong River)的北岸,河的對岸就是泰國。
拉遠來看,順便標記出此行要去的四個地方-永珍(Vientiane)、旺陽(Vang Vieng)、豐沙灣(Phonsavan)和龍坡邦(Luang Prabang),可以看出:湄公河幾乎是寮國和泰國、緬甸的國界線,除了其中一小段完全在寮國境內以外。因此,雖然龍坡邦也是在湄公河畔,但湄公河的對岸依舊在寮國境內。
湄公河的「湄公」是「母親」的意思,在中國叫作瀾滄江。發源於中國青海省,流經緬寮國界後進入寮國,再沿著泰寮國界往南流進入柬埔寨東部,最後進入越南南部後注入南海,全長4180公里,是世界第12長河。其實湄公河幾乎貫串寮國的南北,理論上應該能帶給寮國很大的經濟效益,但因為湄公河雨旱季的流量差異太大,航運價值不高,加上中國在上游建造水壩,讓湄公河的水位變化更大。

往市中心的路上,坐在嘟嘟車上比較不用擔心拿相機出來拍。
戴斗笠挑扁擔的婦人,這個畫面雖然在身為城市的永珍看起來不是很協調,卻不是罕見的場景。
寮國的觀光已經有在起步,嘟嘟車裡面都景點的照片。
瀾滄大道(Thanon Lan Xang)應該是永珍市最體面的一條道路了(Thanon是寮文中「路(ຖະຫນົນ)」這個字的音譯)
其實我到現在還在猶豫到底今晚要不要住在永珍,因為時間有限,所以想花多一點時間在其他地方。反正我的背包也才10公斤出頭,所以我決定要揹著全身家當開始探索這個城市,如果喜歡就住下來,膩了可以隨時走人。因此,我請嘟嘟車司機直接把我載到凱旋門(Patuxai),從這裡開始逛。我拿了5萬基普給司機找,司機跟我比個手勢可不可以不用找,我看他態度還算和善,所以就給他了。

凱旋門位在瀾滄大道上的一個圓環中間,用iPhone全景不是很好拍......

凱旋門(Patuxai/寮文ປະຕູໄຊ)是永珍的地標建築,官方的名稱是勝利紀念碑(Victory Monument)。這個頗有巴黎凱旋門(Arc de Triomphe)味道,加上佛教藝術雕刻的建築物完工於1968年,是脫離法屬印度支那(法國在中南半島的海外屬地)後成立的寮王國,動用美國原本要用來建造新機場的經費所建造。一開始的名字叫作Anousavali,是「紀念」的意思,用來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與脫離法國獨立戰爭中死去的寮國人。1975年,寮國共產黨巴特寮(Pathet Lao/寮文ປະເທດລາວ)推翻寮王國後建立新政權,把Anousavali改名為Patuxai,意為勝利之門,慶祝自己的勝利。
雖然被圓環包圍,但凱旋門的周遭做了許多綠化,也是市民休閒的好去處。
這是我在寮國見到的第一個郵筒
抬頭看,凱旋門建築的內部雕刻著因陀羅(Indra/梵文इन्द्र)、梵天(Brahmā/梵文ब्रह्मा)和毗濕奴(Vishnu/梵文विष्णु),可見寮國的佛教也受到印度教的影響。


凱旋門的前方是一個中國贈與的公園,裡面有一座音樂噴泉。

我是沒有聽到音樂啦,可能晚上才會播放吧。
嗯...


對面是政府辦公室

其實來這裡的遊客比當地人多,可以發現從東南亞來的遊客比例還蠻高的,隨處可見披著頭巾的伊斯蘭婦女。
遠望凱旋門,似乎可以爬上去
凱旋門是挪用美國的經費蓋的、公園是中國政府送的,連公園的椅子都是飯店旅館捐贈的,上面還有廣告...
這個看起來有點老舊的櫃台是登凱旋門的入口
門票一張3000基普,約合新台幣11元。
爬樓梯的時後可以順便就近欣賞內部的雕刻
上面的空間都是商店,專做觀光客的買賣
建築是很老舊,不過這個是旋轉梯呢!
爬到第三層就可以俯瞰永珍市了,公園在凱旋門的東北邊,瀾滄大道繼續往東北延伸

放眼望去,永珍其實沒有太多高樓大廈,更沒有摩天大樓。
往西南邊看過去,就是永珍的市中心,盡頭就是湄公河。

其實永珍的佛寺也不少,先對寮式風格的佛寺留點印象。

政府辦公室(ຫ້ອງວ່າການລັດຖະບານ )
二樓商店的書攤。在寮國,會外語的人可以得到相對收入比較好的工作,而且會講中文的人,工資比會講英文的人還要高。
左邊紅藍白的旗幟是寮國的國旗(怎麼配色跟法國國旗一樣?應該是巧合吧...),右邊的紅旗是寮國人民革命黨(Phak Pasason Pativat Lao/寮文ພັກປະຊາຊົນປະຕິວັດລາວ)的黨旗。寮國人民革命黨是寮國的執政黨,也是寮國唯一的政黨,看顏色也知道走的是共產主義路線。
裸露出的建築物本體,是磚造的。
鄰走前再看一眼吧

我繼續揹著背包,沿著瀾滄大道往南走,盡頭就是寮國的總統府。
再會囉!
瀾滄大道(Avenue Lane Xang)
寮國的第二個郵筒,怎麼跟剛剛那個完全不一樣?
時間已經來到了早上10點多,10月底的寮國還是很熱呢,口乾舌燥的,剛好有間-便利商店
寮國也是有便利商店的,日用品的比例比台灣高,零食的價格還蠻便宜的,跟泰國有得比。
我在冰櫃裡挑了老半天,最後決定買這罐看起來很特別的「玉米奶」,連寶特瓶的形狀都做成玉米,還真是有心。這罐雖然沒有很大,不過也才6000基普,折合新台幣也不過22塊而已。原本我還在猜玉米奶會是什麼味道,結果真是「很玉米」!喝一口你就知道我在說什麼,我是覺得還蠻好喝的。

喝足降溫以後,我繼續沿著瀾滄大道往南走。左手邊這棟高大的建築是Talat Sao商場,LP說這是買紡織品的好地方,不過我沒什麼興趣,跳過!
從Talat Sao商場旁邊左轉來到Khu Vieng,這條路是一個市集,路邊停滿著嘟嘟車。
永珍的公車,跟之前去緬甸很像,都是台、日、韓這些國家淘汰的車子。
受到法國殖民的影響,法國麵包在寮國隨處可見,不用到麵包店裡面,在路邊的攤販都可以輕易找到。吃法有很多,熱的、冷的、甜的、鹹的、不加料的...不過蒼蠅也是頗多,腸胃道不夠強健的人請三思。
馬路的兩邊都是嘟嘟車,大概每走三步就會被問"tuk tuk?"
走了兩個街區往右轉是一個公車站,這裡可以搭14號公車前往佛像公園(Buddha Park),又稱作香昆寺(Xieng Khuan)。我是先來看個位置,晚點再去。不過這條路沒有路名(google map上玩全沒標),真的要找的話,只要記得:從Talat Sao商場旁邊轉進來到Khu Vieng這條路,然後走兩個街區右轉(或是有下載Maps.me APP的話,上面有標記Bus 14 to Buddha Park)。
繼續沿著這條沒有名字的路走,會看到一個天主教堂Sacred Heart Cathedral。寮國是個小乘佛教國家,即使是法國殖民後也沒有太大的改變,所以天主教堂在寮國並不常見。(相對於現在為天主教國家的菲律賓被西班牙統治304年[1594-1898],寮國在1893年淪為法國的保護國,直到1940年被日本佔領,前後還不到50年)

是的,斜對面就是法國大使館,也難怪這裡會有個天主教堂囉。
天主教堂的對面也有零星的幾座法式古建築

戒備森嚴的法國大使館,跟周遭的環境很不搭嘎啊...
沿著法國大使館的外牆來到了塞塔提臘路(Thanon Setthathirath),這是東西貫串市中心的兩條道路之一(另一條是桑森泰路[Thanon Samsenthai])。
沿著塞塔提臘路往西走,來到了玉佛寺(Haw Phra Kaew/寮文ຫໍພະແກ້ວ)。玉佛寺是瀾滄王國(ລ້ານຊ້າງ,又譯作南掌)國王塞塔提臘的個人寺佛寺,內部供奉著鎮寺之寶-祖母綠佛,是從清邁戰爭得來的戰利品。不過這尊祖母綠佛只在玉佛寺裡存放了214年,於1779年卻克里王朝第一代國王拉瑪一世圍攻永珍時被奪回,現存放於曼谷。
玉佛寺過去是皇家寺院,所以沒有常住的僧人,現在是個博物館,門票5000基普。
我沒有參觀玉佛寺,而是來到斜對面的施沙格寺(Wat Si Saket/寮文ວັດສີສະເກດ),恰好就在瀾滄大道與塞塔提臘路的交叉口。
請買票!外國人1萬基普(約合新台幣36塊)。
其實從外面就看得到:施沙格寺的庭院裡有很多高大的椰子樹和香蕉樹
穿過庭院

作畫中的老先生
施沙格寺始建於西元1818年,費時5年,建造者是瀾滄王朝分裂後的小王國-永珍王國的末代君主昭阿努(Anouvong/寮文ເຈົ້າອານຸວົງສ໌)。昭阿努曾經在暹羅接受過宮廷教育,因此施沙格寺也是仿照暹羅風格所建造。
昭阿努之所以成為永珍王國的末代君主,是因為他在西元1827年發動叛亂反對暹羅。叛亂的代價就是暹羅大舉入侵永珍,破壞了當時多數的佛寺。而施沙格寺因為建築風格和暹羅相近,得以在這次浩劫中倖免,也成為了永珍最古老的寺廟。暹羅征服永珍王國後,把行政中心就設立在施沙格寺。
中央的建築本體內部是不能拍照的
其實施沙格寺最精彩的部分是在周圍的迴廊
迴廊裡陳列著超過2000尊陶瓷或是銀製的佛像


套用那句:天氣好快門隨便按都好看。


迴廊的西側有一個小房間,裡面堆滿著1828年暹羅入侵所破壞的佛像。


外面的庭園也有一些金色的佛像,應該是後期才放置的

施沙格廟旁邊也是寺院,偶而可以看到穿著袈裟的僧侶
雖然我當時還搞不清楚這些擺設的意義,不過施沙格廟的庭院還蠻漂亮的(根據我後來的觀察,那些塔好像是類似牌位的東西)。
施沙格廟就在瀾滄大道的盡頭與塞塔提臘路的交叉口,而瀾滄大道的盡頭就是寮國的總統府(Presidential Palace)
沿著瀾滄大道看過去就是凱旋門
總統府大門深鎖,只能從外面窺探
沿著施沙格寺的外牆走,覺得這種人行道旁邊就是這些塔位的感覺很奇妙......

沿著瀾滄大道往東北走了兩個街區,然後轉進Thanon Bartholomie,這條路的盡頭是一個頗為詭異圓錐建築,上面覆蓋著雜草。
這是黑塔(That Dam/寮文ທາດດຳ),是座佛塔。永珍人相信佛塔裡面住著的七首那伽會在1827年暹粒軍隊入侵永珍時保護他們。那伽是(Nāga/梵文नाग)是印度神話中的蛇神。
黑塔周遭的這片區域就是永珍的市中心,或者說是歷史城區,大概是沿著湄公河東岸的一塊半月形的地區。塞塔提臘路(Thanon Setthathirath)和桑森泰路(Thanon Samsenthai)這兩條以瀾滄王朝君主命名的平行道路貫串這個區域。
這張應該很清楚了

這張標記上前面講過的那些地點, 瀾滄大道和塞塔提臘路的交叉口是施沙格寺。
從黑塔往南走,第一條碰到的大路就是桑森泰路(Thanon Samsenthai),這裡是觀光客的集中地,有很多餐廳、旅館、商店和按摩店。
永珍市有很多蠻漂亮的建築,但....
我想表達的是:密密麻麻的電線無所不在,同一座建築看起來可以差很多XD...
再走到下一條平行的塞塔提臘路(Thanon Setthathirath),這條路的兩側有許多金碧輝煌的佛寺。
勝利之寺(Wat Mixai),最早建於塞塔提臘執政時期(1550-1571),慶祝16世紀寮緬戰爭擊潰緬甸的軍隊。塞塔提臘在瀾滄王朝的地位大概就跟唐玄宗、明成祖是同一個等級的,他把瀾滄王朝帶向巔峰。
不過這個外觀看起來就不像是歷史悠久的建築。剛剛有提到,西元1828年暹羅入侵永珍,幾乎將永珍的寺廟破壞殆盡,勝利之廟是在1900年代後才重建的,採取了中泰的建築樣式。

再走過一個街區是巨佛像寺(Wat Ong Teu Mahawihan)
看了幾座佛寺以後,慢慢可以抓到寮國式的佛寺建築風格
同樣是建於16世紀時塞塔提臘在位時期,也同樣的經過翻修重建
寺院裡面常常可以看到穿著橘色袈裟的僧侶
顧名思義,之所以叫作巨佛像寺,是因為寺裡供奉著一座巨大的青銅佛像Phra Ong Teu,是永珍最大的佛像。
巨佛像寺的對面是另一座寺院Vat Haysoke(也作Wat Haysok)

Vat Haysoke是一座帶有中國風格的寺院,屋頂有五層。屋頂的邊緣有尖銳的鷹嘴勾。
有些建築我實在看不出來是做什麼的,看起來漂亮就拍一拍吧。

其實我有點累了(昨天根本沒什麼睡),再加上天氣很熱,索性放慢角度,躲在樹蔭底下休息、拍拍照。

路上有很多商店,這區基本上是觀光區,幾乎都有英文標示。先看一下從永珍出發的巴士價錢,心裡打個底。

日正當中,外面真的好熱。我找了間像樣的咖啡店做下來,點杯冰咖啡暢飲一番。咖啡在寮國是很流行的飲料,價格不貴,口味偏濃,但又不至於太酸。在這樣一間頗像樣的咖啡店點了這杯很大杯的冰拿鐵才16000基普,不到台幣60塊,清涼消暑又提神!

接下來...發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正當我喝著便宜又好喝的咖啡,享受悠閒的中午。外面來了一個女生,年約莫40歲。一開始我們各喝各的,當我從我背包裡面拿出昨天還沒吃完手捲時,他開始跟我搭話。

她來自馬來西亞,休假來這裡找他的叔叔(他的叔叔在這裡定居數十年了)。他的英文還不錯,而且也很能聊,我們聊了很久,順便聽他說一些寮國的故事以及好玩的地方。我們有講到一些有關醫學的事情,他講了一些他怕他抽菸會造成的問題。後來又提到他的叔叔也抽了很久的煙,我就直接的講出一些PAOD的(周邊動脈阻塞性疾病)症狀,他的叔叔剛好也有。我們大概聊了有一個小時,我說我下午想要去一些地方。他說反正他也沒事,可以帶我去走走。我不疑有他,想說有個人一起走也不錯。他問我可不可以先去他叔叔家,他想煮一些東西先吃,然後再一起去。我就跟他去了......

我們搭了嘟嘟車,距離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遠,我開始有點擔心。後來到了他叔叔的家,裡面擺設還算蠻得體的,應該是有一定收入水準的家。他去煮飯,我跟他叔叔聊了一下,順便幫他摸一下足背動脈的脈搏(反正她都跟他叔叔說了要讓我幫他看一下),脈搏還真的很弱(其實幾乎摸不到啦,這應該裝不出來吧?)。他叔叔要我寫下來他要看什麼醫生,並邀請我今天可以住他們家一晚。然後他煮完飯我就跟他簡單吃了一下(其實我沒什麼胃口,只想趕快去外面逛)。

期間,他叔叔有講到他在賭場工作,是做莊家發牌。他說這次我來得時間太短,下次有機會再來,他要教我一些贏錢的手法,這樣去賭場就不會被宰了(然後他講了很多世界各地賭場的事情,講得真的頭頭是道)。然後他跟我提到他有一個汶萊商人的好朋友,下午要來他家打麻將(真的是麻將)賭博,那個商人非常有錢,打麻將賭博只是他的興趣罷了。

吃完飯後我們休息了一下,他帶我進去隔壁的房間,裡面有個賭博的小桌子,一副撲克牌,還有各種不同顏色的籌碼(看來他真的在賭場工作)。他跟我講了二十一點這個遊戲(黑傑克),然後告訴我說,莊家有個公式:只要拿到兩張牌總和超過16點,他們就不會要求再拿牌,以增加勝算。然後說他當莊家的,其實可以看到他發出去的牌是多少點數,然後他有一些手勢可以作弊。像是:如果他用右手拇指以外的手指頭碰桌子,每隻手指頭代表兩點,所以可以比出2、4、6、8四種點數,然後大姆指放在桌子上代表1,所以配合其他手指頭可以比出1、3、5、7、9。然後如果整個手掌朝上,代表10點(不管10、J、Q、K在21點裡面都是10點)。同樣的手勢,如果是用左手比的,代表對手莊家拿到的牌的點數。如此一來,幾乎可以100%贏的所有比賽。他跟我練習幾次,確認我都會了以後,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汶萊富商剛好來了。他要我假裝不會玩麻將,只會玩21點,然後跟他外甥女一組跟富商賭博。其實我真的不想玩,但他要我陪富商玩個幾局再去外面逛,而且還塞了兩百塊美金給我,要如果富商要賭更大,就掏出兩百美金跟進。反正有作弊我一定會贏。

說實在的我真的不想玩,這種作弊的錢我拿了也不會心安。但那個富商就是進來了,於是我只能硬著頭皮跟他的外甥女一組,和富商玩21點。

想當然爾,我幾乎每局都贏,而且富商都只輸一點點。富商的賭性堅強,原本三四百塊美金,因為輸了就一直加碼(他真的從公事包裡面拿出一疊一疊美金)。我們雖然一直贏,但富商的賭注越來越大,連他叔叔塞給我的兩百美金都不夠用。後來他問我有沒有錢可以先墊。我說我沒有,但因為富商已經下注了,如果不跟進將會輸掉所有錢。他叔叔(發牌的)說沒關係,他可以先做擔保,如果沒錢他可以先墊(他還一直用腳踢我打暗號要我順著他的話說)。反正我只要沒出錢我就覺得算了把它熬過去就好,反正他叔叔甚至都還偷偷地把富商的牌亮給我們看,讓我們知道一定會贏。我說我等一下不再玩了,他叔叔就說好那就最後一輪,不管誰贏誰輸都不能夠不開心,都是朋友。結果最後一輪富商居然掏出兩萬多塊美金(是真的很厚一疊),我根本不可能生出這麼多錢。他叔叔依舊說他會擔保,但這次富商有意見了。富商覺得兩萬多塊美金金額太大,他一定要看到實體的錢他才願意攤牌。叔叔跟他盧了很久,最後決定我們先把牌收進保險箱,然後我們會想辦法去籌錢(他叔叔跟我說他會張羅)。富商說至少保險箱的鑰匙要給他,畢竟裡面的錢幾乎都是他的。再者,富商要求我們要擔保,但我真的沒有東西可以(願意)擔保。叔叔就要姪女先拿出他的手機擔保,放進保險箱裡面,也要我拿點東西擔保。最後我勉強拿出我的手機放進保險箱裡面。然後富商說他有事情必須先去忙一下,等我們弄到錢以後,再回來打開保險箱攤牌。

富商走了以後,叔叔跟我和姪女說,這兩萬多塊美金我們是勢在必得,因為富商的牌有20點,而我們剛好21點(他有用一些手法給我看富商的牌)。他說事成以後,我可以拿一萬塊美金,他的姪女可以拿兩千塊美金,但我們可能今天就不方便住在他家(講得一副怕被富商誤會我和他姪女跟叔叔是早就認識的)。他的姪女很興奮,但我們還是弄不出兩萬多塊美金。他叔叔說他會先去借,然後就出去了一陣子。大概幾分鐘後,他拿了一大堆美金鈔票和寮國的貨幣,說這樣大概一萬多美金。他說他會想辦法再去籌錢。並且問我說我有沒有辦法先去領個錢,先領出來錢充數一下。我只能說:我的額度沒有很高,大概也領不出太多錢。他說沒關係,他會先去籌錢,真的不夠再跟我說。

於是我就揹著背包,和他的姪女(以及另外一個他的兒子),坐著嘟嘟車先去街上晃。我們上路以後,他的姪女就開始很興奮的跟我說兩千塊美金他可以去好多地方玩,表現得很興奮。後來他叔叔就打電話來了(因為我跟他姪女的手機都被放進保險箱裡面,所以他打給他兒子),說他只能籌到一部分的錢,要我試試看有沒有辦法先領6000塊美金左右,先墊著,反正我們贏定了。我還是跟他說我的額度可能沒辦法,但他要我先去試試「不行也沒關係」。我只能硬著頭皮到ATM,也不知道昨天出發前我哪根筋不對,多帶了一張已經停卡的信用卡。我就在那邊操作假裝領不出錢來。姪女又帶我去旁邊的一張換匯店,要我試試看信用卡預借現金。櫃台的人問我要預借現金多少,我說了500美金(我怕萬一不小心領得出來就慘了),但姪女要我領多一點,還幫我說了個三千美金的數字。我堅持先領500美金看看,姪女也只能順著我,店家秀給我看那個預借現金的利率,我看了都傻了,還有點害怕真的有辦法借出現金。當然結果還是領不出錢來。其實我的心跳已跟很快,身體還在發抖,我跟姪女說是因為贏的金額真的太大,我這輩子沒看過那麼多錢,所以在抖。本來我想說:大不了我的iPhone SE就鎖在他家裡送他了,我只要想辦法逃走就好。此時我靈機一動,跟他說領不出錢的原因可能是因為信用卡安全機制,需要電話確認身份才能夠刷卡或是領錢(事實上信用卡公司也真的有這種機制啦),然後我還要假裝我也很想要賺到一萬塊(我真的覺得我超會演)。姪女說他要問他叔叔怎麼辦,我們先上了嘟嘟車,然後去了一間百貨公司。姪女跟我說:我們可以試試看去銀樓買黃金刷卡看看(因為富商說黃金也可以)。我跟他說我很怕被鎖卡,萬一刷失敗就會被鎖。於是他又打電話給他的叔叔,他叔叔說他想辦法跟富商溝通,說明信用卡安全機制的問題,於是把我的手機送來百貨公司給我。此時我的東西全部到手了,剩下就是想辦法演戲。
剛好我的手機在永珍一點訊號也沒有(完全不需要演),我特地把手機語言改成英文版,讓他看得懂「沒有服務」知道我沒有唬他(就算真的有訊號了,我打過去立刻就會用中文叫他把我的卡全部停掉)。姪女還是不死心,跟我去銀樓問銀樓的店員要怎麼辦,還好店員也幫了我一把:「信用卡真的有這種安全機制,一定要本人的號碼才可以,但沒收訊就真的沒輒。」
我們又秏了一陣子,後來他叔叔打來說要先找間旅館給我住,明天再打算。於是我們回到了市區,我堅持要自己挑旅館,後來挑了一間10美金的hostel,姪女說明天早上要跟我約在外面的街上再想辦法怎麼籌錢賺到那兩萬多塊美金。

等他走了以後,我鬆了一口氣,跟hostel的一個新加坡女生講起這件事情,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居然有這樣厲害的詐騙手法(比台灣還有南美的那些手法高竿太多)。如果一起了「貪念」,很容易就落入這個可怕的陷阱當中。好在我從頭到尾都不想要那些錢,就算我們一直贏一直贏,我也完全沒有想要拿那些錢(拜託,出來旅行一天莫名其妙騙到人家一萬多塊美金,誰能睡得心安?)還好我夠冷靜,在極度慌亂的情況下,最後居然還想到辦法把手機給弄了回來。再者,他們聯絡溝通的時候都故意講英文,為了要讓我聽懂,不讓我起疑。
後來冷靜想想,這中間有太多破綻。富商每次拿一疊美金出來換籌碼的時候,叔叔從來沒有一張一張點鈔就發了籌碼給富商。叔叔偷偷亮牌給我看(怕我沒看清楚作弊手勢)的時候富商居然都沒有發現。為什麼每個環節都接得這麼剛好?像是教完我作弊手法以後剛好富商來,富商為什麼一直輸還要一直瘋狂加籌碼。為什麼富商每次的點數剛好都比我少一兩點而已(為了製造富商很有把握的假象?正常玩21點我從來沒有每次都拿到這麼好的牌過)。富商只有20點,沒有100%的把握,怎麼敢突然一次加碼到兩萬多塊美金?為什麼嘟嘟車會剛好在他叔叔打完電話以後就到了ATM和換匯所?

唯一無法解釋的巧合就是:為什麼叔叔剛好也有PAOD的sign?(應該是因為他們很厲害,什麼東西都能接話)。

今天兩件事情救了我:不貪心和冷靜。共勉之。

我回到旅館的時候嘴巴非常乾,而且心跳極快,可見我交感神經有多興奮。我旅行至今,第一次這麼可怕的手法。
(附上今天在叔叔家,姪女煮的午餐)

事後分析一下整件事情:
1.確實,如果是當地人,遊客通常都會有警戒心,講話也會很小心。姪女一開始把自己的身分拉到外國人,是讓旅客卸下心房的第一步。(通常背包客都還蠻願意跟其他旅人交流的,也是被逮中的弱點)
2.從頭到尾都要表示自己幾乎口袋空空:打從一開始我就說我沒錢需要領錢(也不提自己身上有500多美金現鈔),如果他一直提醒我要領錢,我自然會提前心防。在富商第一次加碼到超過叔叔塞的錢以後,姪女小聲的問我有多少錢可以先墊一下,我也假裝很緊張說我真的沒有錢需要去領。所以我連小額的幾百美金也沒有失去。
3.其實會精心策劃這麼複雜的騙局,他們目的也不會是要謀財害命(不然直接搶劫就好了,用不著還要來設計個賭局)。這點其實全世界的騙術、技法都是一樣的。想減少損失的話,就要抓住他們的心理:貪得無厭,貪越多越好。當我抓住這點以後,就換我開始設計他們,我相信他們玩了一個下午絕對不甘願只得到一隻爛手機。在我確保我在安全的地方(公共場所)後,我就不急著溜走,而是要想辦法討回我的手機。
4.當然前一天在臉書上發文前,我還不知道有人用過這種手法了。只能說第一個想到各種騙術的人都是絕頂聰明的,那種需要靠騙術來維生的人多半不是什麼有腦筋的人(不然他有更多機會去賺錢),所以他們不會改劇本,連商人來自汶萊、是個同性戀這種細節都沒變,真是好笑。聰明的人在後面設計劇本,笨蛋就是在前線照表操課,好像詐騙集團都是這樣的組織?


下面這張圖,是我在抵達叔叔家以後,偷偷的用Map.me記錄下來的位置。紅色的標籤是永珍另一個著名的地標塔鑾(Pha That Luang/寮文ພະທາດຫຼວງ),藍色的箭頭就是叔叔家的位置。

抵達寮國第一天就遇上這麼掃興的事情,還好最後財務不失,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浪費了一整個下午,沒去到原本想去的佛像公園跟塔鑾。回到旅館後我放棄了原本一直很期待的按摩(聽說寮國的按摩很便宜),待在hostel把這一切記錄下來。

希望明天開始可以一切順利,晚安,永珍!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