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08 阿空加瓜攀登第十天(Plaza de Mulas-Penitentes)

按我留言
《再會了,阿空加瓜!騾子廣場基地營》

我最不想面對的一天還是到來了,就是今天⋯⋯我得確確實實地扛著所有的裝備,走聽起來很瘋狂的「26公里」下山。所謂的「所有」裝備還包含沒扛上高營地的驢袋、腳架和沒用到的頭盔等等⋯⋯

經歷了昨天下大雪的壞天氣以後,今天的阿空加瓜再度放晴,希望可以持續一整天啊...
太陽通常在九點以後才能夠照進營地裡,在那之前氣溫都低到連睡袋都不想脫下...連要去一趟廁所都要ㄍㄧㄥ很久才願意出來。唯一的好處就是,這個時候的廁所(茅坑)是最沒有味道的。

就算已經醒了,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熱身才能來收拾行囊。
好難想像我已經生活在這冰雪世界長達10天,明天醒來一切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我在阿空加瓜的家,全身覆滿白雪,辛苦你了。
和LANKO的工作人員合照,除了網路不能用以外, LANKO的服務真的是無可挑剔。雖然我只買了第一晚和第二晚在Confluencia的一泊三食以及騾子託運物資到基地營的服務,但他們讓我使用基地營所有的設施、倉庫,還請我吃很多東西、提供我很多資訊,尤其在我昨天又餓又渴回到基地營的時候,他們請我吃了點心還有飲料,完全是一種雪中送炭的概念。
後面那個就是LANKO的廁所(茅坑),讓我不用大老遠跑去公用的廁所。
心裡還有點抗拒上路,但時間真的不早了,拖到10點半我才把所有行李都收好。
我環視基地營-騾子廣場(Plaza de Mulas)一圈,我真的要離開這裡了...

我好想趕快把攻頂的喜悅帶回文明世界,卻又留戀山中的這些那些......
LANKO的人跟我說走到入口要花6個小時,而回門多薩(Mendoza)的巴士在下午4、5點各一班,再來就是晚上8點了。我知道我腳程慢加上行李很重,理論上應該早點出發的,但因為早上實在是太冷,沒有攻頂的那種動力根本很難開始行動,尤其是離開睡袋......

好啦,不管在怎樣抗拒,一切都是要面對的。上午10點30分,我從海拔4382m的騾子廣場營地出發,目標是26公里外阿空加瓜省立公園入口!

根據上山前的測量,就算把食物的重量扣掉(我已經把所有的食物和瓦斯都送給別人了),剩下的行李也有30公斤左右,還要加上胸前這台2公斤的相機。才剛上路,我就已經有那天上加拿大廣場營地(Plaza Canadá)的感覺了....

基地營很大,LANKO的營地算是在很裡面,要走出去還有一段路

離開基地營,我會永遠記住這裡的...
當總負重超過一個程度時,不管上坡還是下坡,甚至是平地走起來都相當折磨人。要不是騾子託運單程就要天價的220美金,我實在不願意在最後一天還要這樣對待自己(如果再爬第二次的話,我會考慮...)。

我知道我要加速,但還是想用這最後一天,好好記錄一下阿空加瓜的一切,而且今天天氣還不錯。
營地外的騾廄,只剩下一頭騾子,看來我真的慢了,其他螺隊都已經下山去了XD....
雖然走不快,不過一步一腳印慢慢走吧

今天我不用再省電池,多拍一張、多錄一段,不用斤斤計較

上山的時候沒有螺袋(因為騾子幫我扛上來的),現在下山的時候不知道要放哪,只好用手提著......
基地營離我越來越遠,只剩下那面旗子


我還真是慢了,從Confluencia營地出發的騾隊都已經快到了...
我的行囊大概是真的太重,比我晚出發的這位仁兄,很快地超越我,然後即將消失在我的畫面中


太陽出來以後真的就非常舒服,但因為背上的負擔確實沉重,最多每走一公里我就得停下來休息一次。

而且負重多的時候,也比較容易滑倒。好在在我離開基地營的時候,在垃圾桶撿到一根斷掉的登山杖,雖然長度不夠長,不足以用來行走,但在每次快滑倒的時候,倒是可以起些支撐的作用。

最多一公里就要休息一次,因為肩膀真的很痠。而且還得撐到有大石頭的地方才敢休息,不然背包一但落地,我都沒把握還能重新上肩....
前半段(上山的後半段)比較難走,還好現在也是體力比較旺盛的初期

回到熟悉的路牌-往Confluencia營地一半的位置。不是距離的一半,而是時間的一半。後半段雖然比較長,但坡度相對緩。
此時已經下午1點47分,花了我3個多小時才走到這裡,比上山的時候快沒多少,我開始擔心是否能夠趕上巴士了......
擔心歸擔心,肩膀痠了還是得休息。
其實用手提著騾袋非常難走,容易失去平衡,所以後來我乾脆把螺袋放在背包上面,雖然又增加了肩膀的負擔,但好走多了。
我沒有休息太久,天氣有轉陰的趨勢,很快地我再度啟程。
後來我很少拿出相機來拍照,因為午後交替著下冰雹和下雨,搞得我非常狼狽。有時候全身濕了,我只能在杳無人煙的荒野吶喊,宣洩一下情緒,反正也沒有人會聽見......
每次看到大石頭就像看到救星一樣-代表我可以休息了!我還記得這塊石頭是我上山時第一次停下來休息的地點。
好在後來天空放晴,身體也漸漸乾了
放晴以後,彩色山脈的美景再度出現。
不過說實話,下山的這段路,我其實無法享受在風景當中,除了下雨和下冰雹外,背上沉重的負擔也真的讓我筋疲力盡,我心中只想著:趕快抵達終點......
下午五點半,我看見了Confluencia營地!不過還有一段路啊......
我再次下到了下長柄叉冰河(Gl. Horcones Inferior)的河谷裡,跨過鐵橋,然後再爬上河谷的另一端
下午6點8分,我「才」抵達了Confluencia營地,花了我7個半小時,跟上山的速度其實根本沒差多少......
在Confluencia的LANKO工作人員還認得我,很大方地讓我豪飲蘋果汁,我幾乎是一杯接著一杯狂飲,喝完四五杯蘋果汁以後,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當下的感覺-爽!
我不但搭不到下午4、5點的兩班巴士,要搭到8點的那班也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LANKO的人問我要不要再住一晚,但我思考了一下子,決定今天至少回到Penitentes(離入口最近的城鎮),希望這沉重行囊的噩夢可以在今天結束,明天我想要好好睡一覺!
LANKO的女生幫我打衛星電話跟在Penitentes的LANKO小屋的人預約了今晚的住宿,並且會到入口接我。


於是,在下午的6點34分,我從海拔3428公尺的Confluencia營地繼續上路!此時我已經離開騾子廣場近8小時了。
最後一段路了!打起精神替自己加油!
夏天天暗的晚,但今天天氣實在有夠糟糕,從Confluencia走回入口的這段路不停地在下雨。一整天走在這樣的曠野真的讓我膽戰心驚,很擔心會被雷打到。
好不容易過了吊橋,回到了免入山證的一般遊客區,此時已經過了8點,雖然天開始暗下,但路也變得好走些。
離騾子廣場(Plaza de Mulas)已經有11小時的路程了,雖然是下山,但走到這裡也花了我將近10個小時了......
我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肩膀、腰,還是背在痠痛,腳就更不用說了。唯一能說服自己走下去的動力就是:到了Penitentes我就有美味的晚餐了!經過山中10天的痛苦飲食(其實只有後8天啦),我真的有夠渴望可以吃到調過味的美食。

後來天暗下以後我就沒在拍照。過了吊橋以後,我打開手機的手電筒,走過了最後的50分鐘。終於,在晚上的九點鐘,我看見了燈光,這是管理員的辦公室!
經過了10小時35分的跋涉,我的雙腳終於能夠休息了!26.1公里!
管理員很好心地幫我打電話給LANKO的人來接我,還拿紅酒問我要不要喝(果然是阿根廷人)!

撕去了入山證的最後一聯,這張五百多美金的入山證終於下台一鞠躬,我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管理員的辦公室,像是一個中央指揮站,因為遊客中心已經關門了,所以就在這裡辦理出山。

回到了LANKO在Penitentes的小屋,果然等待我的是美味的阿根廷牛排,雖然一晚含早晚餐要45美金,但美味的餐點、久違的熱水澡和軟綿綿的床都讓我覺得值這個價格。
吃下第一口的瞬間不是美好的,而是非常地「痛」!原來在高海拔的地區露營,晚上因為在睡袋裡太悶,有時候我會把頭探出睡袋外面,甚至張口呼吸。大概就是在那些晚上,乾燥寒冷的空氣把我的嘴唇和舌頭都弄破了,雖然味蕾上的感動是真的,但吃這一盤牛排對我來說,就好像在喝辣椒湯一樣,我不斷地感受到舌尖嘴唇上撕裂般的疼痛,卻又一口接著一口滿足下面空空如也的胃腸。
LANKO的人看我好像幾百年沒吃過東西的難民一樣,看我狼吞虎嚥地吃完牛排以後,問我還要不要吃?於是我又吃了第二份主餐^_^
餐後還有美味的甜點!

整整10天沒有洗過澡,連衣服也沒換過幾套,應該是破了我這輩子的紀錄了吧。熱騰騰的洗澡水從蓮蓬頭噴射而出,按摩著我全身上下疲憊的穴道,我體會到:人生最痛快的事情不是過著舒適的生活,而是經歷了一連串身心上嚴刻的考驗後,坐下來吃一頓美味但不一定豪華的晚餐,沖上一時半刻強烈但未必舒適的熱水。你(妳)認同嗎?

阿空加瓜10天10夜,攀登南美最高峰的點滴記錄,在此告了一段落。獻給29歲的自己,也獻給許多愛爬山愛旅行的朋友。

以下是旅行當天的即時簡短日記:
Day208 最後一點力氣-下山與後記
阿空加瓜第十天(Cerro Aconcagua climbing Day10)
我最不想面對的一天還是到來了,就是今天⋯⋯我得確確實實地扛著所有的裝備,走聽起來很瘋狂的"26公里"下山。所謂的「所有」裝備還包含沒扛上高營地的驢袋、腳架和沒用到的頭盔等等⋯⋯我把所有的食物和備用燃料全部不計價值地送給了LANKO的人,畢竟一點點重量走26公里都是折磨。
LANKO的人跟我說走到入口要花6個小時,而回門多薩(Mendoza)的巴士有4、5點各一班,再來就是8點了。我知道我腳程慢加上行李很重,理論上應該早點出發的,但因為早上實在是太冷,沒有攻頂的那種動力根本離開不了睡袋,非得等到太陽的角度夠高才有辦法開始動作。等到我打理好一切的準備出發時已經10點半。今天多了一個夥伴-昨天在垃圾桶撿到一支斷掉的登山杖。只有一支,高度只到我的腰部,但對我來說真是如獲至寶!
根據上山前的測量,就算把食物的重量扣掉,我剩下的行李也有30公斤左右,還要加上胸前這台2公斤的相機。當總負重超過一個程度時,不管上坡還是下坡,甚至是平地走起來都相當折磨人。要不是驢子單程就要天價的220美金,我實在不願意在最後一天還要這樣對待自己。
肩膀真的壓得很重,最多走1公里就要休息一次,而且如果沒有夠高的石頭我還不敢休息,怕背包丟在地上以後無法上肩。斷掉的登山杖用處不大,卻讓我免於滑倒數次,最後我發現可以把他放在背後,撐住背包,增加一點耐力。
當初分兩天走的這段路,今天要一次走完。但路程真的很長,幾乎一直在下冰雹和下雨,搞得我一身狼狽。從騾子營地走到Confluencia營地花了我7個半小時,幾乎不比上山快。眼看到Confluencia都已經6點多,趕不上最後一班巴士,我索性請Confluencia的人幫我預約在Penitentes(離入口最近的城鎮)住一晚,硬是要今天走完,希望明天可以輕鬆過一天。
夏天天暗的晚,但今天天氣實在有夠糟糕,從Confluencia走回入口的這段路不停地在下雨。一整天走在這樣的曠野真的讓我膽戰心驚,很擔心會被雷打到。好不容易過了吊橋,回到了免入山證的一般遊客區,雖然天開始暗下,但路也變得好走些。我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肩膀、腰,還是背在痠,腳就更不用說了。唯一能說服自己走下去的動力就是:到了Penitentes我就有美味的晚餐了!經過山中10天的痛苦飲食(其實只有後8天啦),我真的有夠渴望可以吃到調過味的美食。
經過了10個小時35分鐘的肉體折磨,我看到黑暗中的一盞燈-公園管理處!今天的終點,噢不!是阿空加瓜的終點!我請管理處的人幫我用無線電聯絡LANKO的人來載我,然後做最後的check-out,留下入山證的最後一聯做紀念!
來到LANKO在Penitentes的小屋,果然等待我的是美味的阿根廷牛排,雖然一晚含早晚餐要45美金,但美味的餐點、久違的熱水澡和軟綿綿的床都讓我覺得值這個價格。
10天沒有洗澡,當我開始淋雨的時候赫然發現-久違的六塊肌,還有雙側的淺層上腹壁靜脈(Superficial epigastric vein)也鼓得超明顯!阿空加瓜真有你的,這10天真的是很扎實的訓練啊。看著雙腳滿滿的水泡,雙唇和「舌頭」都乾到脫皮,腰酸背痛,我知道我現在只需要一件事-好好休息。
10天阿空加瓜,圓滿結束!凌晨2點07分-于Penitentes避難小屋!
後記:
攀登阿空加瓜峰的念頭緣起自第一次挑戰6075公尺的秘魯查查尼峰(Chanchani),當時因為暴風雪的緣故而沒能登頂後,我隨口問了費神Fiona Li,請她介紹一座6000公尺的山給我,沒想到費神也隨口說出了阿空加瓜(Aconcagua)。但費神隨便說說小弟我從來不會隨便聽聽而已.......從那時候開始,阿空加瓜這四個字就有如魂牽夢縈般地在我腦海中徘徊。
在爬瓦伊納波托西峰(Huayna Potosí,6088m)之前,我看到該登山社也有前往阿空加瓜的廣告,那時候嚮導說阿空加瓜沒有那麼難爬,甚至比瓦伊納波托西峰還容易些(當然事後回頭看阿空加瓜峰實在是硬太多了)。
從攻頂瓦納伊波托西峰後,我就開始不斷地蒐集阿空加瓜的資訊和前人的經驗,幾乎每個登山社開價都在4-5000美金以上,幾乎快要跟上南極的等級了。
於是拿到60天簽證進了阿根廷以後,我盡量加快腳步抵達門多薩(Mendoza),不是為了葡萄酒,而是為了就近取得阿空加瓜的資訊。沒想到即便是隔天出發的當季最後一團,last minute價格還是要3600美金。在跟一間專辦阿空加瓜的旅行社以及管理處的人員深談一陣後,我決定挑戰獨自攀登阿空加瓜。
根據另一間旅行社人員的說法,爬阿空加瓜的人約有一半是自行前往,跟團的攻頂率達70-85%,而獨自前往的只有25%。雖然旅行社的說法可能要打點折扣,不過算起來這跟官方統計的50%攻頂率相當,還是有其參考價值(而在我路上遇到的登山客,攻頂率似乎比25%還低⋯⋯)。
從去年八月出來旅行,我從來沒想過我會去爬這麼高的山,最後居然還一個人來爬。我從來都不是個志在參加的人,沒錯,我來就是要想盡辦法攻頂的!我知道在登山的過程中,如果有登山社的協助,確實可以大幅增加攻頂率,無論是在減輕負重、伙食品質還是嚮導協助,都可以保留更多的體力來攻頂。但即使參加登山團遠遠超過我的預算,我仍然想盡辦法讓自己站上阿空加瓜的頂峰。我參考了幾間登山社的行程,研究它們路線適應高度的機制,試著配合自己的身體狀況來修改,最後只用了10天就完成整個路線(登山社的行程多介於19-22天),而且也走了諸如法國營地和伯奈特峰等景色一流的支線任務。不算登山證的話,我只花了參加登山團不到8分之1的價格。算一算,租裝備和瓦斯最貴,花了我10400阿根廷披索(約新台幣20800元),其次是登山證575美金(約合新台幣18400),再來是向LANKO買驢子服務單趟220美金以及Confluencia營地兩晚住宿伙食共180美金,總計400美金(新台幣12800元),最後是來回的巴士票和伙食費用約和新台幣2140元。總花費約為台幣54000元左右,和八天加拉巴哥群島的總花費差不多,不過如果和Last minute 3600美金(不含裝備租用、入山證以及10%小費)相比,我還真的省了不少時間和金錢。
第一次獨自攀登高峰、第一次出來trekking 10天、第一次獨自帶火爐出來爬山、第一次要融雪水來飲用、第一次扛重裝上5900公尺、第一次在5900公尺紮營、第一次要分批來回運送物資到高營地、第一次站上6962公尺、第一座七頂峰、第一次連續10天沒洗澡⋯⋯沒想到一座阿空加瓜可以創造如此多我的第一次。我想我最需要感謝的就是無心插柳的費神Fiona Li。雖然信心也是被摧毀了不少,但還是得到了許多很實用的建議(的確我食物買太多了,根本吃不到一半)。我想不管我今天是否有成功攻頂,最需要感謝的還是妳。好,至少我能夠給妳一個回饋:妳是可以獨自攀登阿空加瓜的(不過登山證的費用年年漲噢⋯⋯是否⋯⋯?)!
最後,我希望半個月內不要再吃義大利麵了,我吃到最後用想的都作嘔。攻頂回來那天我餓的要死,身邊只剩義大利麵,我連碰都不想碰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