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03 阿空加瓜攀登第五天(Plaza de Mulas-Plaza Canadá)

按我留言
《加拿大廣場-火燒雲下的冰錐》


攀登阿空加瓜來到了第五天,今天終於要從基地營出發了。從北面攻頂阿空加空峰的路線,從海拔4382公尺的基地營-騾子廣場營地(Plaza de Mulas)出發後,主要會紮營在三個高營地:

  1. 加拿大廣場營地(Plaza Canadá),海拔5058公尺。
  2. 神鷹巢穴營地(Nido de Cóndor),海拔5563公尺。
  3. 柏林營地(Berlín),海拔5922公尺;或是Plaza Cólera營地,海拔5970公尺。
騾子廣場營地(基地營)是最後能夠補給的營地,也是從山下雇用騾子託運裝備和補給品的終點站,從這裡開始,所有的物資都必須靠人力往上搬。即使在天氣很好的情況下,正常人(在這裡不討論神人等級)最快也需要5天才能攻頂和下山,在山上被大雪困住幾天也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除了登山裝備需要帶齊全外,糧食的部分也會多帶幾天份上去,這樣的重量也是相當的可觀。因此,絕大部份攀登阿空加瓜的登山客會將物資分批運送到高營地去,也就是先把一部分糧食和裝備揹到高營地,用麻袋裝起來後先壓在石頭下,然後回到下面的營地睡。一方面減輕單次爬升的負重,另一方面也可以做高度適應(爬高睡低)。由於所有的高營地海拔都在五千公尺以上,低氧的狀況會更明顯,如果負重太多,也會增加攀登難度。

(註:每個地圖的營地海拔標記都略有不同,上圖的海拔標記是用我手機GPS實測出來的高度)

依舊是早上七點多醒來,但一直拖到九點多,陽光照到基地營了才肯鑽出帳篷,不然實在太冷。每天早上都可以聽到直升機在外頭盤旋的聲音,這些直升機除了救援的任務以外,似乎也會做物資的搬運...
 如同上述一般登山客採取的策略,原本我打算帶著一部分的食物和裝備,跳過加拿大廣場營地(Plaza Canadá),直接到神鷹巢穴營地(Nido de Cóndor),然後再折返回騾子廣場營地。但因為在這裡認識的波蘭人先前已經將他的裝備和食物運上去了,今天也要帶著剩下的裝備前往神鷹巢穴營地。為了能有個伴可以一起爬山,我臨時轉念,決定把帳篷收一收,帶著所有裝備上去神鷹巢穴營地! LANKO的人跟我說現在的雪況和路況,建議我直接從這裡穿上雙重靴(Double Boots),也可以省下攜帶一雙鞋子的負重。
 因為改變了計劃,我必須把所有營裡打包、收帳篷,一直弄到11點25分才出發。因為不好意思要波蘭人等我,所以請他先行出發。
 把所有的物資和裝備上肩以後,才發現真的「有夠重」!以我從登山口的負重是18公斤背包加3公斤的相機來算,多了帳篷、炊具、裝備和食物以後,今天的負重起碼有30幾公斤......
從騾子廣場營地出發往東北去,很快地就抵達上坡路段。我從來沒有揹過這麼重的背包,而且還是上升,一開始真的有「舉步維艱」的感覺(不誇張)。回頭看看,營地好像已經在很低的地方了,可見坡度實在蠻大的。
 我幾乎每走幾步路就要停下來休息,兩三百公尺就得坐下......

 一開始我真的很不適應,嘴巴裡一直算著步數,算著再走幾步就要休息。
 坡度陡而且有點滑,我開始認真思考到底要不要改變計劃......
 辛苦到一個...連拍照都懶得把眼鏡拿下來了
 其實我心裡一直期待著:「再往上走一點,坡度應該會緩一點嗎?」
 但事與願違,路沒有變好走的趨勢,反而越來越難走......
 有些石塊還蠻大的,負重爬真的頗辛苦......
 好不容易通過了石塊的路,到了一大片碎石路。上山的路徑有很多,但應該都是通往加拿大廣場營地(Plaza Canadá)的,我盡量選擇看得比較清楚的路。
 不知道為什麼,坡度越來越陡,甚至陡到45度。碎石路的抓地力不強,即使我已經穿了雙重靴還是常常打滑。
我揹著沈重的行囊「」在山壁上手腳併用地往上爬,回頭一看,陡峭的山壁直通河谷,相當地驚悚。(我沒有誇張,只是因為用廣角鏡頭拍照,所以感受不出實際的坡度)
有時候休息拍照的時候,還得把鞋子稍微往砂石裡鑽一點深度,不然真的會滑下去。
 西北側是壯闊的山岳冰河,休息的時候可以欣賞解解悶,暫時忘掉肩頭上沈重的負擔

 在基地營的時候,就聽說加拿大廣場營地在這塊大石壁的後面,但我離他還有好遠啊...
 我休息地很頻繁,因為這段上坡真的太斜了,體力消耗的速度非常快
 當初我為了節省重量和免去換鏡頭的麻煩,所以只帶了一顆14-24mm的廣角鏡上阿空加瓜,好在有Olympus TG-2來彌補不足的望遠焦段,不然用廣角鏡根本沒辦法拍這些冰河啊。

iPhone則負責拍全景,三機攜手,捕捉攀登阿空加瓜的每一個精彩片段
後來我遇到了一個下山的登山客,他說我走到了下山的路,所以才會這麼陡......天哪!


 我每次的目標物都是堅硬的大石頭,因為只有卡在大石頭旁,才能讓我完全放鬆地休息,不用擔心會滑下去。
 真的只要一個體力不支,我就會像坐溜滑梯一樣,一路滑下去......
 然而,我沒有那麼容易被打敗,我不斷地深呼吸,和自己對話:「你可以的!」
回頭望去,我真是佩服自己能夠爬到這裡.....(果然標準鏡頭比較能拍出坡度)

 再辛苦,還是要勉強擠出個笑容拍照
 終於看到了人影,不過他們離我還有點距離,看來我真的繞了一大段路。
 再次邂逅齒列冰錐(Penitentes)
 這裏的齒列冰錐沒有昨天的漂亮,但離雪山比較近


往大岩壁前進

 休息時拍拍雪山




 好不容易,我把路線修正到正確的上山路線,也繞道了岩壁的後面,但路仍然沒有好走到哪裡去...



 出現美麗的齒列冰錐
 有一點快要擠不出笑容了,真的太累......


 在抵達加拿大廣場營地前,路終於稍微好走一點了...
 終於看見了帳篷!
下午5點3分,我抵達了加拿大廣場營地(Plaza Canadá),總共花了我5個小時又34分,比一般人平均3個小時還多出了近一倍的時間,難怪大家都是分批運送物資上來的......
已經下午五點,我知道今天無論如何是不可能上到神鷹巢穴營地了,就在這裡紮營吧!我氣喘如牛地坐在石頭上,看著其他人已經搭好的四五個帳篷-我還得搭帳篷、煮晚餐。
想想剛剛發生的事情,我居然揹著這麼重的東西爬升了700多公尺,雖然有夠累,但還蠻佩服自己的!這輩子從來沒有爬過這麼辛苦的山⋯⋯⋯⋯
 再累還是要趁天黑前把我的小窩搭起來
加拿大廣場營地只是巨大岩石後的一片空地,沒有任何設施。要煮飯用水,必須走到百公尺外的河流挑水。


雖然海拔已經有五千,河水仍然有些混濁。我用寶特瓶裝了一瓶水,然後把兩個鍋子裝滿雪,準備融了來煮飯。
 第一次用雪水煮飯,幾乎開啟了所有野外求生的技能,所有事情都得自己來。
 也真的好險老天又給了我一整天的好天氣,很難想像如果剛剛下雨的話我要怎麼爬上來......
煮飯的時候就來玩個縮時攝影吧
嗯......還是義大利麵......

 天黑得很晚,八點半了還可以看到藍天


趁著太陽下山前,我再次走到河邊,裝好雪和水,替明天的早餐和飲水先做準備,因為可以想像早上一定會冷到我不想走出帳篷。
夕陽照射在山巒上,火紅的背景搭配齒列冰錐作為前景,阿空加瓜每天都能創造出我前所未見的絕景

我在這裡認識了兩個阿根廷的登山客,在裝水的時候,其中一個人因為沒有帶手機,所以借了我的iPhone去拍了這張照片
裝了兩鍋滿滿的雪回到營地留待明天早上使用(其實如果融化成水以後,水量還不到鍋子的一半)。能夠在帳篷裡準備好早餐,窩在睡袋裡喝一杯熱巧克力,就是在山上最奢侈的享受了。
 太陽逐漸從山頭落下,此時都已經快九點了。


 天色還沒完全暗下,星星已經出來了!
 因為負重的關係,我把腳架留在騾子廣場營地。在進入帳篷前,我在帳門外先堆好幾個石塊,讓相機可以固定住拍星星。
 阿空加瓜的星空沒有讓我失望的一天,而且一天比一天還要更美!完全不後悔把D800E扛上來,再辛苦都值得。
我的D800E有五顆電池,拍一晚的縮時就要用掉一顆。好在白天拍照用電量不多,可以把電力留在晚上。
對我來說,今天是一場意志力的大考驗,也試探了自己負重的極限。我知道這種負重狀態已經超出我的能力上限,在找伴和登山計畫之間權衡,我想我還是要把登山計畫放在前面。畢竟,過於勉強攀登,對身體的負擔太大,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反而會有反效果。因此,我決定明天還是分批運送物資上山。以我這幾天的觀察,我相信,每天都能夠遇到同路人的。


以下是旅行當天的簡短日記:
Day203 不輕言放棄-加拿大營地(Plaza Canadá,5058m)
阿空加瓜第五天(Cerro Aconcagua climbing Day5)
從驢子營地(基地營)開始到阿空加瓜峰,中間還有有3-5個高營地。攀登阿空加瓜峰的人,通常從驢子營地開始,會分批把食物和裝備運到高營地。原本我打算帶著一部分的食物和裝備到神鷹巢穴營地(Nido de Cóndor),然後再折返回驢子營地。在這裡認識的波蘭人先前已經將他的裝備和食物運上去了,而他今天也要帶著剩下的裝備前往神鷹巢穴營地。為了能有個伴可以一起爬山,我臨時轉念,決定把帳篷收一收,帶著所有裝備上去!
中午11點左右,是一個大晴天,我揹著沈重的行囊離開驢子營地。背包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重很多,睡袋、睡墊和帳篷全部都外掛,一開始真的有點舉步維艱。離開驢子營地後,幾乎都是陡上坡,完全比照昨天往伯奈特峰的難度,加上今天揹著超過30公斤重的行李,我幾乎每走幾步路就要停下來休息,兩三百公尺就得坐下。
有些上坡路段超過45度,碎石路又相當地滑,我揹著沈重的行囊趴在山壁上手腳併用地往上爬,回頭一看,陡峭的山壁直通河谷,相當地驚悚。雖然後來有人跟我說我走到了下山的步道,所以相當地陡,但就算修正回之字形的上升坡道,仍舊沒有好爬到哪裡去。有些坡度真的太陡,即便我已經穿著雙重靴了,仍然不斷地打滑-我第一次有閃過放棄的念頭⋯⋯
然而,我沒有那麼容易被打敗,我不斷地深呼吸,和自己對話:「你可以的!」
我決定今天不到神鷹巢穴營地(事實上也到不了)了,爬了5個半小時,我抵達了第一個高營地-加拿大營地(Plaza Canadá),海拔5058公尺(一般分批爬上來的人,僅需3小時左右)。我氣喘如牛地坐在石頭上,看著其他人已經搭好的四五個帳篷-我還得搭帳篷、煮晚餐。我居然揹著這麼重的東西爬了700公尺,雖然有夠累,但還蠻佩服自己的-我這輩子從來沒有爬過這麼辛苦的山⋯⋯⋯⋯
加拿大營地只是巨大岩石後的一片空地,這裡沒有任何設施。要煮飯用水,必須走到百公尺外的河流挑水。雖然海拔已經有五千,河水仍然有些混濁。我用寶特瓶裝了一瓶水,然後把兩個鍋子裝滿雪,準備融了來煮飯。在這裡,我幾乎開啟了所有野外求生的技能,所有事情都得自己來。
夕陽照射在山巒上,火紅的背景搭配冰柱作為前景,阿空加瓜每天都能創造出我前所未見的絕景。而晚上的星空依舊無敵美,怎樣也看不膩。
在我人生中,需要靠如此強大的意志力撐下去的情況不多。我不會輕言放棄,但我知道不能小看阿空加瓜,即便在天氣如此好的情況下,祂也能讓我筋疲力竭。晚上10點17分-于阿空加瓜加拿大營地,海拔5058公尺。
GPS軌跡記錄:
驢子廣場營地(Plaza de Mulas,4382m)-加拿大營地(Plaza Canadá,5058m):2.48公里,步行5小時34分,總上升705公尺,總下降28.9公尺。
累計上升4618.5公尺
淨上升量2139公尺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