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 永珍-旺陽(Vang Vieng)

按我留言
《佛像公園(ວັດຊຽງຄວນ)》

經歷了昨天的一場詐騙後(詳見前一天日記的最後一段),今天我也懶得管她,睡到爽再下樓吃早餐,反正就算她堵在門口要我「一起去籌錢」,我也早就準備好一萬個理由要敷衍他了(其中一個是跟hostel的新加坡女生串通好讓她當個台灣旅客,然後假裝我的信用卡被鎖了,只能跟她借錢之後再還她)。當然不知道她是等太久了還是根本沒來,我之後就沒再看過他了。

我昨天住的Green Box capsule Hotel膠囊旅館,在桑森泰路(Thanon Samsenthai)上
 其實就是一般的青年旅館,不是真的一個一個膠囊。
 一晚10美金,乾淨度和舒適度都不錯,房間有冷氣。裡面空間寬敞,有兩個插座,下面的櫃子也夠大,還附早餐。

吃完早餐後,我想說去街上換個錢,順便買張SIM卡來上網。Hostel遇到了新加坡女生今天準備回國,早上也沒有什麼事情,就陪我到街上。沒想到今天是星期天,街上頗為冷清,電信公司也沒有開,一時之間也找不到換錢的地方。結果新加坡女生把她的SIM卡送給了我、借了我一點錢,還陪我去搭公車^_^

原本我打算一早就離開永珍,因為昨天的事件讓我對這個首都有點小陰影。但永珍兩個我原本最想去的地方都沒有去到實在有點可惜(原本昨天下午就要去了),時間有限,塔鑾(Pha That Luang/寮文ພະທາດຫຼວງ)和佛像公園(Buddha Park/寮文ວັດຊຽງຄວັນ)只能選一個,最後我選擇了佛像公園。

從永珍市區往佛像公園要搭乘14號公車,從Green Box capsule Hotel走過去搭車處不用10分鐘。
車況比我想像中的好,而且冷氣還蠻強的,應該也是日韓台國家淘汰的車種。
從永珍市中心到佛像公園的直線距離有17.5公里,而且公路一部分是沿著湄公河修築的,所以會繞個大半圈。

剛從永珍出發的時候車上人很多,所以我沒有把相機拿出來拍照。

從上面這張地圖可以看到:永珍其實位在寮國和泰國的邊界。兩國之間有一座澳洲政府出資修建的泰寮友誼大橋(Thai–Lao Friendship Bridge)。雖然永珍市也在湄公河畔,但泰寮友誼大橋距離永珍市區卻有20公里,原因是泰寮友誼大橋的對面就是泰國的廊開市(Nong Khai city)。
14號公車會先繞進去寮國這邊的海關,畢竟這台公車主要的行駛目的其實是把接送來往永珍市跟友誼大橋的民眾。所以無論是要從永珍前往廊開或是從泰國那邊來寮國的旅客,都可以善用這台14號公車。
從海關離開後,幾乎全車的乘客都下光了,我就可以大喇喇地把相機拿出來。這條就是從永珍過來友誼大橋的公路。
只能拍到友誼大橋的一隅。泰寮友誼大橋完工於1994年4月8日,是湄公河下游第一座跨河大橋,也是湄公河第二條跨河大橋,全長1.17公里,耗資1900萬英鎊。
除了車輛可以行駛以外,友誼大橋也可以供火車行駛,在火車通過的時候車輛必須暫停行駛。
再開了一段路,路況突然變得很糟,塵土飛揚。
途中經過許多佛寺
最後這段路是沿著湄公河修築的,對面就是泰國的廊開(Nong Khai city),也是廊開府的首府。
看到亮點了嗎,No Wifi......
寮國的佛寺
不解釋...
這是...佛像的背後有芭蕉扇??
比直線距離整整多出了1公里,從永珍出發約55分鐘,抵達了佛像公園。

14號公車的外觀,車資是6000基普(約新台幣22元)。
佛像公園的外觀並沒有很起眼,我是靠著maps.me的地圖跟司機說要下車的。不過我一上車跟司機說"buddha park",他好像也聽得懂(應該很多觀光客都要來這)
佛像公園(Buddha Park),又叫香昆寺(Wat Xieng Khuan/寮文ວັດຊຽງຄວນ),由巫師Bunleua Sulilat建於1958年。裡面一尊巨大的臥佛至今仍被當地佛教徒供養著。佛像公園的位置在名為Thadeua的村莊附近,在永珍市東方25公里,離友誼大橋不遠。
佛像公園的門票5000基普,約合新台幣18元。
天氣很好,但接近中午的時候真的蠻熱的!
這座南瓜形狀的建築是佛像公園最著名的雕塑之一,裡面有三層,分別代表地獄、地表(人間)和天堂三個層次。遊客可以從前方那個三公尺高的邪靈嘴巴進入這顆大南瓜,然後爬上階梯從地獄到天堂。
背對著大南瓜,左前方就是這尊巨大的臥佛。
這尊巨大的臥佛長40公尺,是佛像公園當中最長的雕刻。
公園內的雕刻有佛教的佛像以及印度教的神祇,多由鋼筋混凝土打造。


有些雕塑裝飾精細,有些則看起來有點古怪,都是Bunleua Sulilat自己獨特的風格
雕塑的種類包括人、神、動物以及惡魔
Bunleua Sulilat(1932-1996),泰國廊開人,佛像公園的雕刻者。本身是一位薩滿教的祭司,在越南學習的時後融入了佛教以及印度教的思想。傳說中,他在年輕的時候掉進了一個洞穴,然後就在那和他的心靈導師Keoku隱居了起來。在他「出關」以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建造了這座佛像公園。1975年寮國共產黨-人民革命黨軍隊推翻了親美國的寮王國,取得政權建立了寮人民民主共和國以後,Bunleua Sulilat擔心政治上的迫害,逃離了寮國,渡過了湄公河回到泰國的廊開,又建造了另一個佛像公園Sala Keoku,名字裡面有Keoku就是為了紀念他的心靈導師。


最靠近湄公河畔的一座建築,有點像是吳哥窟的佛塔可以爬上去
從佛像公園可以遠望湄公河
這我真的看不懂,孔夫子?


其實不得不說,這個佛像公園雖然真的蠻詭異的,但真得頗適合拍照。
這些雕塑看起來好像是數個世紀前的作品,但其實也才不過50年而已。

這位看起來有點像巫師的大叔,一直搭訕靠近的外國人
感覺是在賣藝的,但不是很確定。


如果是職業的攝影師,應該可以待在這個地方很久



佛像公園並不大,真的繞一圈其實不會花很多時間
進入邪靈的嘴巴囉!
第一層是人間


最上層是所謂的天堂,大概在陰暗的南瓜內部鑽了很久,突然豁然開朗的感覺就是天堂吧?!
南瓜的頂端是一顆樹的雕刻,這是所謂的生命樹嗎?
從「天堂」可以俯瞰整個佛像公園,其實也就這麼大而已
難得來張自拍。
iPhone全景

一直換鏡頭很麻煩,換上廣角鏡以後再拍一圈


走回湄公河畔這座可以爬上去的佛塔
另外一個角度俯看佛像公園


這不知道是不是七首那伽

我已經訂了下午兩點前往旺陽(Vang Vieng)的車票了,所以不能無限制地逗留在佛像公園。參觀了約莫1小時,我又走回大馬路上等車。佛像公園對面有些餐廳和商店,還標記個"BUS STOP"讓旅客知道在那邊等公車回永珍。
這張只是想要表達這裡的路況,塵土飛揚。

回程的時候花的時間比較長,因為公車一樣會繞近寮國海關。在寮國海關的時候車子停了很久,好像是要等車子坐滿了才發車。我心裡很焦急,因為每天從永珍出發前往旺陽的車就只有早上下午各一班,如果沒搭到,我又要浪費一天了...

我回到永珍的時候大概下午1點15分,走回Green box capsule hotel大概1點20分。原本櫃台的人要我1點左右先在旅館大廳等,因為通常2點發車是指從巴士總站的發車時間,在那之前會有接駁的車輛把乘客從各個旅館載到巴士總站。

不過櫃檯的人說還要等一下,我問說可不可以先出去買點東西吃順便換錢。他說好。

人力拾荒車
永珍市中心很容易可以找到便利商店,我買了點心麵和Schweppes,這樣也才7500基普(新台幣27元)。

車來了,但都快兩點了...
從永珍到旺陽(也譯作萬榮)的行車距離約157公里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台小巴並沒有載我們到所謂的公車總站,而是直接一路開到旺陽。車資是5萬基普(約合新台幣180元)。其實在旅館訂票的時候,雖然發車時間一樣,但VIP Bus的票價是5萬基普,而Minivan的票價是5萬5千基普。VIP Bus其實就是比較大的車而已,我想是因為沒有湊足人數,所以直接把我併到Minivan去了(旅館訂票應該都是有抽成的,所以他們比較有空間可以調整車輛)。

途中在一間加油站加油,看起來一般汽油的油價是每公升8070基普(新台幣29元),而柴油則是每公升7080基普(新台幣25.5),大概比台灣貴一點。
沒有所謂的高速公路,最好的路就是一般的柏油路了。大約開了兩個多小時,我們在公路旁的一間餐廳停車休息。
這就是往旺陽的公路,其實路況還可以,就是沒辦法開很快。
畢竟沒有吃正餐,我買了一支玉米嚐嚐,價格不小心漏計,但印象中不貴。
還有一些熱狗、烤肉等烤物...
老闆娘兒子的燦爛笑容
永珍其實已經沒有什麼大城市的氛圍,郊區幾乎都是很原始的景色
快到旺陽的時候,小巴好像又變成了公車,載路邊的居民一程
150公里左右的路程最後花了近4個小時才抵達旺陽,平均時速還不到40公里XD...

小巴沒有開到旺陽的巴士總站,而是在一間旅館Malany Villa 1放大家下車。在寮國旅行,大家似乎已經習慣跟旅行社或是旅館訂車票,而車資通常會包括接駁到巴士總站的費用,雖然一定比直接到巴士總站買票貴一些,不過寮國的消費水準本來就比較低廉,即使被抽成一點,也不是什麼大損失。
這張是旺陽觀光區的地圖,多數的旅館和商家是沿著南宋河(Nam Song River)的東岸設立,距離主要幹道-13號公路也不是很遠。我下車的地點Malany Villa 1就在下圖紅色圓點的位置,也為在觀光區裡面。
旺陽是個小地方,一切都很簡單,往河的方向(西)走就對了
我住的旅館是Domon Guesthouse,不過無論是Dormitory還是單、雙人房都已經滿了,所以我只能住一晚15萬(約新台幣539元)的三人房!不過這間三人房的好處是-門一打開就可以看到河景和山景。
寮國的主要觀光區幾乎都有英文、寮文、韓文和中文標示,甚至有日文和泰文。就算一句寮文也不會也沒有關係...

我幾乎逛遍整個大街小巷,只為了找一間餐廳。最後我回到旅館旁邊的這間餐廳。
看!這就是傳說中的「六人行(Friends)」。之前就在網路上聽說這裡很多餐廳或是青年旅館都會播放六人行或是一些美劇,讓那些想要放空的歐美背包客可以賴在這裡一個下午。
我點了一碗湯麵,味道還不錯(不過我猜這裡每間餐廳的菜單應該都大同小異),一晚2萬基普(約合新台幣72元)
然後檸檬汁一杯
旺陽是個被韓國人攻佔的地方,商店裡面充滿著韓國的食物和用品。這是因為韓國綜藝節目《花樣青春》(꽃보다 청춘/꽃보다 靑春)第一季曾經來此拍攝,說旺陽是個便宜的年輕背包客天堂。如同玻利維亞的烏尤尼(Uyuni)、智利的聖佩德羅德阿塔卡瑪(San Pedro de Atacama)這些地方,韓國遊客的比例有很不尋常的暴增。

第一晚抵達旺陽,我沒有帶相機出門,而是用眼睛單純感受這個小地方的活力。主要幾條街道上都是因應觀光而生的商家,除了吃以外其實我最大的目標就是「按摩」了!幾乎每隔兩三間店面就能看到一間按摩店,價格非常便宜。我按了最基本的寮式全身按摩也才6萬基普(新台幣216元),小費我給10%。比較附近的幾間按摩店,甚至還有5萬基普或是更低的價格。我這幾天按了幾間按摩店,發現他們的特色都很像:按摩店的外觀都頗為光鮮亮麗,不過一進到隔廉以後,後面的裝設就變成很簡陋了。
雖然人家說比起龍坡邦和永珍,旺陽的按摩水準比較沒有那麼高,不過反正這麼便宜,就算當成來放鬆休息的也不用強求太多。

來到旺陽,圍繞在我周遭的幾乎都是歐美日韓中泰觀光客和背包客,相對的安全感上升了許多,也逐漸淡忘昨天在永珍遇到詐騙集團的那種不安感。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