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 比斯凱克-托克瑪克(Tokmok)-柯奇克爾(Kochkor)

按我留言
《吉爾吉斯-布拉納塔(Бурана )》

昨晚住的NomaD Hostel,10人房一個床位15USD,不過昨晚也只有三個人住而已...

 Hostel的櫃台,有賣一些明信片
 15美金雖然有點小貴,不過hostel有置物櫃真的很棒!

 可以做菜的廚房,該有的東西都有
佔地127平方公里的比斯凱克,人口有88萬。接近11點的時候,街道上車水馬龍。
從NomaD hostel走到烏茲別克大使館不過短短800公尺而已,今天無論如何一定要辦到!

挖馬路、挖馬路.......
 到處都在挖馬路....
 第二度來到烏茲別克大使館....

今天大使館有開,不過....我似乎低估了辦簽證的人潮,在門口等候的人已經有8~9個人了.....
本來以為早上10點開始辦理,11點錢抵達應該不算太晚,真是大失算阿....
等待時間頗為漫長,平均一個人的辦理時間是10分鐘。正中午太陽直曬的時候大家都直接躲在樹蔭下等待。大家按照「心裡面知道來的先後順序」進入辦理簽證。
好不容易輪到我辦簽證之時,來了一個土耳其男子和一位貌似阿富汗女子。阿富汗女子硬要插隊在我前面,還擋住大使館的門不讓我進去,並說他生病要趕快辦理。雖然被他拖了一些時間,不過她似乎沒有準備任何文件,完全被大使館拒絕。

有關詳細辦理簽證的流程,我另一篇文章裡有專門說明,請參閱:[旅行資訊]台灣護照申請烏茲別克簽證的方法


比斯凱克的任務全部完成,回到Hostel打包好行李,準備離開這個城市了!
NomaD hostel裡的大男孩,印象中他在外地念書,現在是放暑假來hostel幫忙。他很好心地帶我們從旅館走出來外面,尋找前往托克瑪克(Tokmok)的車。
他問好我們的預算以後,一台一台計程車幫我們問價錢。
 好不容易找到一台價格勉強可以接受的小黃。
事實上直接包車去托克瑪克太貴了,透過大男孩的翻譯,他建議我們先到hostel東北方3公里外的比斯凱克巴士東站,那裡有Marshrutka可以前往托克瑪克。
※Marshrutka(念起來像是馬修卡),可以翻譯成蘇式小巴,在前蘇聯國家常常可以看到。通常要湊滿足夠人數以後才會發車。在中亞,大巴並不是很盛行,搭Marshrutka前往想去的地方才是比較省錢的好選擇!

10分鐘就到了巴士站。3.2公里車程,車資100som(60TWD)。建築物兩側的文字分別是吉爾吉斯語АВТОБЕКЕТ和俄文的АВТОВОКЗАЛ,皆為巴士站的意思。
 看起來挺老實的計程車司機

才剛下車就有Marshrutka司機來攬客,雖然他們不諳英文,不過嘴巴念著Tokmok再加上一點肢體語言,多多少少還是可以溝通。
談妥價格後一個人車資是100som(60TWD)。等了大約15分鐘,待司機湊足客人後便上路出發囉!

從首都比斯凱克到托克瑪克大約65公里,一路上沿著吉爾吉斯和哈薩克國界的A365公路行駛。

吉爾吉斯文在1940年後也改用和俄文一樣的西里爾字母,路牌上的文字實在無法分辨是吉文還是俄文。
公路旁的羊群

隔著楚河(Chu river/吉爾吉斯語Чүй/哈薩克語Шу),對岸就是哈薩克了(Kazakhstan)!
沒錯,這就是象棋棋盤上楚河漢界中的楚河!源自天山山脈,往西北流入伊塞克湖(Issyk Kul/吉爾吉斯文Ысык-Көл)後,再轉向西北,流經吉、哈兩國邊境。
《在車上拍的,抓不到好角度XD...》

隱約可見南邊的天山山脈

開了大約50分鐘來到托克瑪克(TOKMOK)。托克瑪克在蘇聯時期設有新型戰鬥機試飛的基地,以及飛行員培訓中心,戰鬥機似乎已經他的標誌。
托克瑪克還真不像是個城市,說是鄉鎮還比較貼切一點
Marshrutka在托克瑪克的巴士站讓乘客下車。司機問我們接著要去哪,我回答了碎葉城(Suyab)。司機似乎聽不懂我在說甚麼,我拿著手機上的吉爾吉斯文去問路人,但問了四五個人以後才得到答案,看來這個碎葉城似乎沒有什麼名氣.....

司機說一個人再收100som(60TWD),問我要不要搭他的車。我心中盤算這個地方大概冷僻到不會有Marshrutka願意開去,看來這是目前唯一的選擇了。

果不其然,司機越開越偏僻,他似乎也不確定正確位置在哪裡,一路上還問了許多路人。後來司機似乎覺得路程有點遠,而且路況很差,想要再多收錢.....

對於談好的價格,我說什麼也不願意讓步。下車以後司機的朋友還一直追上來,要我們回程也搭他的車,不然我們回不去。看來是逼我採用頭也不回戰術,直到他追到放棄為止。
說實在的我對於怎麼回托克馬克也沒有什麼idea,只是不想被煩人的司機糾纏著。反正時間還早,逛完以後再去想辦法囉!


從托克瑪克巴士站到碎葉城大約有7公里的路程,出了城區後路況就不是很好,加上司機問路的時間,總共花了20多分鐘才抵達碎葉城。

風景是不錯,但為了麼非得費這麼大的工夫,頂著大太陽扛著全身家當來到這片荒野呢?

事實上這碎葉城(Suyab/俄文Суяб)經考古學家郭沫若考證後,證實就是大詩人李白的故鄉。

我們都知道李白不是中國人,而是西域人。而碎葉城,是在唐高宗調露元年於西域安西都護府所設立的重鎮。





碎葉同當時的龜茲、疏勒、於闐並稱為安西四鎮
曾經是絲路上的重鎮、中國王朝歷代以來所設立最邊陲的城鎮,現在...只剩下一片廢墟...
碎葉城又稱作阿克·貝希姆遺址(Ak-Beshim)。阿克·貝希姆是當地人對碎葉古城的叫法。
方圓百里外沒有其他的遊客,只有這位老牧羊人
遠方白頭的天山山脈


真是個淒涼感十足的地方,如果不是衝著李白的大名,應該沒幾個人會想來這裡吧
火車!連接比斯凱克和托克馬克的鐵軌,是土耳其斯坦-西伯利亞鐵路(Turkestan–Siberia Railway/俄文Туркестано-Сибирская магистраль)的一部分,簡稱土西鐵路(Turk–Sib/俄文Турксиб),連接西伯利亞鐵路和中亞。

土西鐵路南起中亞鐵路(Central Asian Railway,舊稱外裏海鐵路Trans-Caspian Railway)塔什干(Tashkent,烏茲別克首都)以北,向東北經比斯凱克到哈薩克最大城市阿拉木圖,在多斯特克(Dostyk)與從中國來的北疆鐵路匯合,再往北穿越哈、俄國界,於俄羅斯新西伯利亞市(Novosibirsk/俄文Новосиби́рск)連接西伯利亞鐵路(Trans-Siberian Railway/俄文Транссибирская магистраль)

碎葉城遺址完全被遺棄在荒郊野外,沒有人售票管理,土牆也任人攀爬。
事實上這個古城早在蘇聯時期就已經被發掘,出土的文物由於沒有詳細記載,「或許」都被運送到了聖彼得堡。
古碎葉城是仿照唐代長安城建造,從方正的格局可見一斑。

是否應該來挖挖看,說不定可以挖到唐代的古物呦~
不過太陽這麼大還是省省吧...



不知道在這位牧羊人的記憶中,有多少人曾經造訪這裡。有時候真希望身旁有個翻譯,讓我隨時可以跟當地人聊天。
告別了牧羊人,接著該是想辦法回去了!

Hitchhiking應該是最合適又省錢的方法了。第一輛卡車從我們身旁呼嘯而過,完全不理會我大聲嘶吼......

搭便車一定要有的心理建設:做好走7公里的打算!
剛剛搭著車子穿過這灘死水,現在我得徒步走過去了........

走了1600公尺,除了那輛卡車以外沒半台車經過,只好繼續走......
Wow.....來者何方?!
是牛群!
牧童很友善的像我們揮手
土西鐵路經過碎葉城的北邊,從這裡延伸過去會到托克馬克火車站,然後一路通往伊塞克湖畔的巴雷克奇(Balykchy/吉爾吉斯文Балыкчы)
走了2100公尺了,還是沒車....
途中有一兩台車曾經停下來,但都打算收費所以做罷....
終於停了一台願意讓我們搭乘的紅色小轎車
他們似乎會說一點英文,很熱情地跟我們聊天
本來打算直接回到托克瑪克,不過他們很熱情地邀約我們去另外一個地方-布拉納塔(Burana Tower)
一來盛情難卻,二來時間還早,於是我們就跟著他們來到了布拉納塔

看得出來是地圖,但至於是俄文還是吉爾吉斯文我想不重要,因為我根本看不懂XD.....
好心的兩位大叔^_^
布拉納塔(Burana Tower/吉爾吉斯文Бурана (мунара))位在托克馬克南方15公里處,最初建於西元11世紀,高45公尺。幾個世紀以來,歷經了數場地震,塔的上半部遭震毀,如今殘存的基部高25公尺。20世紀初期,俄國移民來到這裡,取走了布拉納塔的磚頭來建造房舍。直到1970年代,翻修計畫才修復了布拉納塔的地基以及岌岌可危的西面。
布拉納塔以及周圍的一些土木工程遺跡,是晚唐時期黑汗王朝首都八剌沙袞(Balasagun)與後來取而代之的遼國首都虎思斡耳朵遺址。

兩位大叔把我們送回了托克馬克,沒有收我們半毛錢。這趟中亞旅程的第一趟便車完美落幕!
繼昨天在比斯凱克看到的那座清真寺,加上托克馬克的這座,不禁讓我開始懷疑:鐵皮屋圓頂是中亞清真寺的風格嗎?
МАНАП ВИЙ,查不到他是誰,但多半是某位歷史英雄吧

因為想要接著前往頌湖(Song Kol Lake/吉文Соңкөл),因此,如果今晚能夠抵達柯奇克爾(Kochkor)的話就方便許多了。比斯凱克到頌湖的直線距離雖然不遠,但中間有天山山脈分支的地理阻隔,因此必須繞個大半圓。

大部分的Marshrutka都是從比斯凱克發車的,要從托克馬克過去柯奇克爾幾乎只有包車這個選擇,不然就得先回到比斯凱克,再找車搭。

我試圖在大馬路攔車,看看是否找得到從比斯凱克過來的Marshrutka。但也許時間已經接近傍晚七點,原本就已經不多的車潮顯得更加無望....

就當我們在馬路上攔車之時,巴士站裡的計程車司機們好像蒼蠅看見腐肉般蜂擁而上,得知我們要前往柯奇克爾後,每個開價都是2000som(1200TWD)起跳。這麼可怕的漫天喊價加上人潮壓力迫使我一直逃離\我想要單獨找司機一個一個談,他們卻窮追不捨......

正在我都已經絕望想說乾脆回比斯凱克之時,有個司機答應了一車1000som(600TWD)的價碼。雖然他好像有點被周圍的其他司機幹譙,即便這個價格還是有點高,但我似乎已經沒機會殺價,於是匆匆上車。
司機也不懂英文,開到一半的時候他突然打給他的一位朋友,然後把手機交給我聽。對方說著流利的英文,是經營旅行社的人,他希望我多付給司機一些錢。
沒想到剛剛才掙脫那群亂天喊價的司機,現在眼前這位司機又想跟我多要錢。原本他希望我付1500som(900TWD),後來我看了看現有的零鈔,硬是跟他說我剩下1300som,他只好答應囉。雖然心中有點不是滋味,但至少比剛剛的2000som好多了。


又是鐵皮圓頂清真寺?
這段車程並不短,我們7點左右從托克馬克出發,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我們的司機(右)和他半路多載的一個人。我們停在路邊上廁所......
好啦,看在路程著實有點長,而且又翻山越嶺的,1300som似乎並不虧。

哦!傳說中的氈房(Tjundjuk),越來越有吉爾吉斯大草原的fu了!
進入柯奇克爾區(Kochkor raion/吉文Кочкор району)
第二次停下來休息,和我們的司機與另一位乘客合照
車子爬了一陣子山,這裡的海拔高度有2168公尺,我的短袖短褲已經快要招架不住了...冷!

天色迅速地暗了下來,在移動的車中實在也沒什麼好拍的。司機先送另外一位乘客回到他家後,接著帶我們去找投訴的旅店。

其實我根本也沒有計畫要住哪裡,隨手翻翻在Lonely planet裡找了間民宿Tulekeev B&B,在司機幫忙打電話找路的幫忙下終於抵達!整趟車費時約2小時20分鐘,路程約130公里。


放好行李塵埃落定後,時間來到了晚上9點50,雖然早已過了民宿的晚餐時間,但老闆娘還是很好心的替我們準備一些麵包、果醬、茶還有沙拉,而且不多收費!
美麗的老闆娘和我們的晚餐^_^

Tulekeev B&B的二樓有許多狼皮的裝飾,相當特別

我們的房間鋪著一張具大的毛皮,踩過去的時候感覺有點詭異.....


        在吉爾吉斯的第二天,感覺這支信奉伊斯蘭教的民族似乎和中東那裏的穆斯林不太一樣。也許是地理位置的關係,吉爾吉斯人好像比較接近我們一些。有好人如NomaD hostel的大男孩和Tulekeev B&B的女主人,也有討厭的Marshrutka司機和糾纏不清的計程車司機,才來兩天實在還抓不到當地人的口味......
        辦完簽證、離開了喧囂的城市,接著期待接下來的大自然旅程!晚安Kochkork!



以下是今天的足跡路線圖: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