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3 克拉科夫舊城-奧斯維辛(Oświęcim)-克拉科夫

11 則留言
《奧斯維辛集中營大門上的標語-Arbeit macht frei》




克拉科夫也不易外地陰雨綿綿。反正離開俄羅斯以後,我已經對於晴天不抱有太多的期待了。

來波蘭基本上一點功課也沒做,來到克拉科夫也只為了去看集中營,卻不知道克拉科夫是波蘭的舊首都。下面這張照片是從Hostel Submarine的窗戶拍出去的
克拉科夫現在是波蘭的第二大城,是波蘭在二戰中,少數倖免於戰火的城市。保留大量完整的中世紀和文藝復興建築、紀念物。克拉科夫歷史地區現今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原本今天只打算去奧斯維辛集中營的,但耳聞克拉科夫的精采以後,決定在搭車去奧斯維辛之前,盡可能地把握時間好好逛一下舊城。



Hostel submarine的斜對面有一座很明顯的碉堡,這是克拉科夫外堡(Kraków Barbican,波蘭文barbakan krakowski)。

作為守衛舊城的前哨,外堡位在舊城城牆的外面。

堡壘的內部現在是克拉科夫城市歷史博物館(muzeum historyczne miasta krakowa),不過這個季節和時間點並沒有開放。



外堡的後方就是舊城的城牆。城門是聖弗洛瑞安城門(St. Florian's Gate),建造於13世紀末,被認為是克拉克夫舊城的主要城門。
城牆的北面(下圖)可以看到象徵皮雅斯特王朝(Piast Dynasty)的老鷹;南面刻有王朝的守護聖人-聖弗洛瑞安(St. Florian)(南面的照片可見於本篇日記的倒數第8張照片)。
※皮亞斯特王朝(966-1385)是波蘭史上第一個封建的王朝。
這是克拉科夫舊城的簡單地圖,我住的Hostel Submarine位在Basztowa上,東南方就是克拉科夫外堡(Kraków Barbican)。外堡的南面就是聖弗洛瑞安城門。

克拉科夫舊城的城牆最早建於13世紀末,長3公里,有47座瞭望塔和7個城門。
進了城門以後,筆直往南的這條路是Floriańska,可以一路往南通到主要市集廣場(main market square)。Floriańska的兩旁有很多紀念品店和餐廳
Floriańska的盡頭就是聖瑪利亞教堂(The Church of St. Mary/波蘭文 Kościół Wniebowzięcia Najświętszej Maryi Panny (Kościół Mariacki)),也譯作聖母聖殿。
哥德式建築的聖母聖殿建於14世紀,位在主要市集廣場上。教堂原本興建於西元1221年,在蒙古入侵時被破壞,於1290-1300年之間重建於原來的地基上。
較矮的塔樓高69公尺,作為鐘樓。較高的塔樓高81公尺,曾作為瞭望塔。
鐘樓每隔一小時會響起號角聲,叫做Hejnał mariacki,意為聖瑪利亞的黎明(Saint Mary's dawn),也稱作克拉科夫頌(Kraków Anthem)。號角聲會在中途中斷,為了紀念13世紀克拉科夫著名的號手。他在蒙古入侵前來到聖母聖殿的塔樓發出警報,因而被射中喉嚨身亡。


聖母聖殿旁邊就是主要市集廣場(Main market square)。這個廣場是中世紀歐洲最大的廣場,長200公尺,面積約40000平方公尺。雖然說我一點也不覺得這個廣場有多大,不過這堂波羅的海之旅所見的各個廣場實在都不怎麼大....
廣場上最醒目的這排建築是紡織會館(Cloth Hall/Sukiennice),是一座文藝復興建築。最早興建於13世紀,當時只有兩排的貨攤。在卡齊米日(Kazimierz Wielki)的統治期間,原建築被新的哥德式建築所取代。但只維持了兩年就被毀於祝融。
15世紀時,紡織會館是東方的各種貨物的進口來源(香料,絲綢,皮革和蠟 )。克拉科夫本身出口紡織、鉛和來自維利奇卡鹽礦的鹽。
現在所看到的美麗建築,是出自義大利藝術家之手,早已成為克拉科夫最重要的地標。



介於紡織會館和聖母聖殿之間有座亞當·密茨凱維奇紀念碑(Adam Mickiewicz Monument)。他是波蘭著名的浪漫詩人,在波蘭被俄羅斯、普魯士和奧地利瓜分的時期,詩歌是喚起對祖國記憶和認同的來源,讓波蘭人不要忘記獨立。雖然他不曾到過克拉科夫,但他死後遺物被送到克拉科夫,且埋葬在舊城南邊的瓦維爾大教堂(Wawel Cathedral)。

紀念碑的南邊是聖亞德伯教堂(St Adalbert's Church/波蘭文Kościół św. Wojciecha),為克拉科夫最早的一座石砌教堂。
該教堂最早建於11世紀,後來的羅馬式教堂建在原本的地基上。18世紀時,又重建了巴洛克式的建築,不過地窖仍然是原建築的。
最早的教堂興建早於克拉科夫大憲章(Great Charter)頒布(1257)前,該憲章訂出了主要市集廣場的範圍。因此聖亞德伯教堂使得廣場的南端並沒有呈直角。
真的扼腕....為什麼當初沒有想要多待在克拉科夫一天呢…害我只能匆匆瀏覽.....臨時動議的行程多少還是帶了些遺憾。我總不能為了逛克拉科夫而放棄奧斯維辛吧.....
紡織會館的旁邊是市政廳塔樓(Town Hall Tower),是市政廳至今唯一遺留下的建築。

塔樓建於14世紀,不過巴洛克式的穹頂(cupola)則是在18世紀加上去的。市政廳的建築毀於19世紀,剩下來的塔樓是該複合建築的主要部分。塔樓在夏天有開放,可以一覽克拉科夫全景。

看看潮濕的地面就知道天氣不好,不過主要市集廣場真的蠻漂亮的。無緣大晴天阿.....

市集廣場的南邊是筆直的大道GRODZKA,可以一路通往瓦維爾皇家城堡(Wawel Royal Castle)
我掙扎了好久(其實只有一分鐘),最後決定放棄10點往奧斯維辛的車,改搭10點35的。這樣一來,就可以多那麼一點時間來逛就成了^_^
但其實也只多了35分鐘,一路往南走只會離巴士站越來越遠,因此我的腳步一點也不敢放慢...
沿著GRODZKA往南走,到了Dominikańska的交叉口稍微往左邊一瞄,就可以看到這座聖三一教堂(Holy Trinity Church)
Dominikańska上有路面電車行駛,聖三一教堂又擠在建築群當中,實在很難找個好角度拍照。加上時間又很趕,沒時間好好取景。幾乎是拍了一兩張就閃人了......
會到GRODZKA繼續往南走,不太可能錯過這座聖彼德和聖保羅教堂(The Church of St. Peter and St. Paul。)
這座教堂是波蘭第一座巴洛克式的教堂,其正面(facade)是參考羅馬的耶穌會教堂(Jesuit church)

GRODZKA南邊的盡頭就是聖吉爾教堂(The Church of St. Giles),教堂的前方是卡廷十字架(Cross of Katyń)。
聖吉爾教堂據說出資於波蘭王子瓦迪斯瓦夫一世·赫尔曼(Wtadystaw I Herman)與其妻Judyta。傳說中,這對夫妻一直苦於沒有子嗣,直到他們送禮物到普羅旺斯(聖人聖吉爾的遺物存放處)後,Judyta才懷孕。為了紀念這個事件,才建造這座教堂。
卡廷十字架則是紀念死於蘇維埃政權罪行下的波蘭受難者,包含1940年的卡廷大屠殺。
聖吉爾教堂對面,就是想要忽略掉都很困難的瓦維爾皇家城堡(Wawel Royal Castle)
城堡位於隆起的瓦維爾山丘(Wawel Hill)上,是波蘭過去的皇城所在。現在作為藝術博物館,收藏許多義大利文藝復興的畫作、雕刻以及文件。不過到了這裡已經過了10點,實在沒有時間繼續逗留,只好加速往車站前進T_T.....
瓦維爾城堡的對面是聖貝納迪諾教堂(Church of St Bernardino)
到處都流行這種和世界各大城市距離的路牌
美麗的城堡,有緣見上一面,希望來日有機會能再次邂逅~
我知道如果我再沿著舊城內部走,我肯定會因為一直停下來拍照而錯過巴士。於是,我繞到舊城外,沿著świętej Gertrud往北走。świętej Gertrud是一條有路面電車行駛的大道,往北會接續Westerplatte通往克拉科夫火車站。
簡單的地圖
路邊隨手亂拍,這是克拉科夫市的消防總部(Komenda Miejska Państwowej Straży Pożarnej)
看到Polonia Hotel就知道車站到了
克拉科夫火車站(Dworzec PKP)!昨晚花了不少時間從巴士站穿越鐵軌,才找到旅館,今天要走回巴士站相對簡單多了。
我是用奔跑的方式衝到巴士站,深怕搭不到前往奧斯維辛(Oświęcim)10點半的巴士。找到月台的時間是10:33分,不過巴士遲遲沒有出現。後來一問之下,才知道這班巴士今天故障停開....
挖哩勒.....
來到波蘭可絕對不能錯過奧斯維辛(不然我來這裡幹嘛阿.....),就算噴大錢搭計程車也要去!
還好問了車站人員,得知從地下停車場還有別的小巴士開往奧斯維辛,發車時間是10:45。
其實旅館提供的巴士時間只是某間巴士公司,前往奧斯維辛的巴士還有其他營運的公司。
車票不是在櫃台買,而是上車付錢,單程12PLN,來回24PLN。我實在不應該先買來回票的,不但沒有比較便宜,也不能劃位。更重要的是,回程的時間就被這間巴士公司的發車時間給綁死,想要提早或是延後搭別的車回來也不行.......
奧斯維辛位在克拉科夫西南方60公里遠,行車時間約莫1個半小時。小巴停在奧斯維辛一號營區的停車場。
沿著石板大路走,不難找到集中營。
大老遠就看到許多大型遊覽車,沒想到這裡如此有名阿....在這種季節還這麼多遊客
這是一號營區博物館的入口。一號營區就是一般人常提到的奧斯維辛集中營;另外,三公里外有個二號營區叫做比爾科瑙(Birkenau),也就是一般人最常見到照片有鐵軌的那座集中營,後面會有照片。
博物館建築物旁邊有個小型的書店
裡面有賣各種語言的簡介、明信片和書籍
中文的小簡介只有簡體版的,一份5PLN(約50TWD),雖然內容不是那麼得多,而且又是黑白的,但當作導覽卻是頗值得買的。
早餐還沒吃,而且預料這一逛下去可能會一路走到天黑。所以還是在餐廳裡將就一下。因為也不怎麼好吃,就不用做介紹了。漢堡肉9PLN,馬鈴薯泥3PLN,檸檬茶5.5PLN總共17.5PLN(175TWD)。
這是他的菜單,沒甚麼厲害的食物。餐廳和博物館在同一棟建築裡面。
雖然遊客很多,但餐廳卻沒幾隻小貓.....
奧斯維辛集中營這座記錄著歷史傷痕的博物館當然是不用收費的,但如果跟導遊的那種團體則要額外收費。我個人是沒有參加導覽團,裡面的英文解說非常得多,未必需要跟導覽。而且我個人偏好慢慢地看,不喜歡被團體給綁死。
 這是1號營區(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地圖。
1940年,德軍為了關押波蘭的政治犯而建造了奧斯維辛集中營。一開始他就是個播害和屠殺波蘭人的場所,隨著時間的推移,德軍開始從歐陸各國押解戰俘來到這裡,以猶太人為主。
除了猶太人以外,蘇聯戰俘、吉普賽人、捷克人、南斯拉夫人、法國人、奧地利人、甚至是德國囚犯也都被送到這裡。
1939年,波蘭軍隊於九月戰役敗給德軍後,奧斯維辛以及周邊區域被劃為德意志第三帝國的版圖。年底,弗洛茨瓦夫(Wrocław)的德意志黨衛軍和憲兵總部提出了建造集中營的建議。藉口是西里西亞地區(Śląsk)監獄太過擁擠,並且有必要在西里西亞地區和德國占領區進行大規模拘捕波蘭人民的行動。
奧斯維辛之所以被選為集中營的建造地點,是因為這裡曾為波蘭軍營,地點隱密,且地處偏僻,易於自身發展。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奧斯維辛鄰近一條重要鐵路(一號營和二號營中間剛好就有鐵路跨過)。
1940年4月,集中營正式開始建立。魯道夫·弗蘭茲·費迪南德中校(Rudolf Franz Ferdinand Höss)任第一個指揮官。6月14日,蓋世太保(Geheime Staatspolizei,縮寫:GESTAPO,即納粹時期的秘密警察)將首批728名來自塔爾努夫(Tarnów)監獄的波蘭政治犯。
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大門上就是這句「膾炙人口」的諷刺標語:Arbeit macht frei(勞動帶來自由)。殊不知,進到這座集中營的人,鮮少能夠活著走出去.......
數以百計的蘇聯戰俘死於這裡,為了採石擴建這個集中營....
有些人死於營養不良,有些被納粹黨衛軍或監工拷打致死....
電網也是集中營的一大重點。即便大戰早已結束,集中營早已解放,我站在電網裡面仍能感受到一絲的絕望與無奈.....


如果囚犯試圖逃脫,就會被射殺並在這裡示眾,已達警惕其他人的目的....


當囚犯們列隊行走時,樂隊會在這裡演奏進行曲。此舉是當囚犯們上工和結束工作時,行走腳步更一致,方便清點人數。


若波蘭囚犯逃脫,其家族成員會被逮捕並送往奧斯維辛。
每座建築物幾乎都長得一樣
從1941年10月7號到1942年3月的五個月當中,逾九千人死於飢餓、過勞、納粹黨衛軍的暴虐行為、毒氣或射殺。拒絕勞動者則被強制赤裸著凍死於寒冬中.....
這張導覽上的奧斯維辛1號集中營的平面地圖,可以看得出來整個集中營的建築排列非常整齊、單調。對應更下面的那張Google map,這張平面示意圖的上方是東南方。





這是蓋世太保營地的所在。任何被懷疑要煽動抵抗運動或是企圖逃跑者,都會在這裡被處死。

前面提到的魯道夫·弗蘭茲·費迪南德中校(Rudolf Franz Ferdinand Höss),即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第一任指揮官,在二戰後被波蘭國家最高法院判處死刑,並在這個絞刑架被吊死(1947.4.16)。
蓋世太保營地的旁邊,就是毒氣室和1號焚化場
這根巨大的煙囪,令人永遠也忘不了......
這是個令人難過的地方。數以千計的人在這裡被納粹謀殺....
這就是毒氣室,想像一群人聚集在此,大門封閉後從上方的小孔灌入氯化氫,15~20分鐘後室內的人全數死亡.....
火葬場是根據保留下來的三個焚屍爐鋼鐵部分恢復而成的兩個焚屍爐。每個爐子可以容納2-3具屍體,一天可以焚燒350具屍體.....
即便是部分修復,看了還是非常震撼....


火葬場和毒氣室在1942年(左)和今日(右)的平面圖
每個人都是帶著沉重的心情走出....


在集中營的生活中,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就是每天的點名....



這個崗亭的作用是讓黨衛軍人員執行點名以及在惡劣的天氣中,收集囚犯數量報告用。

炊事營
炊事營的前方是一個正方形的點名廣場。黨衛軍在此進行點名,這裡也有絞刑架進行囚犯的公開處決。1943年7月19日,黨衛軍以懷疑12位波蘭人意圖協助三名囚犯逃跑以維繫和外界的聯繫而處決了這12名波蘭人。
這起對12位波蘭人的公開處決,是該廣場進行最大宗的處決事件。

第19-21和第28號建築為醫務室(infirmary)。對囚犯來說,這是火葬場等待室(the crematorium wating-room),因為醫療資源非常短缺。
從1941年起,黨衛軍醫在此進行「篩選」。那些被人為沒有機回回到工作崗位的病囚,被注射致死藥物或是關進毒氣室....
黨衛軍醫也在此對活人進行醫學和藥物的研究,許多囚犯因此死亡或是遭遇永久性的傷害...
20號建築

位在第10和11號建築之間的是死亡牆(death wall)。



黨衛軍在死亡牆前槍決了數千名囚犯,主要是波蘭人。也是個令人難過的地方....
10號建築面向死亡牆的空地一側的窗戶全部被木板封死,以免在執行處決時被外人看到。
死亡牆旁的第11號建築稱作死亡樓(death block)。死亡樓獨立於集中營的其他部分,地下室有集中營監獄,監獄和一樓還保存著當年的原貌。
死亡樓各層的平面圖



女性囚犯的浴室。囚犯在處決前要先脫光,然後被引導到死亡牆前被射殺
可以窺見死亡牆所在的庭院
男性囚犯也一樣,被處決前在此脫光衣服。

1941年9月,第一場集體屠殺實驗,在死亡樓的地下室,以氰化物的毒氣施行.....
600位蘇聯戰俘以及250位波蘭病囚在此被無情的屠殺....
死亡者名單不計其數....
各種刑具:吊刑(將雙手反綁於身後,再吊在柱子上)架(左),鞭刑椅(中)以及攜帶式絞刑架(右)

1941年10月15日,Jerzy Karwat在死亡樓被凌虐致死,因其參與反抗佔領勢力的武裝活動。

在死亡牆前被槍決的犯人都要脫光衣服



第10號建築於1943年4月到1944年5月間,由德國婦產科醫生Carl Clauberg在此進行婦女的絕育實驗。數百名女行囚犯(多數是猶太人)被當作白老鼠進行人體實驗。有些人死於實驗,有些人被謀殺以便進行屍體解剖。即便是存活下來的人也受到永久性的傷害。
其他黨衛軍醫也在此進行婦女的實驗



7號建築是囚犯的生活和衛生條件展示室
在集中營存在的各個時期,居住環境各有差異,但都是極為惡劣的。第一批抵達的囚犯就睡在鋪著草桿的水泥地上。之後才有草蓆墊。
一間最多能容納50人的房間裡,時常要住上200名囚犯。

廁所。如果囚室住太多人的話,這些馬桶還是不敷使用的。

在這些馬桶設置之前,囚犯只能使用臨時設置的野外公廁。
這是澡堂

掌管囚房者的房間。明顯和其他擁擠雜亂的房間不同

三層的床鋪,一層經常要睡上2人。只有骯髒、粗糙的被子可以用來禦寒。




這種地方在寒冷的冬天是要怎麼睡阿.....我看著身上穿的五件衣服,不禁打了個寒顫.....
囚犯們群聚在一起睡在草墊上....


隔壁的第6號建築是囚犯日常生活展示室
被抓到集中營的囚犯,歷經漫長的點名、虐待、嚴酷的生活條件、被人體實驗或任意處決,最後死於過勞、飢餓、酷刑、筋疲力盡.....
那些太虛弱或是生病以至於無法工作的人,在醫務室或是點名的時候被挑出,送到毒氣室或是被注射酚化合物謀殺......
新進的囚犯,第一件事情是先被剝削財物...
集中營負責人在囚犯進入工廠的第一天就叫囂道:「只要進了集中營,除了焚屍爐的煙從,沒有其他的出路。」
接著是剃光頭髮、接受消毒和淋浴

再來標註號碼、登記,拍下三張不同角度的照片。
1943年起,初到集中營的囚犯被強行在身體上烙上編碼紋身。
各種不同囚犯的等邊三角形標誌說明他們被拘捕的原因,包含:政治犯、蘇聯戰俘、同性戀、刑事罪犯、反社會人士等等.....
猶太籍囚犯的標誌是兩個等邊三角形反方向重疊,其中一個三角形為黃色,另一個顏色則因逮捕原因而定。
囚犯的衣服很單薄,無法禦寒。衛生條件差,囚犯每隔數周、甚至數月才能更換一次內衣。導致各種流行疾病蔓延,尤其是斑疹傷寒、類傷寒和疥瘡,威脅著囚犯的生命。

6號建築的2號展廳展示著囚犯們的飢餓狀況
囚犯每天被分配到的食物只有1500-1700大卡的熱量,但他們每天卻得工作約11小時。如果無法找到額外的食物來院,多數人會在數月後死於飢餓。
在日常生活中另一項備受煎熬的懲罰是「叫號」,即清點囚犯數量,有時候持續數小時到十幾個小時(1940年7月6日持續工作了19小時)。集中營的指揮軍官經常把叫號當作一種懲罰,迫使囚犯以蹲姿或跪姿,甚至雙手上舉保持好幾個小時。



紀念「飢餓」的雕像
3號展廳展示囚犯每天重複的生活
除了行刑、毒氣室,繁重的勞動工作也能奪取囚犯的生命。囚犯被安排在不同的部門從事體力勞動,從擴建集中營、整平土地、建造新樓房、倉庫、鋪路,到挖掘排水溝,每一項粗重的工作都考驗囚犯的生命力。對德意志第三帝國而言,此後的工業發展也得力於剝削這些廉價的勞動力。
以下這一連串的插畫說明著囚犯的一天生活
指揮官搖鈴
囚犯們起床
盥洗
吃早餐
列隊上工去
粗重的工作-搬木頭
手推車
工作結束返回集中營
晚餐
就寢
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撐過一整天的.....
4號展廳展示著母親和小孩的命運
納粹將23萬2千名兒童和青少年送到奧斯維辛集中營(德文:Konzentrationslager Auschwitz, KL Auschwitz)。其中包含21萬6千名猶太兒童、1萬1千名吉普賽兒童、3千名波蘭兒童和1千名斯拉夫兒童。大部分的猶太兒童一抵達集中營,就被送往毒氣室殺害,僅有很少數的一部份經過篩選而留下來,但面臨著和別人同樣的遭遇。有些兒童(尤其是雙胞胎)成了野蠻試驗的犧牲品,其餘的則要從事繁重的勞動。其他各國籍的兒童約2萬2千名則被登記為囚犯。
當1945年1月27日,蘇聯紅軍解放集中營之時,營區內僅有650名兒童和青少年,其中450人還不到15歲。
吉普賽的兒童囚犯成了醫學試驗的犧牲品
骨瘦如柴的母子雕像
第5號建築是罪證陳列室
黨衛軍在囚犯送到營區時,會對他們進行掠奪。這個展廳陳列著集中營解放後找到的,曾經屬於罹難者的私人物品。
成千上萬的眼鏡.....
猶太宗教披毯

義肢



茶碗器皿


鞋子

數量之多,令人髮指....

標註姓名、地址的行李箱



玩具、衣物


從1942年3月26日到8月這段期間,第1-10號建築物作為女性囚犯的集中營。和男性的集中營之間有高牆分隔。約17000名女性囚犯,無論是否為猶太籍,從德國和德國占領區被送到這裡。其中,有幾千名的女囚被送到毒氣室毒死,或是死於飢餓、流行病或奴隸般的勞動。撐過這段期間的女囚,之後被送往新的女性集中營-奧斯維辛2號營(比爾科瑙集中營)。
奧斯維辛1號營最後一個,也是最令人震撼的,就是第4號建築-屠殺展示室。
一進去,發人深省的標語寫在門口"The one who does not remember history is bound to live through it again(遺忘歷史之人,必定重蹈覆轍)",出自於美國哲學家George Santayana
從歐陸各地送往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猶太人和罪犯
奧斯維辛是納粹德國規模最大的集中營和死亡營。在1940-1945年期間,有130萬人被送到這裡。其中有110萬是猶太人,14~15萬波蘭人,23000吉普賽人,15000蘇聯戰俘。
110萬人死在奧斯維辛,九成以上是猶太人。納粹黨衛軍大多以毒氣的方式謀殺他們。
從匈牙利送來的猶太人

2號展廳-滅絕(Extermination)
條列出1940-1945年間,一批一批不同國籍的人被送往集中營
被送往集中營,最多的就是猶太人。其中,大多數猶太人來自匈牙利(43萬人)和波蘭(30萬人)
3號展廳-死亡之路(The road of death)
1944年,一批來自匈牙利的猶太人,搭乘火車被送到奧斯維辛二號營-比爾科瑙(Birkenau,就是我等一下要去的那個)。
從各地被送往奧斯維辛集中營,最遠有從2150公里外的希臘。這是1937年的疆界圖,藍色的是軸心國,黃色的是德國占領區,白色的則是中立國。
下火車後,等待篩選。這張照片就是大家常在網路上或是書上看到的比爾科瑙集中營,後面有照片。
下了火車後,猶太人男女分開,先由黨衛軍醫進行篩選。那些被評定為「適合工作」者,被送往集中營(只有25%),其餘就被送去毒氣室。
為了防止恐慌,那些沒有通過篩選的人被告知要送他們去洗澡、消毒(實際上是送去毒氣室)。有時候,整輛火車的人連篩選也都沒有,就直接開往毒氣室.....
排隊等候篩選.....
沒有通過篩選的人....被騙說要去洗澡,實際上是踏上死亡之路(on the way to death)..............
篩選過後..............送往毒氣室...........
4號展廳-屠殺手法.....
毒氣室和焚屍爐的剖面模型圖。仿製1943年3月到1944年11月比爾科瑙集中營。
在更衣室脫光衣服後,人們被驅趕到地下室另一個類似大澡堂的房間,天花板下設置噴頭。來到這裡的人不知道,這個噴頭永遠不會噴出水來........
210平方公尺的空間裡,擠進了2000人。毒氣室的大門封閉後,黨衛軍從天花板上的噴頭灌入氰化物氣體。15-20分鐘後,室內的人全數中毒死亡。接著,罹難者的金牙被拔掉,頭髮被剃光拿去紡織,隨身的戒指、耳環也被摘掉。屍體被運到一樓的焚屍爐。來不及送入焚屍爐的屍體,直接就地焚燒.......
地下一樓是毒氣室,一樓則是焚屍爐。

數不清的Cyclone B(氰化物)藥罐....

Cyclone B(Cyklone B)由Degesch公司生產,1941-1944年間銷售獲利30萬馬克。光是1942-1943年間,奧斯維辛集中營共消耗了氰化物2萬公斤。魯道夫·弗蘭茲·費迪南德中校(Rudolf Franz Ferdinand Höss)的證詞中說道:殺掉1500人僅需要5-7公斤的Cyclone B。集中營解放後,在倉庫中找到大量用過以及未開封的毒藥,櫥窗中還可以看到毒藥的結晶物。

毒氣室和焚屍爐的零件

比爾科瑙集中營有五座焚化場。為了要掩飾罪刑,從1944年秋天起開始銷毀謀殺設施。
1號焚化廠被改成防空避難所,2號和3號焚化場的謀殺設施被拆解並運往另外一個集中營-Gross Rosen Camp。5號焚化場在集中營解放的前一天才被破壞,只有4號集中營是在1944年10月7號的一場武裝暴動中,被猶太囚犯破壞。


5號展廳-剝削屍體(Exploiting the corpses).....看了最令人難過的展廳....這裡的氣氛和其他展廳完全不同....
下面這張照片取自網路。沒錯!這就是人類的頭髮......
奧斯維辛集中營解放之時,紅軍在倉庫中找到了約7000公斤裝在麻袋中的頭髮。這只是該集中營還沒來得及出售運至德意志第三帝國加工的一小部分而已。經過專家鑑定,在對這些頭髮進行分析後,發現頭髮上含有氫氰酸(為cyclon B的主要成分)。當時很多德國公司採用真人的毛髮從事毛織品的加工生產。




同樣取自網路,陳列在櫥窗裡的成卷合成織品,經法醫鑑定後,很可能是女性頭髮加工而成

結束了奧斯維辛1號集中營的參觀,心情很難平靜下來。旅行不全然是快樂的,但絕對有所體驗。也許有些人不忍心看到這一切,不過看過以後才能夠深深記起這個教訓。
接著要前往參觀奧斯維辛2號營-比爾科瑙(Birkenau)。2號營距1號營有3公里之遙,兩營之間有免費的接駁巴士,搭車地點就在博物館入口出來的左手邊(面對博物館門口的右手邊,即餐廳的斜前方)

是說這個站牌已經斷掉了,看得出來早上11點半和下午2點半都有車。我到站牌的時間約莫是下午三點,不過下一班車(也是最後一班車)往比爾科瑙的發車時間是3點半。
接駁巴士往返兩集中營博物館之間,頗大台

附上幾張奧斯維辛集中營的簡介和空拍圖


簡單明瞭的示意圖:可以看得出來比爾科瑙集中營博物館比奧斯維辛集中營博物館大很多,兩館相距三公里。從圖上也可以清楚看到,比爾科瑙集中營是某一條鐵路的終點....

我搭的最後一班往比爾科瑙的車,車上只有兩個人。最後一班回奧斯維辛1號營的車是4點,只有短短的半小時不到,我應該是不可能搭得到。沒關係,才3公里而已,走一走應該也不會太久。我可不想在這麼大的集中營裡狂奔,只為了趕接駁車.......
鐵路的終點-比爾科瑙集中營
這張照片,想必大家都很熟悉吧....
我第一次看到它,是在白色巨塔中,財前五郎到波蘭參加外科學術會議表演手術,日文翻譯員帶他來這裡參觀。
在學醫的過程中,我知道德國人對醫療研究的貢獻,許多疾病是以德國醫生來命名的。但我們永遠不能忘記,有多少人體實驗,是在這些集中營,對著活人殘酷地進行的....
例如Wegener's granulomatosis(WG)就是以德國醫生命名的。進入到21世紀,許多學者無法認同他的納粹背景,因此採用Granulomatosis with polyangiitis (GPA)來描述該疾病。這也是另一種人文的反思吧.....
當然,在白色巨塔中,這個橋段是要讓剛升上教授的財前五郎省思「不擇手段達到目的」。
奧斯維辛給我們的教訓不是單單只有「屠殺」這個事件而已,畢竟這種事件在我們的生活周遭大概很難再發生。但是對於人性的醜陋和手段的殘酷,卻不斷在我們的周遭上演著.....


火車往往是帶領你跨越夢想起點的幸福列車;但它也可以是帶領你通往人生終點的死亡列車
比爾科瑙集中營面積約175公頃,從鯨有300多座房舍,但完整保留下來的只有45座磚房和22座木房。


1944年8月,這裡關押的囚犯曾經達到10萬人左右。集中營缺水,衛生條件極差。希特勒的黨羽把大部分的殺人工具布建在此,包含四個帶有毒氣室的焚化場,兩個由農舍改造的臨時毒氣室,以及一些焚屍用的坑洞和架子。
前面就有提過,一輛輛的火車將大批猶太人載到這裡。篩選出有勞動力的人後,剩下約70~75%的人就被送到毒氣室.....






鐵路的盡頭兩側是被炸火的2座焚化廠(2號和3號廠)和毒氣室廢墟。納粹黨衛軍撤退前力圖毀滅這些罪證,但二戰後期,德軍撤退的速度太快,因此仍有可觀的罪證來不及被銷毀而留下。
夾在2號和3號焚化廠之間的是國際奧斯維辛罹難者紀念碑,立於1967年4月。






紀念碑有歐陸格國的文字版本


許多人來到集中營,倒不是為了要參觀,而是要緬懷那些遭受不幸的死難者....

3號焚化廠的遺址

篩選後的猶太婦女和兒童,將被送往毒氣室殺害。背景是火車鐵軌以及三號焚化廠的原貌。
數以萬計的猶太人在三號焚化廠被毒死、焚燒。大戰後期,德軍開始摧毀罪證,1944年11月,謀殺的裝置被拆除,翌年1月20日,剩餘的部分用炸彈炸毀。


從3號焚化廠轉彎向北走,可以看到這一排圓形的建築-汙水池。


附上一張比爾科瑙集中營博物館的平面地圖
繼續往西北走,穿過這條林蔭小徑..
可以看到大屠殺裝置-"Bunker 2"
下面這張是對應上圖的C,為囚犯送往毒氣室前的更衣室。騙囚犯進入毒氣室的幌子是洗澡,所以要把衣服脫掉。
"Bunker 2"這個殺人的裝置已經毀壞到幾乎無法辨識,由上面的那張示意圖可以看出:左邊是遇害者的亂葬崗,比較遠的地方是灑骨灰的地方。



往東走可以看到一個工字形的建築-浴室。在這裡,新進的奴隸要先經過財物的剝削,然後剃頭,再集體送去消毒、洗澡。接著,囚犯進行登記,分配住所和發放制服。



浴室的東邊是一片名為Canada II的倉庫群,儲藏著1943年12月以來,掠奪自被送往集中營囚犯的財物。當然,在集中營被解放的前夕,這些倉庫也被納粹破壞。

Canada II原本的模樣


鄰近Canada II的北邊是四號焚化廠(Crematorium IV),也是個廢墟。

4號焚化廠於1944年10月7日,被猶太囚犯的暴動給部分摧毀。

策動1944年這場暴動的是Sonderkommando的成員(Sonderkommando是由猶太囚犯組成,專門處理那些被毒氣毒死的囚犯,負責焚燒他們的屍體)。
雖然成功的破壞了毒氣室和四號焚化廠,但超過450名參與這場暴動的囚犯,遭到納粹報復性的殺害。
鄰近4號焚化廠的東邊,是一座池塘。但....他不僅僅是一座池塘......
這是一座用來傾倒骨灰的池塘.....
越到後期,屠殺的速度越快,屍體的處理幾乎都是直接焚燒,大量的骨灰來不及掩埋,乾脆就直接倒進池塘裡....
多少被納粹殺害的罹難者,骨灰被倒進這個池塘.....

納粹屠殺的速度有多快??多數的猶太人被送到集中營以後,立刻就被轉送到毒氣室。然而,毒氣室常常人滿為患,那些「等著」被殺害的猶太人,還得在這些矮樹叢中「等待」被送進毒氣室......

東邊的盡頭,是典獄長的辦公室
往北沿著有電網的小徑走...
有時候道路不是很明顯,地上有很潮濕
天 色漸漸變暗,周圍的樹林又擋住了部分的光線,陰森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只為了來到比爾科瑙集中營最北最偏遠的一個角落-蘇聯戰俘群葬墓地

大量的蘇聯戰俘也在集中營慘遭無情的殺害,他們的骨灰被傾倒在這裡
R.I.P...............

原本,蘇聯戰俘群葬墓地的旁邊有一個小出口,不過可能因為時間太晚而被封閉。因此我得回到原本有鐵路的那個入口。
我以切西瓜式的路線穿越大量的集中營房舍遺址。


相較於1號營,比爾科瑙集中營的房舍,大多在德軍撤離前被摧毀
等我走回入口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下....而且周遭一個人影也沒有。我倒是也蠻佩服自己敢一個人在集中營走到天黑~
當然也不用肖想甚麼接駁車,連搭便車的機會也沒有......只能徒步走回1號營博物館搭車。
回程的路上,經過了集中營火車月台(Judenrampe)的遺址。這裡是猶太人被送到奧斯維辛-比爾科瑙集中營(Auschwitz-Birkenau)下車的地點。
光線昏暗,其實我也看不出來他是個月台....
剛剛搭接駁車來的時候有稍微注意一下路線,應該不至於迷路.....
其實這段路根本不到3公里,從google map上估計大概只有2.5公里左右而已。我以正常速度行走,大概半個小時就回到1號營博物館了。
這是回克拉科夫小巴的上車地點,和我下車的地點不太一樣,但不是很遠。
這是我早上買的來回票,我回到公車站的時候也才不過6點初頭。票上有寫著返回克拉科夫的車次時間,不過18:40的那班根本沒有來,連19:00的車都遲到了好幾分鐘.....在我搭到車之前,來了兩三班開往克拉科夫的巴士,都讓我有股衝動想要跳上去....無奈已經付了回程票的錢,不同巴士公司的車彼此不能通用票券.....
小巴的速度快到令我傻眼.....窗外幾乎是一片黑暗,而司機急速狂飆連我在車內都能感覺到....
最後,車子只花了大約1個小時就開回克拉科夫,整整比去程縮短了1/3的時間.....OMG.....
回到克拉科夫車站已經晚上八點多,也真的是餓了夠久了。晚餐就來個Kebab吧!!^_^
這樣一份9PLN(90TWD)還能接受~
當然食量如豬的我....不會只吃那樣...
我還點了一個漢堡4.5PLN(45TWD)。這餐真是飽足感十足!!

我搭回華沙的夜車是凌晨1點35分發車。反正回到Hostel也沒有甚麼事情可以做,乾脆就在舊城區拍拍照。
這是車站斜對面的Juliusza Slowackiego劇院(Teatr im. Juliusza Słowackiego)
側面
舊城區市集廣場上的紡織會館(Cloth Hall/Sukiennice)
聖瑪利亞教堂/聖母聖殿(The Church of St. Mary/波蘭文 Kościół Wniebowzięcia Najświętszej Maryi Panny (Kościół Mariacki)
聖弗洛瑞安城門(St. Florian's Gate)南面的皮雅斯特王朝的守護聖人-聖弗洛瑞安(St. Florian)
夜裡的Floriańska大街,許多紀念品店還開著。
 馬泰伊科廣場(Matejko Square),位在舊城區的北邊,是過去克萊帕日市(kleparz)的中心(克萊帕日現今為克拉科夫的一個區)。廣場的中心是格倫瓦德戰役紀念碑(Grunwald Monument),這是一場波蘭-立陶宛-俄羅斯聯軍對條頓騎士團的決戰。據說是中世紀最重要的一場戰爭,條頓騎士團在此戰中精銳盡失,雖然保住了一部分的領土和城堡,卻從此一蹶不振。
聖弗洛里亞諾教堂(St. Florian's Church/波蘭文Kościół św. Floriana w Krakowie),位在Hostel Submarine的東北邊的馬泰伊科廣場上,座標是50.067435, 19.942988(可用Google map搜尋)
聖弗洛里亞諾教堂興建於1185到1216年。曾經在12世紀、16世紀和17世紀多次被大火燒毀。聖弗洛里亞諾是羅馬軍團的運水官,在瑞典軍隊放火燒毀克拉科夫之時,聖徒遺物被保存了下來,因此成為波蘭的守護聖人。
聖弗洛里亞諾教堂的位置圖

今天的心情是沉重的,雖然走了一整天,卻沒有絲毫的睡意。
回到青旅等待搭夜車的時候,遇到同寢的一位日本人。他不太會說英語,卻說一口流利的西班牙文。我用我僅存的一點日文能力和他溝通(他用日文,我用英文...),發現我們去過很多相同的地方,他也介紹了許多日本的美食給我。

看過電影《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應該對奧斯維辛印象深刻。看過電影以後再來到奧斯維辛會更有感觸。奧斯卡‧辛德勒(Oskar Schindler)是猶太民族的義人,如同約翰‧拉貝(John Rabe)是中華民族的義人。在六百萬名被屠殺的猶太人當中,辛德勒散盡家財救出了1100餘名猶太人,稱為「辛德勒猶太人」。戰後逃亡前夕,猶太人送給了辛德勒一只刻有希伯來聖經經文的一句話:「當你挽救了一條生命 你就等於挽救了全世界(Whoever saves one life saves the world entire)」。
(奧斯卡‧辛德勒的墓碑,取自電影《辛德勒的名單》)


來一趟克拉科夫,走過一遭奧斯維辛,算是達到我來波蘭的目的了。以下是今天的足跡路線圖和當天的簡短日記。


Day33人性的終點-奧斯維辛
沒有錯,這就是我來波蘭的目的。
有些東西,沒有親自走一遭,永遠無法體驗到。第一次看到奧斯維辛是在白色巨塔,財前五郎出國表演手術時,順道去參觀的。
奧斯維辛是二戰中德軍最大的集中營,初期作為戰俘、政治犯的勞動營,後期則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殺戮中心。
所謂「有計劃」的屠殺,從運送、篩選、勞動到死亡,每一項都有SOP。證據留下太多,德國人想賴也賴不掉。堆積成山的鞋子、義肢、行李箱、兒童玩具、頭髮、裝氯化氫的罐子,整天聽到最多的單字就是Jesus。
看到毒氣室、焚化場、焚燒架、絞刑架和骨灰池,感嘆這就是人性的終點…居然可以殺人殺到毒氣室不夠用…
奧斯威辛和比爾科腦的震撼,勢必要親自走一遭才能夠體會,即便照片就已經令人震撼了!
走到蘇聯戰俘群葬墓地時,天已經幾乎全黑。獨自在一片被摧毀的布熱津卡集中營行走,陰森的氣息真是前所未有。走到布熱津卡的入口時早已沒有接駁車,只好步行三公里回奧斯維辛搭車,結束了沈重之旅。

昨天抵達克拉科夫的時候雖然很晚,走到Hostel的路上卻驚訝他的美。這就是沒有做功課的下場…原本打算整天待在奧斯維辛,索性早一點出門去逛逛這個曾是波蘭大公國的首都。長見識是要付出代價的,要不是回程的機票卡在那裡,我一定會留至少一整天在克拉科夫的><…原本要搭10點的巴士,後來變成10:35,最後幾乎是用跑的趕到巴士站,流下莫斯科以來的第一滴汗水…(結果10:35往奧斯維辛的巴士壞了,還好有10:45的…那我是在跑屁啊…)


《本篇日記有大量的資料引述自集中營的簡介和網路資料》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11 則留言:

  1. 請問一下
    您是用英文來跟當地的人 來互相溝通的嗎?
    因為想說不一定每人聽得懂英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不管怎樣,在歐洲會將英文的人一定"相對"較多
      但要用英文跟每個人溝通其實不太可能
      不過如果只是想得到特定的資訊,其實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或是旅館的人多半都會講英文。不然就是要找年輕人

      刪除
  2. 非常感謝您的記錄分享
    實在是非常震撼 看完無語 心中很沈重
    也許我沒有勇氣親身去此地
    但您的記錄已令人看過便永遠記住...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寫這篇日記的時候也是抱著很沉重的心情寫的,每張照片都要看了很久才能下幾行文字。現場的氣氛其實很值得體驗看看的

      刪除
  3. 下個月初即將出發去波蘭
    猶豫著是否該去集中營
    看完你的日記
    好像該來體驗一下
    應該會很有收穫...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沒有特別害怕這種場面的話,我個人是很推薦的。畢竟我這趟旅程原本沒要去波蘭的,完全是為了集中營才去的

      刪除
  4. Krakow, 我逗留了五天也覺得不夠。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覺得,比華沙漂亮許多。
      要不是因為波蘭是臨時硬插進去的行程,我真想在這裡多留久一點

      刪除
  5. 實在好悲傷,每走一步路,每經過一個邁向死亡的流程,都讓人鼻酸!

    回覆刪除
  6. 這文章寫的真的很好很詳細! 我昨天來到這個屠殺集中營,我還是沒有勇氣見證這慘痛的歷史的一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就是因為震撼,所以更想把他忠實地記錄下來

      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