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24 努庫斯-鹹海(Aral Sea)

按我留言
《烏茲別克-鹹海(Aral Sea)》

沒意外的話,今天要前往鹹海(Aral Sea)。昨晚和旅館的人詢問,得知有兩個法國人今天要包吉普車前往鹹海,按車計價,兩天一夜一台車是450美金(TWD13500)。如果只有他們兩個人去的話平均一個人是225美金,我想多我們兩個人當分母來攤車錢,他們應該是舉雙手贊成吧?(希望囉)



昨天晚上住的旅館Jipel Joli,我睡在外面沒有遮蔽的躺椅上(照片左後方),一晚價格是10美金,方皓平則住在有遮蔽的蒙古包(照片右後方),一晚價格是15美金。
Jipek Joli這間旅館本身也是AyimTour旅行社的所在,旅館大廳的牆壁上就貼著鹹海吉普車之旅的路線圖。

AyimTour的鹹海路線有分成兩條:短路線(兩天一夜,路程900公里)以及長路線(三天兩夜,路程1200公里),網站裏面都有英文的詳細內容。
下面這張是短路線,簡單說明如下:

  • 第一天:早上8點從努庫斯(Nukus)出發,先前往聖墓群密茲達坎(Mizdahkan),再到昆格勒(Kungrad)用午餐。之後前往鹹海的其中一個遺跡湖泊Sudochie Lake,然後沿著烏斯秋爾特高原(Ustyurt Plateau)一路往北到鹹海海邊紮營。
  • 第二天:看完日出、用完早餐後,從烏斯秋爾特高原下降到烏斯秋爾特大峽谷(Great ustyurt canyon),在過去鹹海的海底一路往東南開到盛極一時的漁村木伊那克(Muynak)。參觀完船的墳場(ships cemetery)和博物館後返回努庫斯。

兩位法國人欣然接受我們兩個來分攤他們的車資(不然就沒有今天的日記了XD),因此一個人的車資平均下來是450/4=122.5USD(3675TWD)。不過還要加上一天帳篷的費用10美金,租借睡袋一晚6美金,還有晚餐加早餐20美金(這筆錢我沒有付,打算在路上找商店買零食去野餐)。

出發囉!雖然這趟鹹海之旅不便宜,不過能夠見證這場生態悲劇,再貴也值得。上路囉!
是說能搭這麼舒服的吉普車,其實122美金好像也不是那麼貴了
車子駛出努庫斯市區,仔細觀察,路邊水銀燈的燈桿漆的是烏茲別克的國旗顏色
烏茲別克的國旗
怎麼前面的車全慢下來了?原來是有警車....
很快地,大約半小時,抵達第一站:密茲達坎(Mizdahkan)
先貼上今天GPS Logger記錄的軌跡。密茲達坎在霍傑伊利(Xojeli/俄文Хўжайли)的西南方4公里,鄰近烏茲別克和土庫曼邊界的A381號公路上,距努庫斯市中心約有24公里。

門口有個捐獻箱,不用特別再支付門票
密茲達坎(Mizdahkan)佔地長2公里,寬1公里,曾經是花剌子模(Khorezm)第二大城。從西元前4世紀有人居住開始,一直到西元14世紀,即便歷經成吉思汗(西元1221年)和帖木兒(西元1388年)的摧毀,其神聖的地位依舊存在。墓塚和清真寺的興建,一直到20世紀才逐漸停歇。
密茲達坎建立在一座小山丘上,有許多清真寺和聖陵,有些保存完好,有些則被摧毀。

其中保存最完整也是最漂亮的是Mazlum Sulu大汗的聖陵(Mazlum Sulu Khan Mausoleum)
Mazlum Sulu大汗聖陵興建的時間大約在12世紀末到13世紀初期,在花喇子模帝國的末期,蒙古入侵(西元1221年)之前。
地面上的圓頂在蒙古人入侵的時候遭到破壞
在蒙古人統治的其間,聖陵變成重要的神聖信仰中心,建築物在地下的部分建造了許多給朝聖者朝拜的小房間。

在帖木兒摧毀密茲達坎後,聖陵被埋沒在砂礫瓦堆中,一直到17世紀,希瓦汗國的可汗下令讓他重見天日
不過,聖陵並沒有以聖地之姿回到現實,反倒是被改建成薩滿教的信仰中心。牆上的波斯文題字可能是來自重新開啟後的商人之手。經過學者的翻譯,第一條題字的意思是「生命非常美好卻又非常短暫(Life is very beautiful but it's a pity that it's so short)」,另外一條則是「我不覺得在這個充滿悲傷的小房間是件很糟的事(Don't think that it is too bad for me in this small room full of sadness)」
在中亞地區,這種地下的聖陵建築是很不尋常的,因此也有人認為這座聖陵可能有其他的用途,像是堡壘的一部分.....
有關更多密茲達坎以及Mazlum Sulu大汗聖陵的內容可以參照這個網站



爬上密茲達坎的山丘上,這座小山丘名叫Djumarat Khassab Mound,是以一名名叫Djumarat的屠夫來命名的。這名屠夫在收成不好或是鬧機荒的時候把肉分送給窮人,因此被當地人奉為聖人。
不過這座小山丘的確切供應目前還沒有定論,部分原因是因為他還沒有被開挖。

俯瞰密茲達坎還有古墓群(necropolis)


這不知道是遊客的傑作,還是前人就有的作法....

這個長型的建築物是先知Shamun的陵墓,長25公尺,上面覆蓋七個圓頂。在過去,陵墓裡面有一個長型的大石棺,現在則是由複製品取代

這個方型的建築是哈里發Erezhep的聖陵,由燒製過和未燒製過的泥磚混合建成




還有許多大大小小、保存完好的陵墓
接著我們回到車上,往西行駛一段距離,鄰近密茲達坎,這是Gyaur Qala,一座興建於西元前3到4世紀的堡壘和城牆。
下車以後,我們步行爬上這座古老的堡壘。
Gyaur Qala這個字源自於阿拉伯文,字面上的意思是異教徒的堡壘。在中亞這個區域,還有兩個也被叫做Gyaur Qala的堡壘,一座位在卡拉卡爾帕克斯坦共和國(Karakalpakstan,為烏茲別克境內唯一的自治共和國,首府在努庫斯)的南邊,阿姆河畔;另一座則是位在土庫曼的梅爾夫(Merv)。
A381號公路在北邊,呈東北-西南走向通往土庫曼的邊界。在公路的南邊,從Google earth可以看到偏東北的古墓群(necropolis)以及偏西南的異教徒堡壘(Gyaur Qala)
大概是年代久遠的關係,只從外觀很難想像他原本是座堡壘

這是????????

如來神掌!


回到車上已經是早上的10點整
歷經了1個小時又20分鐘,我們來到了昆格勒(Kungrad)享用午餐
兩位法國人吃的是已經包含在行程裡的餐點
我則是自己單點來吃
點了我看得懂的Manti,一盤價格是6000索姆(60TWD)。
另外一碗湯要4000索姆(40TWD),就連糖也要1000索姆(10TWD),最後還要加一成服務費,實在有點坑人XD.....


吃飽飯上路囉!
從昆格勒一路往西北,右手邊(東)這塊區域是阿姆河三角洲。阿姆河從帕米爾高原興都庫什山脈的瓦罕河(Wakhan)發源以來,向西和另一條同樣源自於帕米爾高原的帕米爾河匯流形成噴赤河(Pyandzh)後繼續向西,匯合瓦赫什河(Vakhsh)後稱阿姆河,一路向西北流,在木伊那克(Moynaq)注入鹹海。因此,我們可以知道,木伊那克以北「理論上」應該都是鹹海的範圍....

到這裡都還有綠地,一路跟著我們的鐵管不知道是輸水管還是輸油管線......


一路向北......我只覺得我們越開越偏僻,但到目前為止都還有像樣的道路
漸漸地,可以感受到植被的變化
我想應該是土壤的鹽分較高或是離河流比較遠比較乾的關係

左手邊是一大片高地,筆直不見盡頭的公路,讓人忍不住想要停車下來
所以囉.....包車的好處就是這樣^_^
放眼望去,只有一條公路通往天際線
我們所在的水平高度是鹹海的高度,左手邊(西邊)的大平台就是烏斯秋爾特高原(Ustyurt Plateau),待會我們就要開到高原的頂端,才能注視鹹海
由這張圖可以看到:烏斯秋爾特高原位在鹹海的西緣,一直延伸西延伸到裏海(Caspian Sea)
鹹海的東邊則是克孜勒庫姆沙漠(Kyzyl Kum/烏茲別克語Qizilqum),這是世界第11大沙漠,剛好夾在阿姆河(Amu Darya)和錫爾河(Syr Darya)之間。
克孜勒在突厥語系語言中意為「紅色」,庫姆則是「沙子」。沙漠主要構成為崩裂的岩屑和沉積紅壤的殘餘物質,故呈紅色。



這位先生應該也有30多歲了,也是挺俏皮的

合影一張

繼續上路
一路狂飆,真是暢快


注視著前方,我們要爬到高原上面去囉!

站在高處是什麼樣的感覺呢?讓我們下車瞧瞧~
GPS軌跡記錄器記錄到的部分:爬上烏斯秋爾特高原



方皓平在幹嘛?


司機說這裡常有蠍子出沒,要小心他們躲在石頭下面,所以方皓平就不斷用他的鞋子找尋蠍子XD.....

再次上路,奔馳在烏斯秋爾特高原上!爬到高原上來後,輪胎下的不再是鋪設的道路,而是顛簸的泥土路
讓我們來體驗車子有多顛簸
很快地,遠處出現水域了!莫非是已經抵達鹹海了?噢不!還早,這是Sudochie Lake而不是鹹海(Aral Sea)

我們看看今日的鹹海分為南鹹海(South Aral Sea)和北鹹海(North Aral Sea)。而原本的鹹海最南可是有延伸到漁村木伊那克(Moynaq),也就是阿姆河注入鹹海的地方,這裡是阿姆河三角洲。近年來,拯救鹹海國際基金(The International Fund for Saving the Aral Sea, IFAS)這個機構的烏茲別克分支和其他國際組織致立於阿姆河三角洲的拯救,建造了許多淡水和微鹹的蓄水庫和湖泊,其中最成功的就是Sudochie Lake。致於鹹海的故事,等咱們到了鹹海再來談!


Sudochie是這個字源自於卡拉卡爾帕克語的Suw dushshi,意思是淡水
Sudochie Lake的水源從地下來自阿姆河的河水。蘆葦、水生植物和一些水鳥幾乎都在Sudochie Lake裡復育。專家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鹹海海灣的一些城市、村莊,如木伊那克(Moynaq)、薩爾巴斯(Sarbas)、Adjibay和Zhiltyrbas能夠再次繁榮而有人居住。
我們依舊是站在烏斯秋爾特高原上眺望Sudochie Lake



欣賞一下Sudochie Lake的全景吧


繼續奔馳在烏斯秋爾特高原上

司機再次停下車,這應該是個堡壘或是瞭望台之類的建築

Sudochie Lake在地圖上目測周長應該有80公里,其實還頗大的,在這裡,我們看到了難得一見的翠綠色

司機開下烏斯秋爾特高原,要去哪呢?
這裡是烏爾加(Urga),本來也是鹹海海灣城鎮之一,如今.......如下.......

居民用很傳統的方式燒柴升火煮茶給我們喝,這桶子還有點像我們的紙錢筒XD...
是綠色!看來Sudochie Lake富裕的情況良好,水的鹹度應該不會太高
還可以...划船耶?

那麼.....出海囉!


不過...因為水到太窄,槳板太長,我們只前進了幾公尺就折返.......


不過倒是在水中看到了不少漁、蜻蜓還有一些水生植物,證明這是個有生命的湖泊!




喝杯熱茶,划划小船後,我們繼續上路前往鹹海......

又經過了一個遺跡,不過這次司機沒有停車

鹹海比想像中的還要遠,車子搖搖晃晃地其實有點好睡....
突然間,搖搖晃晃的感覺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穩的道路,這是.........
沒有錯,我們開在飛機起降的跑道上!!這是認真的跑道!
從GPS軌跡記錄器上看來,這裡是一個叫做烏斯秋爾特高原共青城(Komsomolsk-na-Ustyurte)的地方。而空拍圖上真的看得出來有一條跑道

不過我想這應該是軍用起降跑道,附近一架飛機也沒有,這應該是我第一次奔馳在飛機跑道上吧^_^
我們繼續往鹹海的方向(北)前進,從此之後,再也沒有個像是有人居住的村落出現了.....
而這種路面,不再是低底盤的小轎車能開過來的



出現了!鹹海(Aral Sea/烏茲別克語Orol dengizi/哈薩克語Арал Теңізі)!!(正確地說來應該是「南鹹海」)






我們從昆格勒,一路沿著阿姆河三角洲以及古鹹海的西緣北上,抵達今日的南鹹海(South Aral Sea)。

 從地圖上看得出來,鹹海位在烏茲別克和哈薩克的國界線上

放大來看,黃色的部分是古代(其實也沒有多古代啦,大概是1960年以前)鹹海的範圍。鹹海曾經是世界第四大湖,僅次於中亞的裏海(Caspian Sea)、北美五大湖之首的蘇必略湖(Lake Superior)、以及非洲最大湖維多利亞湖(Lake Victoria),面積達68000平方公里。中亞最大的兩條內流河-阿姆河(源自興都庫什山)和錫爾河(源自天山山脈)接注入鹹海,是鹹海的水源。
然而,在蘇聯時期,蘇維埃政府於1960年待開始,決定將流入鹹海的阿姆河和錫爾河分流至附近的沙漠地區,用以灌溉和種植稻米、棉花和穀物等農作物。此舉導致流入鹹海的水量大為減少。從1960年開始,鹹海的水位以每年數十公分的速度快速下降,也使得湖泊面積逐漸減小,終於在1987年分成北鹹海和南鹹海。阿姆河注入南鹹海,而錫爾河則注入北鹹海。即便有人使用人工渠道將兩個湖泊重新連接,但最終因它們繼續萎縮而在1999年再度分開。
(上面這張動畫取自wiki,描繪鹹海從1960年到2008年水域面積的變化)


北鹹海全部位在哈薩克境內,哈薩克政府在2003年10月斥資2.6億美元的拯救北鹹海計畫,成功的增加北鹹海的水位和面積。反觀南鹹海大多位在較窮的烏茲別克境內,政府拯救南鹹海的財力有限,即便有拯救鹹海國際基金(IFAS)和一些國際組織的介入,南鹹海的水位仍不斷再下降,鹽分也越來越高,暴露出來的河床有大量鹽沙,大大增加了沙暴的吹襲(從更上面那張衛星圖可以看的出來,古鹹海的遺址上都是一片白色的鹽沙區域)。
我們停下車來,靜靜注視這滴中亞的眼淚
大國旗此時要拿出來了,可是法國人卻把他給切了一半XD........
這趟鹹海之旅,除了見證這場環境災難的大浩劫外,也有可能是見上南鹹海風中殘燭的最後一面。2014年,南鹹海東岸600年來首次乾涸,預計鹹海將於西元2020年,徹底從地球上消失........
我們上了車,開下烏斯秋爾特高原,往鹹海的方向前進


這裡沒有綠色,鹽鹼化的土壤長不出像樣的植被
抵達鹹海邊,我們的車子也布滿了泥土


現在腳下所採的土地,都曾經是鹹海海底的一部分,貝殼化石歷歷可見
鹹海和死海這兩個「湖」常常讓人搞不清楚,大概因為鹹海有個「鹹」字,而死海以浮力著稱,因此都和「高鹽分」扯上關係。

事實上,一般海水的含鹽量為35g/L,死海介於300到350g/L之間,而南鹹海歷經水量的減少,含鹽量也來到了上升至100g/L。

來體驗鹹海的浮力吧!

浮力不錯,不過還是書死海一節,恐怕沒辦法拍張看書照.....

司機很貼心的準備了淡水讓我們洗腳洗身體,要不然身體乾了以後,身上肯定會ㄍㄡˊ著一層鹽的......
我們不留下任何一點垃圾,以前曾經來這裡露營的人,大家也都有共識要做好滅跡的動作
還是有一些能在這種環境下生存的小生物


我們沒有直接住在海邊,而是開回到烏斯秋爾特高原上紮營
背著夕陽的View超好!希望明天能看到鹹海日出!
是說從努庫斯開到南鹹海邊的直線距離也有250公里左右,大概跟緯度變化也有關係,7點半的天色還很亮

方圓百里內就只有我們一組人馬在露營,其實自從開過烏斯秋爾特高原共青城後,就在也沒看過任何人居住的地方,也沒看到任何人煙了。

既然還這麼亮,那麼就來玩個Timelapse吧!


小小成品,因為是用D800E內建的縮時攝影功能,所以快門閃爍還蠻強的XD.....

欣賞一下從烏斯秋爾特高原上看下去的動態風景


我們在看海、拍照的同時,司機正用著帶來的鍋具和食材生火煮晚餐
兩位法國人在看海,此時雲層越來越厚,不要告訴我說這裡會下雨..........

我沒有付伙食費,理論上這頓不會有我的份

有夕陽囉!不過逐漸增厚的雲層實在令人擔憂......
看吧!即使剛剛已經有用清水沖過了,全身上下還是有許多鹽的結晶形成


等待晚餐的時候,司機開始搭起帳篷。他只帶了兩個帳蓬來,自己則是要睡車上


迷彩造型的呦^_^

方皓平有付錢可以享用這頓,而我沒有付司機卻一直跟我說沒關係有很多。雖然沒付錢很不好意思但盛行難怯,我等大家都吃飽以後,才把剩下的食物稍為吃了一點。

夜裡,聽見帳棚外的雨滴聲,看來真的是下雨了......
而外面正下著大雨,防水效果不佳的帳篷裡面也下起了小雨XD.....
星空沒了,只希望明天有機會能看到日出......
晚安,鹹海。

以下是當天GPS Logger記錄的軌跡以及簡短日記:

見證生態的浩劫-Aral Sea
前一晚在旅館得知剛好有兩個法國人今天要前往鹹海(Aral Sea),在去塔什干取簽證的日子在即,沒太多時間的情況下,只能試試看他們是否願意與我們一同分車資前往,否則我就只能隻身前往木伊納克(Muynaq)過過鹹海遺跡的乾癮了。
早上7點40分,兩位法國人下來用早餐,很爽快地就答應讓我們一同前往。從Nukus出發的吉普車兩天一夜要價450美金,最多搭載四個人,加上帳蓬和睡袋租借,一個人要價133.5美金。不同於卡帕多奇亞熱氣球150歐,我考慮良久最後還是沒搭,同樣是頗貴的價格,為了一睹這生態浩劫,鹹海之旅我可是毫不考慮地就掏錢!
鹹海原本是世界第四大湖,中亞的兩大河流阿姆河和錫爾河都注入於此。蘇聯時期將兩河的河水引流灌溉沙漠地區,導致鹹海的面積急劇縮小,現今已不在世界十大湖泊之列了。
我們來到鹹海湖畔露營,除了我們五個人以外不見任何人影。
鹹海的鹽度是海水的三倍,死海的三分之一,浮力也相當驚人。在鹹海裡游泳,伸手一抓就是免費的鹹海泥,不用像在約旦死海游泳,入場和海泥都要錢。
傍晚十分雲層越來越厚,夜裡還下起雨來。我們的帳蓬似乎防水做得不太好⋯⋯外面在下大雨,裡面則在下小雨。沒看到星空有點可惜,但至少親眼窺見鹹海的全貌了!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0 則留言:

張貼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