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04 阿空加瓜攀登第六天(Plaza Canadá-Nido de Cóndor-Plaza Canadá)

2 則留言
《一隻腳大叔:天下無難事》


昨天揹著30多公斤的行囊爬上加拿大廣場營地(Plaza Canadá,5058m)真的要累死我,今天我不會再傻傻折磨自己了,改採大部分人的策略-將物資分批運上高營地。
早上8點多起床,陽光的角度還不夠高,氣溫很低,完全不想離開帳篷。好在昨天傍晚我已經到河邊裝好水和雪,可以在睡袋裡煮早餐,等待外頭溫度上升。今天的初步計畫是帶著一部分的裝備和補給品揹上第三個高營地-柏林營地(Berlín),然後再回來加拿大營地過夜。

因為中間會跳過一個營地,路程有點長,所以不能等到整個陽光曬到營地時才出來。大概九點左右,我已經穿著厚厚的外套走出帳篷準備了。
準備的同時,把相機丟著拍個縮時。
因為下午還要回來過夜,所以帳篷不用收,還可以利用陽光把睡袋曬在外面。
加拿大廣場營地(Plaza Canadá),與我的綠色小窩合影一張。
上午10點20分,出發!
今天的路線預計是從加拿大廣場營地出發,爬升500公尺左右在第二高營地-神鷹巢穴營地(Nido de Cóndor,5922m)稍作停留,然後再爬300公尺左右到第三高營地-柏林營地(Berlín,5922m),放置物資後折返回加拿大廣場營地。

往東北前進,和昨天傍晚去取水的河流同一個方向

走遠一點就可以看清楚整個加拿大廣場營地,就是在那塊岩壁的後面。下面(右下角)的是騾子廣場營地(Plaza de Mulas)。所以從騾子廣場是看不見加拿大廣場的。
前半段的坡度還蠻緩的,行囊也沒有很重,不至於太辛苦。大概走了50分鐘後,進入了積雪區。雪上的足跡還蠻明顯的,雖然有很多叉路,不過差別只在於坡度而已(坡度大的路線路徑短,通常給下山的人用;坡度小的路線路徑長,通常給上山的人走)。
其實觀察了幾天發現,阿空加瓜山早上的天氣通常都還不錯,常常都是沒有雲的狀態。但到下午就不一定了,有時候會一整天放晴,有時候會下大雪,但通常到傍晚以後就又會放晴。

今天也有美麗的齒列冰錐(Penitente)


有時候還要穿越冰錐林,穿著雙重靴(double boots)走在這種雪地上既好走又保暖。
大概走了一個半小時左右,路線稍微轉向北邊。這裏的坡度比較大,路線也比較多元。我發現我走的路線跟主流(人比較多的)路線差有點遠,但還是偶爾會看到跟我走一樣路線的登山客。
雖然說今天無論是在負重還是坡度都比昨天好上許多,但我還是感覺到相當地喘。原本我以為是海拔高度適應不夠,但在喝了幾百毫升的蘋果汁後,搭配放慢腳步,我感到舒服許多。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基地營的醫生說到了這個高度,一天喝4-6公升的水才足以維持身體機能(因為空氣中的氧氣分壓降低,所以血氧飽和度低,需要靠更多紅血球以及更多血流來維持供氧。再加上在低氧下,呼吸頻率增加,同時會增加水分的消耗。所以緩慢上升刺激紅血球製造,多喝水維持足夠的血液循環。)
我選的路徑好像不是那麼好走,居然走到深厚的積雪區,有時候一個腳步深陷到及膝的雪堆裡,不趕緊把雪弄出來的話,雪融在鞋子裡的話就會很冷。

正當我在雪地中努力地、費力地、氣喘吁吁地往上爬,有點懊悔選了一條比較難走的路之時,有兩位下山的登山客從我旁邊經過...

我沒看錯吧?他只有一隻腳!!
雖然我不好意思問他有沒有攻頂,但看他熟練的樣子,我心中偷偷給的答案是應該有的。這個畫面好勵志,至少對我而言。我常常覺得:我在這趟旅行中努力地超越自己,挑戰自己的極限,雖然有些事情我仍然覺得對我來說太難,但看到這位一隻腳的大叔,我似乎看到更多的可能?
在經歷了和深厚積雪的奮戰後,終於有一段沒有雪的路讓我可以喘息一下了...


終於看到遠處出現了飄揚的旗子,營地就在不遠處了!
出發了三個小時,我抵達了第二個高營地-神鷹巢穴營地(Nido de Cóndor),海拔5563公尺。

這個營地的規模比加拿大營地大許多,雖然依舊沒有補給設施(水、食物、廁所),但有一座鐵皮屋警察局。
路程其實不長,只有兩公里左右,但因為跟積雪奮戰太久,拖延了不少時間。
其實真的蠻累的,如果雪況不好常常打滑的話,真的會多消耗許多體力。我抵達神鷹巢穴營地的時候已經下午一點,其實我沒有什麼休息的本錢。
很多登山客會把物資分批運送到上面的營地,壓在石頭下避免風吹(如下圖的紅色袋子),然後再回到下面的營地睡覺。
雖然神鷹巢穴營地這裡的天氣還不錯,但阿空加瓜峰的方向似乎已經被雲霧籠罩,天氣似乎很快就要變化了。在這裡紮營的人和管理處人員都叫我不要再往上走,不然被大雪困住就麻煩了......
雖然會打亂我的登山計畫,但在這方面我還算蠻聽從專家的建議。管理員給了我一個大麻袋,讓我把物資放在裡面壓在大石塊旁,明天再上來。
於是,我把東西整理好安放在神鷹巢穴營地後,就開始折返。
有了上山的經驗,下山我選擇了另一條路徑。這條路徑比較陡,但積雪比較少。
因為背上已經幾乎沒有重量,相機也寄放在管理員那裡,我身輕如燕,常常抄近路滑下去。
山上的天氣比後母面般的春天變化更迅速,我很快地發現我已經被雲霧給包圍。
然後天降大雪......
雪下得又急又大,真的很慶幸剛剛沒有不顧勸告繼續往上走。
看到加拿大廣場營地的那塊大岩壁了!下山超快的。
原本這段路是沒有雪的,可見這雪下得有多快
雪再大,還是要拍個影片紀錄一下這一刻。
我是半走半滑,只花了一個小時又14分鐘,就滑回了加拿大廣場營地。

沒想到才短短一個小時不到的降雪,就把我的帳篷弄成這樣了......
原本我把睡袋放在帳篷旁邊的岩石上曬,之所有下山會衝那麼快的原因有一個就是因為怕睡袋會濕掉。不過當我回到營地時,發現昨晚一起在這裡紮營、今天已經上去神鷹巢穴營地的阿根廷人已經默默地把我的睡袋收進帳篷裡了(^_^就甘心),我免於睡在一個塞滿白雪的睡袋裡。

本來我還想說回來把帳篷睡袋收一收,再衝上神鷹巢穴營地紮營,至少讓登山計畫不會落後太多,但因為雪真的下太大,只能趕快躲進去帳篷裡面。我把鍋子放在帳篷外面「接雪」!雖然滿滿一鍋的雪,就算煮沸化成水還不到半鍋,但加減用XD....
從我的帳篷裡看外面,對面的山頭已經完全看不見了
山上的天氣就是變化如此快速,我在帳篷裡躺了一個多小時,對面的那座山又出現了!




而且藍天似乎有強勢回歸的趨勢


積雪足夠了,可以煮晚餐了。今天又是義大利麵,我真的吃到有點膩了......
整個加拿大廣場營地,除了我以外,只有另外一個伊朗人。我在快要抵達營地的時候遇到了他,那個時候他從騾子廣場營地上來,正打算冒著雪前往神鷹巢穴營地。他說他腳很痛,問我有沒有止痛藥。他身上的裝備明顯不足,下半身居然還穿牛仔褲。我跟他說雪太大了,建議他在加拿大廣場住一晚,但他堅持要試試看。就在雪已經停以後,我看見他很狼狽地走回來,說上面的路太難走了,而且腳很痛...
雖然雪停了,但時間已經過了下午五點半,所以我放棄了再上去的念頭,今天就好好在此休息吧。
其實我會這麼希望加速進度的原因無他:因為氣象預報說三天後會是晴天,是攻頂的好時機,下個星期天氣會有變化。不過既然今天的進度只能到這,就坐下來欣賞風景、放鬆心情。畢竟,爬山這種事情是不能強求的。



經過了兩個小時的大雪,原本還是光禿禿的砂石步道已經覆蓋一層白雪了。



到了傍晚六點多,天氣果然如同先前幾天的劇本上演:放晴了!
真是不可思議!

傍晚的陽光甚至還有一點溫暖,我把鞋襪拿去外面曬乾,順便用雪洗一下腳。
我很早就回到了我的小窩休息,相機寄放在管理員那邊,晚上也沒辦法拍星星,只能早早睡覺。
連續兩天都沒有辦法按照原先的計畫上山,雖然心裡面有點焦急,但爬山還是不要勉強。套一句登山客常說的話:「山永遠都在,但生命只有一次。」我得銘記在心。

以下是旅行當天的簡短日記:
Day204 運送物資與一隻腳大叔-神鷹巢穴營地(Nido de Cóndor,5563m)
阿空加瓜第六天(Cerro Aconcagua climbing Day6)
有鑑於昨天一次把所有東西揹上加拿大營地(Plaza Canadá)而太累,我決定改採大部分人的策略-將物資分批運上高營地。
因為據天氣預報星期三(後天)會是好天氣,最理想的辦法是能將物資運往柏林營地(Berlín,最多人選擇攻頂的營地),然後回加拿大營地睡覺,隔天再爬上柏林營地準備攻頂。
留下帳篷、睡袋和一天份糧食以及火爐,早上10點多,從加拿地營地出發。沿著斜坡緩慢的向東北前進,逐漸從阿空加瓜峰的西面來到了西北側。這段路仍舊辛苦,但不知是因為行囊較輕還是坡度比較緩,負擔明顯比昨天少許多。
我還是感覺到相當地喘,呼吸次數常可以達到每分鐘40以上。原本我以為是海拔高度適應不夠,但在喝了幾百毫升的蘋果汁後,搭配放慢腳步,我感到舒服許多。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基地營的醫生說到了這個高度,一天喝4-6公升的水才足以維持身體機能(因為空氣中氧氣分壓降低,所以血氧飽和度低,需要靠更多紅血球以及更多血流來維持供氧。再加上在低氧下,呼吸頻率增加,同時會增加水分的消耗。所以緩慢上升刺激紅血球製造,多喝水維持足夠的血液循環。)
和昨天不同的是,今天的路線有60%以上是走在雪地裡。穿著雙重靴抓地力確實比較好也不會冷,不夠有時候還是覺得需要裝冰爪會好走些。
當我在雪地中努力地、費力地、氣喘吁吁地往上爬時,我看到了一個畫面:兩位健步如飛的人從山上飛奔下來,其中一個人和我打了招呼,緊接著他的朋友從後面快速地通過。這畫面有點不尋常,大家都有四隻腳(加登山杖),而他只有三隻腳!他們已經爬完山要下山回騾子營地。雖然我不好意思問他有沒有攻頂,但看他熟練的樣子,我心中偷偷給的答案是應該有的。這個畫面好勵志,至少對我而言。我常常覺得,我在這趟旅行中努力地超越自己,挑戰自己的極限,雖然有些事情我仍然覺得對我而言太難,但看到這位一隻腳的大叔,我似乎看到更多的可能?
大約走了3個小時,看到了一面飄揚的旗幟-我抵達了第二個高營地-神鷹巢穴營地(Nido de Cóndor),海拔5563公尺。這個營地的規模比加拿大營地大許多,雖然依舊沒有補給設施(水、食物、廁所),但有一座鐵皮屋警察局。
從這裡往柏林營地還有2小時的路程,但遠遠看到山頭開始被烏雲籠罩,一個在此紮營的登山客叫我不要今天上去,會很冷。這意味著我的計畫只能執行一半,有點想衝衝看,但又覺得面對大自然還是保守些。於是我聽從警察的建議,把物資留在神鷹巢穴營地,然後返回加拿大營地。
果不其然,在我返回加拿大營地的時候,天空開始下起大雪。山頭已經完全被雲霧籠罩,突然覺得這次我做了正確的決定。
下山相對容易許多,而且背上又沒有負重。僅僅花了一個小時左右就「滑」回加拿大營地了。回到營地,發現已經上去神鷹巢穴營地的阿根廷人默默地把我早上曬在石頭上的睡袋收進我的帳篷裡了(就甘心),我免於睡在一個塞滿白雪的睡袋裡XD
原本想把帳篷睡袋收了再衝上去神鷹巢穴營地,但因為雪實在太大所以作罷。好處是我今天可以不用走到河邊去取水,只要將鍋子放在帳篷外,等一陣子自然就會裝滿雪了^_^
晚餐過後,天空放晴,太陽剛好可以把鞋襪曬乾。趁著陽光,用地上的新雪把腳洗一洗。雖然已經第六天沒洗澡了,但能這樣洗我已相當滿足。
GPS軌跡記錄:
加拿大營地(Plaza Canadá,5058m)-神鷹巢穴營地(Nido de Cóndor,5563m):2.05公里,步行3小時5分,總上升571公尺,總下降44.3公尺。
神鷹巢穴營地-加拿大營地:2.2公里,步行1小時15分,總上升0公尺,總下降510公尺。
累計上升5189.5公尺
淨上升量2139公尺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2 則留言:

  1. "發現昨晚一起在這裡紮營、今天已經上去神鷹巢穴營地的阿根廷人已經默默地把我的睡袋收進帳篷裡了"
    這個描述感覺很讚,山裡面很無私的溫情~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的,那個當下我真的好感動,因為如果睡袋濕了真的會很麻煩。
      登山真的是互相扶持、互相幫助。

      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