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37 Toudeshk-亞茲德(Yazd)

2 則留言
《亞茲德-星期五清真寺(مسجد جامع)》


不到早上七點,Mohammad開著車載我們來到تودشک چو(Toudeshk-Cho)村莊北邊的大馬路上搭巴士,準備前往亞茲德(Yazd)。這趟車花費75000Rials(70TWD)

這條從伊斯法罕過來的是62號公路,途經Toudeshk的的北邊,往東直達納因(Naein/波斯文نایین),然後再轉71號公路,向南抵達亞茲德(Yazd/波斯文یزد‎)。
車程大約3小時,由於晚上沒睡飽的緣故,這一路上都在車上呈現昏迷狀態.....
一下車就感受到一股熱氣襲來,應該是個很典型的沙漠城市。
這是我搭的巴士,雖然是VIP級的,但好像沒有說特別舒服。

亞茲德的巴士總站位在市區的西南邊,離機場很近,到舊城區約10公里,得搭計程車前往。不過在伊朗搭計程車一整個就是很便宜,這段路花了7萬Rials(66TWD)。

傳說中的風塔(bâdgir/波斯文بادگیر‎)!
在旅途中聽過有人推薦亞茲德的絲路旅館(Silk Road Hotel),也剛好是LP的Top choice,所以幾乎沒有考慮其他的住宿,就直接叫計程車開到這間旅館。
Silk Road Hotel給我的第一印象很不錯,空間寬敞明亮,有wifi(但晚上11點以後會關起來)



奧地利人去住了單人房,因為他總是睡不好。而我還是能省則省住了Dorm,但是床位似乎還在整理,所以我就先填飽早上匆匆出門還來不及吃飯的胃。這一頓是蔬菜茄子咖哩,白飯另計,加上檸檬芬達總共95000Rials(89TWD)。
我住的Dorm,在地下室,有電風扇沒有冷氣。不過沙漠氣候的夜晚應該不至於太熱~
在裡面我遇到了一位香港來的女生,他帶了好幾個鏡頭,在亞茲德住了好幾天。她一陸遊歷中亞,再來到伊朗,因為很喜歡亞茲德的顏色,所以在這裡待了很多天。她喜歡拍照,帶了好幾個鏡頭,而且洗澡的時候都放在行李箱裡面(真勇敢....沒有locker我都很害怕....)
至於為什麼她說她喜歡這裡的顏色?待我出去瞧瞧!
奧地利人和幾個白人聊了起來,我也就此「趁機」開溜,獨自上路。
選擇在日正當中的12點半出發實在是有點不明智,但我真的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這個古城!
Silk Road Hotel門口的正對面就是洛克納丁陵墓(Roknedin Mausoleum)
這是今天實際行走的足跡圖


從Silk Road Hotel所在的小巷子鑽出來馬上就可以看到星期五清真寺(Jameh Mosque/مسجد جامع)
進去之前,先買瓶1公升的100%白葡萄汁,5萬Rials(47TWD)。雖然比土耳其貴一些,但還是很便宜!旅行的時候總得比平常更愛惜自己的身體,尤其是在這種高溫突破40度的沙漠氣候。
星期五清真寺是亞茲德舊城裡面最醒目的建築,入口的大門貼滿水藍色磁磚,是伊朗最高的門廊之一。大門的兩旁有兩根高48公尺的叫拜塔(minaret),上面有15世紀的刻文。


清真寺的側面,有一座Vaziri人類學博物館(Vaziri Museum of Anthropology)。Vaziri是伊朗亞茲德省的一個村莊,應該是一個考古基地,透過挖掘出來的物品來了解古代亞茲德人的生活方式。

博物館的門票要1500Toman(15000Rials/14TWD)。不過沒有售票員,也沒看見有人在逛,只好作罷......(也許因為是中午的關係)
這座星期五清真寺建於15世紀,為洛克納丁(Sayyed Roknaddin)所建。Sayyed Roknaddin是當地的一位有名的伊斯蘭人士,不過我實在找不到相關的資料。




壁龕(Mihrab)的馬賽克裝飾超精美!


這張掛毯好想帶回家!

星期五清真寺庭院裡有一個階梯井,通往扎奇坎兒井(Zarch Qanat‎)的一部分。
這座坎兒井的源頭位於亞茲德東南方的法赫拉季村(Fahraj)附近,流經幾個村莊後進入亞茲德市區。經過Amir Chaqmaq廣場、星期五清真寺後,流出亞茲德。最後流到亞茲德市的西邊5公里處的扎奇(Zarch)。
扎奇坎兒井全長超過90公里,有超過2100個水井,是世界上最長的坎兒井之一,也是伊朗最古老的坎兒井。


從星期五清真寺的北側門走出,這裡開始就是錯綜複雜的亞茲德迷宮!
就像Lonely Planet上說道的:不像伊斯法罕(Esfahan)與設拉子(Shiraz),亞茲德沒有什麼收門票的大景點(big-ticket sight),但卻同樣地迷人。

無怪乎亞茲德可以成為伊朗中部的金三角(伊斯法罕、設拉子和亞茲德)。我超愛這裡的小巷弄的!

很難想像,在一個晴朗的午後,亞茲德迷宮般的舊城,幾乎看不到任何人影。熱氣蒸騰,因為氣候乾燥卻不會汗流浹背,也還不至於熱到像八月埃及那麼誇張。

穿梭在這些小巷中,風塔(Badgir/بادگیر)不時進入我的視線。這種在亞茲德特別常見的建築,容我放在後面介紹。
何謂風塔叢林?來趟亞茲德你就了解^_^
進到舊城區我馬上就懂那位香港女生所說的:我喜歡這裡的顏色。

如果有人問我說:亞茲德是哪個地方讓你特別喜歡,我會說沒有。但如果有人問說:你喜歡亞茲德的哪裡,我會回答:全部!
我也喜歡這裡的顏色,雖然熱得要命,但我還是喜歡在狹窄的巷弄裡遊蕩。






溜進門沒關的民家裡瞧一瞧

看到照片的你,應該會有跟我一樣的疑問:為什麼都沒有人?I don't know....
就像是個沙漠廢墟,也許曾經是個繁華的綠洲城市(自己在那邊想像.....)




難得看到一個人影,很有fu
其實我想照著LP上的散步路線行走,但完全失敗了。亞茲德舊城完全是個迷宮,鬼打牆似地很容易迷失方向後又回到原來的地方......

路邊停著一台廢棄已久的車子,更顯得這個地方的殘舊感....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定位點-Kourosh Traditional Hotel。這是一棟超過400年的建築,不過我沒有要住,所以沒進去看。
看得出來,旅館的外牆應該是有重修過,和整個背景顏色不太一樣。

因為真的很喜歡這種感覺,因此,亞茲德意外地成為我最喜歡的城市。
再往前走,又是另一間傳統旅館Kohan Traditional Hotel。看來亞茲德這裡主打的就是傳統的建築。

Kohan Hotel的對面是一個蓄水池(ab anbar/波斯文آب انبار)。ab anbar指得是古波斯的飲用水蓄水池,ab anbar是波斯文的音譯,其實就等同於water reservoir。
蓄水池的周圍有四座風塔


又是一間傳統餐館Fahadan Traditional Restaurant



來到Ziaee Square,著名的亞歷山大監獄、12伊瑪目陵墓以及Fahadan Great Hotel都在這個小廣場附近。
其實指標寫得還蠻清楚的,若往廣場的方向走,可以到亞歷山大監獄(Alexander's Prison)和12伊瑪目陵寢(Tomb of the 12 Imams)。若沿著Mirazadeh Street繼續向西北走,則可以通往Lari-ha Mansion。
遇到這個風塔再向右轉,就可以來到Lari-ha Mansion。

Lari-ha Mansion是一座傳統的房屋,隱藏在亞茲德舊城的深巷中,為卡扎爾王朝(Qājār dynasty, 1794-1925)時期的建築,占地1700平方公尺。
門票居然要10萬Rials(94TWD).....
我跟售票員說我沒有要進去參觀,讓我在外面瞧幾眼可不可以。他說:OK^_^

如同亞茲德其他的傳統房屋,Lari-ha Mansion有一個大中庭,四面由建築物圍起。由下面這張可以看出來,有些房間有三扇門(稱作Sedari,臥房),有些則有五扇門(稱作Panjdari,客房)。
中央大廳則有一座風塔。
在庭院裡,赫然發現-烏龜!!!
看到人走過去就....縮進去了....
回到Ziaee Square
廣場的西北面有一間旅館Fahadan Great Hotel,也叫做Fahadan Museum Hotel。
很特別的是,這間旅館居然開放讓人參觀。

最棒的是,旅館的樓上,有一個很大的露天陽台


陽台上的視野很不錯,在Ziaee廣場對面的亞歷山大監獄(中間)以及12伊瑪目陵寢(右邊)的兩個圓頂清晰可見。
如果你有嘗試過夏天站在風塔底下,你就能夠體會為什麼伊朗的屋頂景觀(roofscape)是一座所謂的風塔叢林(forest of badgirs)。因為他就像是一台巨大的綠能風扇!
Ziaee廣場(Ziaee Square)

巨大的風塔

陽台也就只有兩層樓高,要像蜘蛛人一樣爬上來應該不會很困難....

亞歷山大監獄(Alexander Prison/波斯文زندان اسكندر)
根據波斯大詩人哈菲茲(Hafez)詩中的記載,這座建築
如果每個景點都要吐出10萬Rials(94TWD,去年9月的門票才5000Rials),那麼在伊朗這種國家旅行也是會破產的.....
因此...我再度放棄進入亞歷山大監獄。不過......
我還是故技重施,進去裡面瞄一眼。
根據波斯大詩人哈菲茲(Hafez)詩中的記載,這座建築庭院中央有座深井,是由亞歷山大大帝建造,作為地牢。
亞歷山大監獄的隔壁是12伊瑪目陵墓(Tomb of the 12 Imams/波斯文بقعه دوازده امام/音譯Bogheh-e Davazdah Emam)。
這是亞茲德目前最古老的建築物,由Abou yaqoob Eshagh和Abou Masoud Badr建於回曆429年(西元11世紀)。
提到伊斯蘭教,尤其是什葉派,就不得不談到伊瑪目(Imam/阿拉伯文إمام/波斯文امام‎)這個字。在阿拉伯文中,伊瑪目指的是領袖,後來衍伸出來的意思是伊斯蘭教的教長,也就是能夠傳播古蘭經中的奧義之人,在伊斯蘭教中有其神聖的地位。
一般認為四個正統哈里發的最後一位阿里(Ali ibn Abi Talib)為第一任伊瑪目,阿里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堂弟和女婿。阿里的擁護者稱為Shiite,即今日的什葉派(Shiite為阿里的朋黨shiatu Ali的簡稱)。其後,根據不同什葉派,其認定的伊瑪目也不同,主要分為十二伊瑪目派、七伊瑪目派(以司馬因派)、五伊瑪目派(宰德派)等。舉例來說,七伊瑪目派只認定十二伊瑪目派的前六個伊瑪目,第七個認定的伊瑪目是以思馬因,和十二伊瑪目派認定的慕沙不同。
※阿里(Ali ibn Abi Talib)的全名為阿里‧伊本‧艾比塔里卜,阿里是他的名字,艾比塔里卜則是他老爸的名字。阿拉伯地區的命名方式都類似這樣,例如奧薩瑪‧賓(伊本ibn)‧拉登,他的名字是奧薩瑪,拉登則是他老爸的名字。
※擁護慕沙者,視其子孫為伊瑪目。但第十二代伊瑪目失蹤,有些人一直等待他回歸。這派人被稱為第十二代派(Twelver Shia),較溫和。和遜尼派只有枝節上的差異。
※擁護以思馬因者(即七伊瑪目派),繼承烏邁耶時代什葉教徒極端的教義和爆烈的手段。最後亦思馬因分子在葉門獲得長久的勝利,據地為王。後來,以思馬因份子遣使到北非,於908年擁立以思馬因系的繼承人烏拜杜拉(Ubaydallah,奧貝德拉)為首任法蒂瑪王朝的哈里發。法蒂瑪即得名於穆罕默德之女法蒂瑪(就是阿里的老婆)。法蒂瑪王朝在中國史稱綠衣大食
雖然說是伊瑪目們的陵墓,但事實上12位伊瑪目當中,並沒有任何一位埋葬於此......
亞歷山大監獄(左)和12伊瑪目陵墓(右)兩座古老的圓頂建築。
繼續我的小巷巡禮~

在小巷子裡面亂鑽,最後,終於找到了Hosseinieh!
Hosseinieh的發音如「侯賽因」,是一種三層樓的門面建築。
看樣子是在維修
旁邊也有座帶有四支風塔的蓄水池。
從Hosseinieh的後面可以爬上去
上面的視野,無敵好
Amazing!!!整個亞茲德的舊城一覽無疑!

星期五清真寺與圓頂,那兩隻48公尺的叫拜塔特別突兀。隱約地還可以看到背後山巒的影子

如果我的理解力沒有錯的話,這是一隻獅子吧......
走到Hosseinieh的正面(西北),下方是剛剛走過來的小廣場。再過去一點就是新城區了。


小黑貓。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土黃色背景裡特別顯眼
Hosseinieh的後方是一片廢墟
但我覺得這個廢墟挺美的~
我還嘗試走進去探險,不過實在有點可怕.....
離開Hosseinieh以後,再往西邊的巷子走沒多久....
就離開了舊城區,來到新城區。從土黃色的泥磚屋、狹小的窄巷,到水泥的方塊屋、寬闊的馬路和汽車,整個氣象完全不同,好強烈的反差!
在舊城區待了一陣子,好久沒看到「人」了。伊朗人還是相當地愛拍照,從大布里是、加茲溫,一路到伊斯法罕、亞茲德皆然。有時候覺得,胸前的相機是觀光客的枷鎖,但在伊朗,卻成為開啟友誼鑰匙。
這是一間學校
我按照預先下載好的導航地圖前往多拉-阿巴德花園(Bagh-e Dolad Abad)
但地圖上也沒有明確標示花園的入口在哪,我就朝著他的方向一直走.....
又是一個帶著四座風塔的蓄水池,在亞茲德真的很常見。
最後我來到花園的側門.....而且還關著......冏.....我今天唯一想花的門票錢就是你耶.........
我沒有放棄,沿著外牆試圖找尋其他的入口
原本以為入口會是在大馬路上,沒想到大路上的門也沒開!

我還是不死心...沿著圍牆繼續走到小路裡.....
最後,終於被我找到入口了!
多拉-阿巴德花園(Dowlat Abad Garden/波斯文باغ دولت آباد/音譯Bagh-e Dolad Abad),是沙漠中波斯花園的代表。由桑德王朝(Zandiyeh dynasty/波斯文سلسله زندیه)創立者卡里姆汗·贊德(Karim Khan Zand/波斯文卡里姆汗·贊德)建於回曆1160年(西元1747年)。
2011年,共有12做波斯花園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其中伊朗就有9座,多拉-阿巴德花園就是其中的一座。





門票一張4萬Rials(38TWD),是今日看到最便宜的(雖然說票券看起來很沒誠意)。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伊朗的景點都亂標價.....有些很值得的景點便宜得像不用錢一樣,有些看起來鳥鳥的點卻貴得跟什麼一樣....
現在已經過了下午四點半,氣溫也沒那麼高了。但是餐廳的餐桌床還是一個人也沒有~
花園內最著名的,就是這座風塔。之所以有名,是因為他「曾經是」伊朗境內最高的風塔,高度超過33公尺。不過看這高度也知道不是原來的那座風塔,因為原建築在1960年代時倒塌了。

典型的波斯花園一定會有水道

進到風塔內部
看得出來是重建過的建築,這是我第一次進到風塔內部。


這位大叔坐在這裡做甚麼?
原來這裡就是風塔的正下方!
風塔(Badgir/波斯文بادگیر‎)的英文應該用Windtower或更貼切地-Windcatcher。Badgir只是波斯文的音譯。
而所謂的Windcatcher顧名思義,就是他可以「捕捉」風。風塔是傳統的波斯建築,用來建立起建築物的空氣對流,依捕捉風的方向有分為單方向(Ardakani)、雙方向(Kermani)和多方向(Yazdi)等建築類型。這種波斯建築影像許多中東國家,在杜拜和巴林最常見,也出現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
坐在風塔的下面真的非常地涼!彷彿一個巨型的電風扇直接吹在頭上,超舒服!這真的是一項非常天才的設計阿!完全拜服......


花園沒有花?不過還是很漂亮!

請好心的伊朗人幫我拍照,但他怎麼拍都是歪的.......

雖然已經時過下午五點半,但我還是想要把握時間衝一發拜火教聖地Dakhmeh-ye Zartoshtiyun一睹寂靜之塔(Tower of Silence)。於是我來到Shahid Rajaei路上準備搭公車
其實伊朗的女生真的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神祕,瞧她叼著一根冰棒的俏皮模樣。
於是我跳上了公車~
公車上有人跟我說,現在去Dakhmeh-ye Zartoshtiyun已經太晚了,要我明天再去。因為Dakhmeh-ye Zartoshtiyun實在有點距離,擔心會白跑一趟,於是我決定還是有機會再去好了....
公車沿著Shahid Rajaei往東南邊行駛,恰好經過拜火教神廟Ateshkadeh!於是我就跳下車了!
非拜火教徒進入要付錢,門票1萬Rials(9TWD)相當便宜。

Ateshkadeh(波斯文آتشکده)是瑣羅亞斯德教拜火廟(Zoroastrian Fire Temple)。所謂的瑣羅亞斯德教,就是我們所熟知的「拜火教」或是「祆教」,或是倚天屠龍記裡面的「明教」。在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出現以前,祆教是伊朗高原、中東地區最主要的宗教信仰。宗教創始人為瑣羅亞斯德,因此也稱作瑣羅亞斯德教。
德國哲學家雅斯培以西元前600到300年間的這段時間,曾為人類歷史上的軸心時代(axial age)。在這個時代,東西方各地思想家輩出,中國有孔老、印度有佛陀、波斯有瑣羅亞斯德、以色列有眾位先知,希臘則有許多哲學家。可見瑣羅亞斯德和他的門徒在上古歷史的重要性。
這是祆教最重要的象徵-法拉瓦哈(Faravahar/波斯文نماد فروهر)。
帶有翅膀的盤子在古代近東、中東的藝術和文化上有著很長一段歷史。從歷史角度來說,這個標誌受到青銅時代皇家徽章帶翅膀的太陽的影響。在新亞述時代,圓盤上被加上了一座人類的半身雕像,「披著羽毛的射手」是亞述的象徵。
最早在古波斯的皇家銘文里出現,其究竟是受什麼文化的影響至今仍不明,因為亞述和古埃及文明中都存在類似的標誌。
法拉瓦哈的頭象徵著經驗和智慧,右手指上象徵崇敬神,左手上的金環象徵著和諧。中央較大的金環則象徵著永恆和對自身行為的反省,翅膀上的三層羽毛象徵純淨的思想、言語和行為。


世界各地的拜火教徒來到這裡,透過玻璃窗觀看這個「聖火」。據說祂從西元470年就開始燃燒至今。於西元1174年時被遷移至阿爾達坎(Ardakan),後來在1474年被移至雅茲德,1940年後才放置於現在的位置。
拜火廟的西北側有一座建築物
裡面是個拜火教的博物館
有點可惜的是,裡面的說明文字全部都是波斯文。不過從蠟像可以看得出來在介紹教徒的衣著打扮



回程的時候我用走的,反正也不趕時間,氣溫也不高
沿著Kashani路往西北走,第一個圓環上有座鐘塔


第二個圓環是天堂廣場(Paradise Square/波斯文میدان بهشتی/音譯Beheshti Square)

從天堂廣場轉向東北,來到伊瑪何梅尼街(Imam Khomeini St.)
沿著伊瑪何梅尼街走,很快就可以來到Amir Chakhmaq Square。

廣場的北邊是個健身俱樂部(Saheb a zaman club zurkhaneh/صاحب زورخانه باشگاه زمان)。從外觀造型實在很難想像它的內部.....
現在的俱樂部位在古老洞穴狀的蓄水池內,建於西元1580年。
廣場上的東南面又是另一個三層的Hosseinieh建築,叫做Amir Chakhmaq Complex。是伊朗最大的Hosseinieh建築之一。


其實最佳的拍攝時間是傍晚,但我走到這裡的時候天已經全黑了....
Hosseinieh建築兩側的拱廊並非原始的建築,而是後來為了隔離車輛才加上去的。從正中間的入口進去,有個市集。
在廣場的北側,健身俱樂部的旁邊,是亞茲德最著名的甜點店Haj Khalifeh Ali Rahbar

亞茲德以甜食著稱,雖然快打烊了,買氣還是源源不絕!
要不是一次都得買很大的份量,不然我真的很想要嘗個一兩口(雖然不用想也知道很甜....)

回旅館的路上,經過這是......銀行?!也太美了吧!其實走一趟伊朗就會發現,他真的和其他的阿拉伯國家不同。伊朗擁有曾經非常輝煌的波斯文明,即使信奉伊斯蘭教,仍能夠擁有其獨樹一格的建築、藝術和穿著,這在中東世界是很特別的。
在轉進舊城區的入口,圓環中央又是一座美麗的鐘塔。
繞了一圈又回到了星期五清真寺前的同名街道Masjed Jame' St。晚上的星期五清真寺(Jameh Mosque)亮著藍燈,透露出一股神祕的氣氛。
晚上的洛克納丁陵墓(Roknedin Mausoleum)也是神秘的藍色.....
回到絲路旅館(Silk Road Hotel),再度詢問明天要前往Meybod、Chak Chak和Kharanaq的包車事宜(中午吃飯的時候有問過一次),因為包車價格還是稍微偏貴(125萬Rials,987TWD),所以吃午餐的時候沒有立刻預定。
果然沒有先預訂是對的!晚上旅館的中庭有一個觀光諮詢櫃台,專門替背包客解決大小旅遊事。原本已經想說125萬就給他花下去了,沒想到在我吃晚餐的時候,資訊櫃檯的人跑來跟我說明天剛好有三個人也要跟我走一樣的路線,問我要不要加入他們。
價格瞬間從125萬變成65萬Rials(609TWD),而且還有導遊解說。碰上這麼幸運的事情,我當下立刻就答應了^_^

這是我的晚餐,點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花了10.5萬Rials(98TWD),味道還挺不錯的。
我問櫃檯的人說旅館附近有沒有甚麼地方可以看亞茲德的夜景,他說可以到旅館的頂樓上,只要跟老闆拿鑰匙即可。老闆千叮嚀萬交代不能從陽台跑到別人的家中(他說之前有中國旅客跑到隔壁的陽台被檢舉),才把鑰匙交給我。
就像今天去的Fahadan Great Hotel,陽台並沒有很高。雖然看不到整個亞茲德,但因為距離真的很近,星期五清真寺和洛克納丁陵墓可以看得很清楚。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亞茲德完全超乎我的預期。我特別喜歡那種在錯綜複雜的窄巷中迷路亂竄的感覺,隨便一個抬頭都可以看見幾座風塔。土黃色的磚牆和隨處可見的古老蓄水池,都是來到亞茲德不可以錯過的。無疑地,亞茲德的舊城成為我最喜歡的城市!晚安亞茲德!


以下是今日的足跡路線圖和旅行當天的即時簡記
 亞茲德(Yazd)

9/3 昨日軌跡 廢墟般的迷宮,迷路也不後悔的大漠之城亞茲德。
亞茲德(Yazd)可以榮登我喜歡的城市之首了!和耶路撒冷並列!
一位也住在青旅的女生告訴我她在伊斯法罕只待一晚就走了,在亞茲德卻待了五晚還沒要走。她說因為她喜歡這裡的顏色,一走進舊城區我立刻就懂了。
我是個很奇怪的人,明明知道時間不多卻又不想草草結束一個地方,一定要待上好一會兒才肯走,卻又想去很多地方。因此,每天都走到天黑以後才肯開始找東西吃。
我並沒有很想說Jameh清真寺的壯觀,Baghe Dolat Abad波斯花園的風塔有多涼或是Amir Chakhmaq complex的夜景有多好看。最吸引我的莫過於穿梭在Yazd的舊城區中,大熱天幾乎沒有人煙,烈日曝曬就像是在沙漠的廢墟當中。偶爾出現幾座美麗的風塔和圓頂,不時還會看到只有地理課本才會出現的坎兒井。
氣候雖然炎熱乾燥,但也因此可以拍出漂亮的顏色,以至於我只記得相機的快門而忘卻了烈日炎炎。
晚上回到旅館預訂125萬的包車,後來又有兩個捷克人和一個瑞士人也要去,於是價格瞬間變成65萬還含導遊^_^
最後被兩個今天在外面遇到,也住同間旅館的比利時人邀請去喝茶吃甜點,雖然他們都大我10歲,但聊起來特別開心輕鬆。可惜他們明天早上就要去伊斯法罕了,沒機會一起同行,但他們真的給了我好多資訊。
我覺得我越來越能體會一個人旅行迷人的地方。因為你永遠不是一個人,你有機會認識更多人,那個人可以是在地人,可以是旅人,當然也可能是個服務生。當那個人跟你合得來的時候你們可以一起走一段路,興致不同的時候就分道揚鑣。雖然每天一開始或是到最後的時候你都是一個人,但眼睛闔上之時你並不孤單!



你的肯定是我持續寫的動力
較新的文章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較舊的文章 首頁

2 則留言:

  1. 請問去拜火教神廟Ateshkadeh是搭幾號公車?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好意思這個我沒有記下來,我只是剛好看到所以跳下車的。

      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

訪客統計(since 2014/4/2)

Flag Counter